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棋汶:洗衣服

主妇喜欢在失眠的时候

洗衣服

因为白色不够黑

所有的黑也不会变白

那些看不到的污渍

就让它们继续苟且

残留在黑夜

把累积一整天的负担

丢进洗衣机

浸泡洗涤脱水的

是她疲惫的灵魂

再将生活琐碎的烦恼

挂起来

晚风比艳阳更善解人意

至少它是凉的

可以慢慢吹干一切潮湿的

记忆

但为什么她还是睡不着

这个夜晚太长

怎么都洗不干净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