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生活形态 30年大颠覆

诺基亚3310手机。(档案照)
现代人喜欢用手机拍摄美食,手机像素因此越来越清晰。(iStock图片)
本月初,美国拉斯维加斯音乐会发生枪击案时,有人拍下现场观众惊慌逃命的画面,并通过Instagram发出。(取自Instagram/Vincestagramen)
物联网通信时代即将来临。(iStock图片)
上MSN与朋友聊天曾是许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档案照)
2011年大选期间,李显龙总理在人民行动党面簿上和国人聊天。隔年,总理正式加入社交媒体,设立个人面簿主页。(档案照)

科技入侵最具体的例子,就是人们几乎“机”不离手。手机在短短几年内,从通信发展成可以取代相机、电视等的数码产品。物联网时代的到来让科技进一步主导我们的生活。

手机:取代所有沟通管道

世界上第一台手机大约27公分长,10公分厚,1.1公斤重。那是1973年,发明者是摩托罗拉的工程师马丁·库珀(Martin Cooper)。他当着记者们的面,在纽约大街上用这个耗资100万美元发明的手机拨电给他的竞争对手。10年后,摩托罗拉正式售卖手机时,一台售价达3900美元,相当于现在的1万美元。

今年刚推出的iPhone X售价999美元,是该手机售价的十分之一。外观上,iPhone X比第一台手机轻(174克),比它小,约14公分长,0.7公分厚。功能上更不用说了,库珀发明的手机只能打电话,iPhone X可以上网,拍照,还有脸部解锁功能。

库珀在一次访谈中说,他以前就相信有朝一日人人都会拥有手机,但没想到会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这件事发生。谈到现代手机的功能,他说:“尽管我们当时的思维天马行空,但没想到这些东西(应用程序、相机等等)可以全结合为一体,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件好事。”

最近看一个本地综艺节目,主持人问四名中学生,生活中不能缺少什么,四人不约而同说:手机。显然的,这些年轻人认为,结合了这么多功能的智能手机是好事。

“日新月异”是学生们在谈论到科技的作文里常用的词汇。要怎么把几十年来手机的发展史浓缩于一段文字内?感觉好像回到中学时期,发简讯时须简写英文字(and写成n,you写成u),以便在一封简讯的长度内传达信息,否则超出每个月的免费简讯数量,会被父母骂!

现在的学生是不会了解的。有了3G和4G网络,我们用WhatsApp、Line、微信、Telegram、Facebook Messenger等通讯应用程序,不再受简讯数量所限制,一次只传一个字母或一个问号也不觉得奢侈。

以相机像素为卖点

以前,新手机面世时,多以设计、功能甚至手机游戏来宣传造势。手机结合了相机以后,手机公司抓准消费者喜欢自拍和拍照的心理,几乎都以相机的像素为卖点。iPhone 7 Plus的广告短片只宣传其人像拍摄模式:一家理发店用iPhone 7 Plus拍摄理过头发的客人,将照片挂在店里,成功吸引大批客人上门。OPPO R9s的宣传标语是“这一刻,更清晰”。华为与徕卡(Leica)合作,推出双摄像头的智能手机。

伴随智能手机到来的各种应用程序也进一步加强了人们爱拍照的欲望。Instagram如今是年轻人常用的应用程序,有人喜欢放美食照,有人分享每日衣着(ootd)照片,而且一个比一个更用心经营照片构图,上传前再配上“美图秀秀”的滤镜,就更完美了。

现在的手机已经可以照相、付费,还有指纹和脸部识别,未来是否可以兼当身份证或护照?像Siri这样的智能语音助理会不会取代朋友,成为我们倾诉心事的对象?未来的手机、智能手表还会增加什么功能?

