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汐莹:命运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揉着惺忪睡眼上天桥时,他已经在那里了。弓着身子,脏兮兮的双手不停晃着易拉罐……这样子的人,见多了,变得不痛不痒,也就习惯性地无视了。

天刚破晓,沉睡的城市,难得安详。

晨曦中,一片朦胧笼罩,大街上零星的行人和车辆,一切看似宁静美好。与此突兀的,是一个瘦弱驼背的身影,一步一跛地上了天桥,爬到中央,颤颤巍巍地把手里的废纸皮铺平,接着裹上黑色垃圾袋,跪倒在地。一天的生活就此开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