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与解密: 新华先贤第一份遗嘱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薛佛记遗嘱》是至今为止发现最早的一份新华先贤遗嘱,立于1847年,当时新加坡开埠才28年。薛佛记是新加坡福建帮的开山鼻祖,他与陈金声有姻亲关系;薛有礼、薛中华都是他的后人。这个家族十分显赫,领导新呷两地华社达100年。遗嘱突显了早年峇峇贵族处理遗产的思维。


薛佛记(1793-1847)是19世纪新华社会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是马六甲殷商,新呷两地都有他的房地产。新加坡开埠后不久他就来到这里发展,成为新加坡福建帮的开山鼻祖,当年新华社会领袖人物,曾任新加坡恒山亭大董事、天福宫三大董事之一、马六甲青云亭第二任亭主。晚年回到马六甲终老,100年来,薛佛记家族对新华社会的贡献不容忽视。


《薛佛记遗嘱》(The Will of See Hoot Kee, deceased)原署期1847年9月22日,即新加坡开埠28年后,是至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一份新华先贤遗嘱。这份《遗嘱》副本,是1924年3月20日由海峡殖民地高等法庭鉴定。《遗嘱》中薛佛记的英文名为See Hoot Kee,与宋旺相的英文巨著《新加坡华人百年史》记录的Si Hoo Keh不同。我认为应以《遗嘱》为准。See Hoot Kee才是薛佛记正确的英文名写法。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