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摄影师余俊民 改造客工塑星光

工作室里有化妆台,上了妆后的南云敦,一改水果摊榴梿仔的形象,开始散发模特儿气息。

字体大小:

  灰头土脸的客工,变身光鲜亮眼的时尚模特!这魔术般的改造全是“花样爷爷”余俊民的主意。

  62岁的余俊民是专业摄影师,过去10年,他免费为在本地工作的客工做造型改造摄影,把孟加拉客工变成宝莱坞明星。他琢磨矿石的目的,是为挑战自己的造型改造与摄影技术,也为他乡游子发掘个人潜能,通过外表的改造,希望他们获得心灵上的满足。可贵的是,客工与他成了朋友,他不时为他们排忧解难,甚至还当他们的“补习老师”,让不同国籍的客工得以沟通。

在摄影工作室里,播放着拍子强劲的Trance music(迷幻、出神音乐)电子舞曲,仍能听见一把嘹亮的嗓子,说着一连串的赞美。“哇,好美。这很棒,我很喜欢。噢,这样好看,停着别动、别动呀……”

这把声音是摄影师余俊民(62岁)的,他赞的不是哪个名模,他近期拍摄的模特儿,都是在本地工作的外籍客工。像采访这天的模特儿,是在芽笼水果店打工卖榴梿的缅甸客工南云敦(音译,Naing Win Tun,24岁)。

余俊民善用道具带出客工模特儿的气质,飘逸薄纱衬托出南云敦的朦胧美。
缅甸客工南云敦平时在水果店打工。(受访者提供)

余俊民是专业摄影师,平时为企业或个人拍摄照片。过去10年,他也免费为客工们做造型改造摄影,把他们一个个变成明星。

余俊民说:“我就是要让他们和平时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孟加拉客工们换个造型,可以成为宝莱坞明星!”

休息日:做造型改造

造型改造,包括化妆到服装造型,余俊民全一手包办。他的摄影工作室里应有尽有,小小的化妆台摆设一罐罐化妆粉底、刷子等,记者见他细心专注,手法熟练地为南云敦上妆和梳理头发。

他说:“客工都是在放假休息日来做造型,我们先一起吃晚餐,通常是我请吃饭啦。然后,才开始梳理上妆。如果头发真的不好梳理,有时候我会提前几天安排他们去理发。我喜欢一边拍照一边播放音乐,你知道吗,摄影师不只是捕捉人物的表情,还要掌控他们的心情。要让模特儿保持最佳状态,不显疲态,摄影师要不断从旁鼓励,所以我自己总是最high。”

在他的工作室一隅,有一排衣架,挂满不同的男装外套和配件。余俊民说:“有时候一些高街快时尚品牌如Zara大减价时,我就去进货,买一些外套拍照时用。”

人靠衣装,这句话用在客工模特儿身上,真的贴切。换上裁剪利落的V领黑色西装外套,站在镁光灯下,南云敦略带稚气的脸,顿时换上一份帅气和自信,脸庞稍侧转,收起笑容,继续注视镜头的眼神,这时透露出一种属于专业模特儿的性感,前后判若两人。

设计:看外形与气质打造

平时装扮朴素的客工,经过造型改造,披上毛绒外套,释放狂野的一面。(受访者提供)

拍摄一半,余俊民脱下老花眼镜,拿出手机,对照他的参考图,是某时尚杂志模特儿所摆的甫士。他拿给南云敦看,再亲自示范教他如何摆姿势。之后,灵机一动,从工作室一角取出一大块黑色薄纱,叫南云敦拿着,然后开启电风扇。风吹呀吹,薄纱随之高高低低飘着,南云敦一身笔挺西装与飘逸薄纱,呈现出视觉对比,余俊民快速按下相机快门,补捉到了他要的朦胧美。

余俊民透露:“随手都可以有‘道具’,一次为了设计狂野风情的造型,还拿了地毯当披肩用呢。”

他选了模特儿后会根据其外形和气质,设计造型。“有的客工模特儿身体语言比较僵硬,不擅这些甫士,但也有的很快就进入状况,眼神会说话!如果呈现不出我要营造的时尚效果,我就当场再换造型。”

