那年,在裕廊工业区

声音

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政府致立于发展经济,不到几年,国家经济开始起飞,外国投资者纷纷涌入,工厂设立如火如荼,尤其是裕廊工业区,工厂面对人手不足,必须聘请外籍劳工,因而在马来西亚报章上刊登招聘广告,促使马国青年纷纷南下进入新加坡加入劳工大军。

适逢其时,刚好中学毕业后,无所事事,我也跟着家乡友人来到裕廊工业区,并在一家台湾设立的塑胶厂当了一名操作员,住宿于厂方向政府租来的组屋员工宿舍。単位是三房式,每个房间有两张双层单人床,厂方不负责水电费,由住宿员工平分。宿舍常有员工亲友投宿,但只能暂住,否则被人投诉,厂方会采取行动,停止给该员工住宿。由于工厂常有长时间加班,又实行三班制,夜班员工白天睡觉,白天员工夜晚休息,所以住宿者要互相包容,保持安静,否则必定纠纷不断。

当年有座新建组屋位于商场隔邻,高21层,是当年组屋最高楼,有一天空闲上至顶楼,放眼看去,远方工业区,仍有一大片区域正大兴土木建设,众多重型罗厘穿梭来往,场地虽是尘土飞扬,但显得欣欣向荣。另一边的远方,则见高高烟囱,喷出火焰,想必是炼油厂区域,如此景观,让我这个来自乡下的小子,惊叹不已!也感叹新加坡虽然脱离马国,在一些马国政客不看好的情况下开展庞大发展计划,经济快速崛起,使他们大跌眼镜。

每天清晨时分,厂车在组屋楼下接载员工上班,厂车通常不等人,迟到者得自己搭巴士,那个月勤工奖也将泡汤。

工作八小时加上四小时加班,回到宿舍已是万家灯火,加上每周工作六天制,休息日多数得回厂加班,如此机械的工作,除了月尾发薪日多些工钱,可说是毫无乐趣可言,但为累积储蓄款目,作为升学备用,坚持努力工作。

工厂制造塑胶产品,主要以电器塑料壳为主,身为塑料注射机器操作员新手,由管工指导一段时间后接手,操作员工作并不难,只是工作环境温度高,虽有风扇,还是感觉热气不散,加上机器的隆隆声,初临工作场确实不适应,所以放工时间一到,走出工厂,是最舒然的时刻。

工作一年后,有天舍妹来到宿舍,带来申请升学被批准的信件,当下立即辞工,奔回家乡准备一切,不久与几位学友在当时的新加坡巴耶利峇国际机场登机,圆留学之梦。

几年后回国返家乡,新加坡经济仍然处在高速成长,因而决定再进入新加坡,后觅得学以致用的制造业公司技术人员一职,一转眼间30余年飘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