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嘉仪:行走的意义

四年前初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虽带着一股顶礼膜拜的意思,但终是年纪过浅,读不懂字里行间中,文人心中的山河万丈,只知诗中描写的那些个地方真是秀丽至极,到底是牛嚼牡丹了。如今再读《文化苦旅》,已是年将及笄,身处异国。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心境,读起此书更是有一番不同的意境。

有人说,只有把自己锁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啃着无味的泡面时,写作的灵感才会迸发出来。然而这样的“超时代观点”在这本书中被全盘否定。余秋雨是一位作者,更是一位行者:在道士塔里哀叹巨大的民族悲剧,在莫高窟中惊讶于辉煌的壁画飞天,在洞庭湖一角思及庆历四年春的岳阳楼,庐山的山峰绵延中恍悟“只缘身在此山中”,阳关那场鹅毛大雪中隐约看见千年前的那簇颤抖的烽火……得益于这样的万里远行,余秋雨笔下流淌出的文字可谓包罗人间万象:远至黄河文明的千年兴衰,近至几年前宁波天一阁外的举步维艰;有江南水乡里那缠绵的润,亦有漫漫黄沙中极度的旱;有官场的朱门酒肉,也有信客的衣衫褴褛。当然,还有更多。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