互联网:社媒真假新闻流通

MSN曾是许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想到在短短几年内,就迅速被通讯应用程序和面簿取代。这年代,政治人物、企业公司、报纸、小贩都有社交媒体账号。全球最大社交网站面簿,每月用户多达17亿人次。我国总理李显龙的面簿粉丝已超过119万人,他在繁忙的日程中,还得抽空更新面簿页面,上传照片或发表看法,以此拉近与选民之间的距离。

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去年底发表的“社交媒体用户调查报告”发现,20%的社媒用户称,他们因为阅读了社媒上的信息,调整了自己对社会与政治议题的观点。

社媒逐渐取代纸媒成为网民的信息交流网络后,也成为真假新闻迅速流通的平台。

针对俄罗斯政府干扰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仍在继续。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谷歌、面簿和推特这三家科技业巨擘,可能在大选期间被俄罗斯暗中利用,以助特朗普当选。

面簿早前透露,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有关的假户头花了约10万美元(约13万5000新元)打了3000则政治广告散布假消息,目标群体是美国选民。

手机及社媒的普及化,也为网络罪犯拓展了运作的空间。本地上半年的诈骗案仍屡防不止,尤其是网络爱情骗局增幅达26%,最大的单宗诈骗金额逼近600万元。

大多数网络罪犯跨越国境,罪犯身处他国,得以逍遥法外,受害者只能自叹倒霉。

恐怖分子也透过社媒招募新成员、宣传和筹款。他们虽然人在中东,却依然透过面簿、推特和Telegram与外界伙伴保持密切联系,并通过社媒下令组织成员展开攻击,呼吁同情他们的人到中东或在自己的国家进行圣战。据《海峡时报》报道,印度尼西亚的恐怖主义融资活动已从非法的偷窃抢劫等行为,转为合法的社媒筹款。

以上种种都是30年前人们难以想象的世界。不过,这只是互联网发展中的一部分,还有一些科技上的发展是我们较少接触到的。

未来:物联网通信时代

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开发的AlphaGo,连续两年战胜世界数一数二的九段围棋棋手。

然而,通过分析成千上万场优秀人类玩家间的对弈发现制胜招数的AlphaGo,已不是最强的人工智能围棋手。DeepMind公司新开发的AlphaGo Zero根本不需要人类专长,只要知道游戏规则和目标就可以投入游戏,自己跟自己玩,很快就超越人类水平,并以100比0的战绩击败“前辈”AlphaGo。

在大数据年代,机器已开始走向人工智能,而且懂得“自学成才”。

除了上述的AlphaGo,其他机器学习的例子还包括,Netflix根据用户看过的电影进行电影推荐,Xbox的肢体感应配件Kinect从常见的人体姿态中推测和理解其他抽象的姿态与行为,以识别人体,判断玩家的轮廓。

这类科技的创新在不知不觉中渗透我们的生活。拨号调制解调器(dial-up modem)似乎还是不久之前的事,现在到处都是无线网络,在发达国家,凡事都离不开互联网。

这30年来,我们经历了Web 1.0单向提供信息的年代,处于可参与生成互联网内容的Web 2.0时代,正在进入Web 3.0时代。

Web 3.0是什么,各界还未达成共识,但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端倪,包括虚拟与现实世界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云端技术、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从尖端技术变得普及等等。云端计算(cloud computing)和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近年来发展最为迅速。

可以预见,物联网通信时代即将来临。有了无线网络和大数据的条件,生活中的各种物体,只要可以连接起来的,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进行信息交换。例如,闹钟一响,咖啡机就开始为你准备咖啡,车子从你的手机行事历中知道你早上开会的地点,只要一上车,车子就会按照最快的路线把你送到目的地。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聚焦了三大课题,其中之一就是“打造智慧国”。新加坡要怎么在这样的环境里跟上时代的脚步,值得思考与研究。

30的况味是,眼看如蜜年华渐渐消融,迎头撞上中年,远视老年。然而,在大数据时代,30却更像是婴儿,面对铺天盖地的信息,宛如摩西躺在蒲草箱,浑沌未知。箱子外的天空,是晴?或雨?

——林秀萍,周刊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