他一般会为客工模特儿们拍摄两三个造型,这些照片事后传给他们储存。有的客工还把这些照片寄回家,给家人拿去相亲,待他们回家娶个美娇娘。余俊民半开玩笑说:“我跟他们说,让你相亲成功了,婚姻怎样,就不关我的事了,哈哈。”

客工们对拍摄效果满意,拿给朋友同事们看,结果有兴趣的都来找余俊民。不过,他不是“有求必应”,他说:“从审美角度来看,五官立体,例如尖挺鼻子,下颚线条分明的,我有把握能拍出他们美好、上镜的一面。”

无论是印度、孟加拉,还是中国客工,在余俊民细心打造下,前后判若两人。(受访者提供)

他给记者看过去几组不同造型改造的照片,有的对比落差很大,素颜照片眼神呆滞,但造型改造后眼神放电;有的基本条件已不俗,梳妆后展现明星般的风采。

第二次做造型改造的南云敦说:“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电影明星!平时上班或休息日我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拍摄这些造型照片,我的家人朋友都说好看,连老板都说我帅。俊民传照片让我存档,我存在手机里,也放在面簿上,不少朋友点赞(like),让我很开心。”

把金刚石磨成钻石

因为喜欢摄影,喜欢美丽的事物,余俊民要通过自己的眼睛,发掘人们美丽的一面。

他说:“我会看人。”他确实有双“慧眼”,一眼就能判断一个人的上镜潜能。这是他多年来累积的经验,80年代他从事时尚摄影、担任过模特比赛评审,也曾为本地新谣歌手拍摄唱片专辑封面,如姜鄠、梁文福,后来也为陈洁仪等拍过照。

为什么要帮忙客工们免费做造型改造,为他们打扮?

他说:“我和客工们本来素不相识,但今天却有机会碰上,通过我的照片,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改变造型,但或许改变了心情、心态,我不知道,但那带给我一种满足感,让我知道我起了什么作用。有的客工告诉我,没见过自己这样的一面,甚至有人感动得落泪。我不要求什么回报,通过这样的拍摄,作为摄影师,我喜欢这样挑战自我,看如何创出反差,发挥一个人的潜能。就像把金刚石琢磨成钻石一样,那过程很有乐趣!”

从化妆到衣着及摄影,余俊民一手包办客工的造型改造过程。

缘起:小印度遇客工问话

这个以客工为主的摄影项目,一开始是无心插柳。“一次我在小印度逛街,一名客工向我问话,我们便开始聊天。从摄影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他很上镜,便问他有没有兴趣当模特儿。就这样,我开始为客工们拍照,他们之后和朋友分享照片,就这样一传十。或许是文化背景的关系,我觉得印度、孟加拉客工,肢体语言丰富自然,你看那些宝莱坞电影就知道,他们喜欢唱歌跳舞的。因此,叫他们像模特儿那样摆姿势,对他们来说并不太难。”

余俊民说:“一般新加坡人平时少有机会接触印度、孟加拉客工,他们喜好比较鲜明,如果和你合得来,很快就熟络。相比之下,中国籍客工会怀疑,你要免费为他们拍摄造型改造,是否有什么目的?”

为客工们拍照,相处下来,余俊民还学会说简单的淡米尔语和孟加拉语。他透露:“有一阵子,我为孟加拉客工朋友‘补习’,教导他们简单华语,让他们和中国籍的同事,更容易沟通。”

问他是否有客工安排女朋友来合照,或是否打算为在本地工作的其他外籍客工如家庭帮佣做造型改造?他摇头说:“现在只做男性造型,女性的造型改造比较‘大工程’,我还要另外找化妆师、发型师,做不来。”

一张张脸孔,呈现不一样的面貌,前后判若两人。(受访者提供)

摄影:13岁接触相机

余俊民13岁就爱上摄影,他说一次拿起相机,通过那镜框,他仿佛看到另一个世界,“感觉很好”。然而,他并不是一开始就从事摄影工作,起初是在广告公司当office boy,之后于柯达(Kodak)公司处理相机店主的订单。70年代末,他到沙特阿拉伯吉达(Jeddah)工作三年,担任一家海事公司的行政人员。

他说:“在沙特阿拉伯时,每当有假期,我就拿着相机,约几个同事一起到郊外、沙漠去拍照。我以时尚杂志Vogue为参考蓝本,由同事担任模特儿,我掌镜。”80年代回到新加坡后,他决定从事摄影工作,90年代开设Attitude Photography,拍摄结婚和孕妇照片,走比较大胆的风格。

