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梦里不知身是客

订户

字体大小:

太阳在赶到地平线前就被林立的高楼挡去身影。黎翔一句话也没说,最终掉了个头,我把下巴支着窗框,回望远处亮起霓虹的大楼从视野里迅速倒退,轻声哼唱那首没播完的《出塞曲》。

(华侨中学)黎翔搅着速溶咖啡,精致的小钢勺和白底青花瓷杯发出零碎的脆弱告慰。他深邃的眼眸里蒙上一层雾气,沙哑的嗓音咕哝道:“其实三年之后就没什么好追寻的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