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残奥泳将吴蕊思 人生三十 的 第30面金牌

吴蕊思(右)与她最好的朋友与战友叶品秀。(档案照)
吴蕊思在第9届亚细安残运会夺下她的第30枚金牌。(Sanketa Anand/ Sport Singapore)

她在30岁时迎来职业生涯的第30面金牌!我国残奥泳手吴蕊思对成长、游泳及性向的自信与坚定,来自为她排除各种障碍的父母,她感激父母为她创造了自立自强的环境,造就了今天的她。

我国泳将吴蕊思(Theresa Goh) 今年2月16日踏入人生的第三个十年,但她给自己的30岁生日礼物直到7个月后才到手。

9月20日她在吉隆坡举行的亚细安残疾人运动会上,以2分04秒16的成绩夺下女子100米蛙泳SB4级项目金牌。事后有朋友帮她计算:那是她的第30面金牌,恰巧配合她今年30岁,似乎是冥冥中一个美丽的安排。

亚细安残疾人运动会今年进入第9届,吴蕊思每一届都参赛,除了拥有30金,她还曾夺下1银1铜。她很高兴能保住自己的强项——100米蛙泳金牌——但还是有点遗憾自己以微差在50米自由泳中败给印度尼西亚女将萝拉。

父母解除了所有障碍

由于早产7个月,脊椎未形成,造成先天性脊柱裂,吴蕊思自小双脚就失去行动能力,但她没让残疾主导她的人生,5岁就习泳,12岁就开始参加比赛,明年就可庆祝竞赛20年!这里所提的30面金牌只是亚细安残运会,若要加起她所赢过的许多金牌和奖杯,还真是一时也数不清。她把荣耀归功于父母:“你问我人生还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坦白说,我并不觉得我克服了很多难关。从小到大,我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当我仍是幼儿时,我就像任何同龄的孩子一样在地上爬,到了上学的时候就用拐杖、推车、轮椅。我经历和其他新加坡人无异的教育路程,从淡滨尼北小学读到德明中学,我的人生就是‘适应’。我很感激父母在家为我创造一个无障碍的环境。他们把电源的开关移低,在门口安装坡道,为我解除所有障碍,但又不过分保护我,不会限制我出外,只是给我一个自立的环境。我没有经济上的担忧,很幸运有朋友与家人的支持。我的人生并不太艰难。”

透过自己多年努力所取得的运动成就,吴蕊思用她不屈不挠,残而不废的精神激励国人与年轻一代,她分享自己的经历,为残疾人士发声,与决策单位对话。吴蕊思说:“父母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当环境充满了障碍,残障才会存在。当人们改变环境,消除掉障碍,才能为社会上的每一个人带来更多的平等。”

同样本着消除观念障碍的想法,吴蕊思今年6月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公开自己同性恋的取向,并担任同月举行的“粉红点”(Pink Dot SG)大使,声援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者,倡导“有爱无类”(freedom to love)。三十而立,吴蕊思以最真实的自己坦荡荡地面对社会大众,也是我国唯一公开性取向的运动员。

母亲最先“解放”了她

吴蕊思说,去年在里约奥运会夺下100米蛙泳SB4级铜牌后,让她再度进入聚光灯下,之后“粉红点”找她当大使,促使她决定让世人看到她的真我。她对自己的自信和安全感也来自于父母与好友。吴蕊思笑说:“其实是父母让我先‘出柜’的。”15岁的时候,吴蕊思仍对自己的性取向感到困扰,有天她和父母在油站添油,母亲Rose柔声地对她说,身为父母最大心愿是希望女儿的人生幸福美满,有人照顾、扶持,不管真命天子是异性或是同性。

10年前,因为不想隐瞒自己最好的朋友与战友,吴蕊思大胆地跟我国另名泳手叶品秀(25岁)公开性取向,巩固了彼此的友情。叶品秀对《海峡时报》说:“一个人的内在、真我,不会因为她的性取向而改变。蕊思还是蕊思,是一个做过了不起的事情,一个了不起的人。”她在出柜前也知会了赞助商,Speedo泳衣与英国石油,它们不但没有撤掉给她的赞助,还力挺她的决定。

吴蕊思说,她并非要煽动什么,或冒犯任何人:“我见证了LGBT权益倡议者所面临的艰难,就像投卵击石。我本性不爱跟人冲突,所以很难想象自己也能做同样的事。但随着年纪越大,我越来越为自己坐视不理,只悄悄地享受着家人和朋友赋予我的无私的爱与特权而感到内疚。我觉得不该让机会白白溜走,是时候为自己的群体,为自由恋爱表态、发声。”

希望为人权发声

吴蕊思最终希望自己除了游泳,也能做个人权主义的倡议者,将对平权的关注延伸到其他弱势群体,譬如外籍劳工和难民等。她在受访前就动身到香港参加一场“香港人权节”。

人生30,思想更成熟,吴蕊思开始调适心理,用更平常的心经营她的运动生涯。作为全职泳手,她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早上5点半游两小时,有时下午4时半会再游两小时,此外,星期一三五还会到健身房锻炼体力。她说:“我因此体力很容易透支,精神倦怠。因为游泳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唯一的关注,我的精神在过去十几年经常维持在一种紧绷状态。到了30岁,我开始学会调适自己,懂得关注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多跟朋友出去。学会放松后,我的游泳表现也有所突破。”

她并不是没有尝试寻找其他出路。中学毕业后,她考入淡马锡理工学院,修读她热爱的动画制作,但因无法同时兼顾学业和游泳训练,最终选择了游泳。2008年,她重回校园,到新加坡莱佛士学院(Raffles College)修读应用心理学。同一年,她还受雇于渣打银行,担任市销服务人员。她一度还尝试了9个月的建力举重,但最后还是回到她的最爱——游泳。吴蕊思说:“我的教练笑说,等你拿到第50面金牌,就可以退休了。”如果有一天不能游了,她希望能当游泳教练,不忘初衷。

采访侧记:

吴蕊思和家人都很爱猫,是不折不扣的猫奴。到她家做采访,开门即见一只长毛贵妇猫,让爱猫的我差点失态,只顾着跟猫打招呼忘跟“主角”握手。她家里有四只猫,从家里随处可见的猫摆设、猫门帘、猫娃娃、猫画,可见他们爱猫成狂的程度。为了让猫有玩耍和活动的机会,他们还从淘宝买了猫家具,由她的工程师爸爸安装在墙上。

父母的房里还有一款高至天花板的猫家具,满足猫爱抓、跑、跳、躲的个性。配合早报周刊30周年的主题,摄影记者灵机一动,建议吴蕊思抱着三只猫拍照。但要宠物,尤其是我行我素的喵星人配合拍照是很艰难的事。我跟吴爸爸一人手抱一只不断挣扎的猫咪,放在吴蕊思身上后就赶紧跳出镜头。两个男人在吴家追着猫儿跑才完成这次的摄影。

母亲30岁时生我,她是书读不多的家庭主妇,我是经济独立的职业妇女,相差一代人的母女有着不同的烦恼,但我希望母亲微笑面对明天的勇气,代代相传,未来在我女儿的脸上能绽放一样的笑容。

——江静芳,娱乐版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