听他这么一形容,非常好奇,但可惜记者向他要一些当年拍摄的海外时尚照片,他却表示没有好好保存。目前,他为客工拍摄的照片,冲洗及转发给客工们后,就存在电脑硬盘里,他自己也无法统计到底拍了多少这样的照片。他说:“有人问我要不要做摄影展或出版摄影集之类的,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的出发点。”

虽然他一直说,为客工做造型改造的摄影,没有什么特别的动力,但从他的分享中,可知他正是以自己独特的视角来进行着。

不是每个人擅长摆甫士,余俊民会亲自示范,而且十分投入。

曾经,他也是海外游子,感同身受,知道海外打拼的艰辛。他说:“在那年代,我在国外工作可以赚取2500元的月薪,对我来说是很好的。现在有时候在外看到客工,顶着烈日工作,是负责扫地的清洁工人也好,还是在工地劳动的建筑工人,我知道他们生活都不容易。”

为客工拍摄后,有的成为他的朋友,回国后仍保持联络。也有的在新加坡遇到生活或工作困难,不知找谁,就找上余俊民。“客工遇到老板拖欠薪水的问题,没钱吃饭,我有时候有能力,就买饭请他们吃。不过,也有的是为了想买电话卡来向我要钱,有一个还问我能不能买双耐吉鞋子给他。现在市道不是很好,我自己也有租金、账单的压力,但有时候我觉得值得帮忙就帮忙。”

余俊民说他要做的,就是捕捉人物最美好的角度。(受访者提供)

成长:家境清寒处弱势

也或许,五年前的一场病,改变了他看世界的角度和心情。

当时,他患前列腺癌,但他很快就因宗教的力量,心情从低谷中走出来。“说了不知你信不信,我的朋友介绍我看医生,但之后我有种感应,去印度庙一趟,感觉受到了象神的一些启发。现在,我是印度教徒。”他的工作室里,供奉着印度象神。

余俊民说话声量很大,表情丰富,放声大笑时,哇哇地,很豪迈。在这声音背后,却感觉藏着一个既害羞又自卑的心灵。他说着小时的一些成长经历,声音转小了。

他说:“我是家中老大,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父母在巴刹小档口卖干粮,平时忙生意,没有什么时间陪伴我们,家境算是清寒。记得小学时老师问全班,爸爸每月赚多少钱,一个个同学回答下来,我记得我家数目最少。”说完顿了顿,仿佛那情景又在他脑海里重现,他没再说什么,但让人意会到,那老师的问题,一直烙印在他脑海里。

或许从小自认处于弱势,让他很想“做点不一样的事”。他自嘲:“哎呀,我应该是那种人家说的艺术家个性,艺术家不是都保持一点神经质的吗?”

他说:“我说要做不一样的事,但这些也是我喜欢的事。就像我喜欢看潮州大戏,我是潮州人,每当有潮州大戏的表演,我就去拍照,过去35年来都如此。”

招牌:一头直竖白发

其实,从外表看来,余俊民和一般步入花甲之年的男性不同。这名单身的“花样爷爷”,全白的头发竖直起来,厚黑框的眼镜和亮眼色彩的T恤休闲打扮,和一般穿着格子衬衫或背心短裤在咖啡店的老伯不一样。他摸着头发说:“很多人都问我怎么style头发,这是自然竖起的,我什么都没有做。这头白发现在是我的‘招牌’,有时候走在小印度,有客工问我是不是‘那个摄影师’,我的白头发很容易认。”

除了拍摄人物,余俊民闲暇时也喜欢拍摄宠物鱼。他的工作室里就饲养了几条黑鱼(也称乌鱼,snakehead fish)和一只鹦鹉。

他说自己可以和鱼儿沟通。只见他掀开了饲养黑鱼的塑料箱盖,对着鱼儿说道:“宝贝,和爸爸说话,你今天好吗?”他与宠物鹦鹉对话时,语气也很温柔,他说:“有时候人们来工作室拍家庭照,小孩们特别喜欢来看这些宠物,小孩们心情放松,拍照更顺利。”

养鱼修身养性,也成为他的摄影对象。他在面簿上设立了关于饲养黑鱼的群组,和世界各地的爱好者交流,并不时上载所拍摄的鱼儿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