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匠金怀奇 盼“兄弟” 戒毒近茶

曾是黑社会头目,三进三出监狱,浑身文身的金怀奇用本地泥设计开发,手作茶具。这些年来他没忘记在监狱的日子,如今希望开发一套喝茶程序,让戒毒所的兄弟戒掉毒瘾,结茶瘾,开展新的人生。

金怀奇从制作陶艺中解放了自己,改写人生,结识生命中的另一半。即使立业成家了,他不忘扶弱,把边缘少年导向正途,因为他自己就是在年少迷失时铸成大错。

在万国一带的组屋里,我们在长木桌上喝了一个上午的好茶。侍茶人是金怀奇,他用本地泥手作的陶茶壶倒茶,分茶的公道杯,盛着中国茶的陶杯,整套茶具都出自他的一双巧手。

小小陶杯外沿上了一层黑釉,方便喝茶,细看陶杯保持了泥土参差的杂质,天然朴素,喝起本地茶庄“白新春”的岩茶紫红袍、石中玉,茶味品来格外浓郁,口感复杂,回味悠长。

金怀奇设计手作不同造型的泥质茶壶。
金怀奇设计手作不同造型的泥质茶壶。

金怀奇说起这系列茶具所用的本地黏土与泥,来自“三美光”从前位于惹兰缶窑(Jalan Hwi Yoh)龙窑的泥土库藏,掺杂了惹兰加由的软土等。金怀奇两年前跟三美光第三代大儿子蔡树钦学潮式拉抷法,老师听说他要做茶壶,就把这些泥土拿给他用。这些陶泥收集于1960年代,从前用来烧制大水缸、花盆等,供应给本地人用的日用品,如今有了新的用途——茶具。

金怀奇为每个手作陶土茶具盖上“奇”印章。
金怀奇为每个手作陶土茶具盖上“奇”印章。

金怀奇说,因为本地没人做茶具,所以2016年6月成立“奇陶艺”(Qi Pottery,个人网站www.kimwhyekee.com)专做手作茶具,而且是用本地泥,每一件都独一无二。他说:“在国际茶界,本地人没什么位置,因为我们用别人的泥,茶壶也用别人的型,但我想我们这里也该有茶壶文化。”

他最初通过开放日售卖茶具,茶壶较大,颜色较多,造型富装饰性,摸上门的各路茶人带茶带壶与他交流,在他们的建议下,茶壶尺寸变小了,造型更简单朴素。按金怀奇的说法:“我的陶土茶具设计的形成都是公众、也就是茶人教我的。”

金怀奇手作的一组本地泥陶土茶具。(黄淑芬摄影)
金怀奇手作的一组本地泥陶土茶具。(黄淑芬摄影)

金怀奇有一款茶壶取材自妈妈小时候煎药用的煎茶壶,迷你可爱,让古老的造型有了现代的诠释,最适合用来泡武夷岩茶。泡茶的水用隔夜的,比较柔软。他用陶土公道杯倒茶时说:“公道杯提醒我们做人要公道。好茶是要分享的。”

迷你煎茶壶灵感来自小时候妈妈用的煎药壶。
迷你煎茶壶灵感来自小时候妈妈用的煎药壶。
金怀奇与妈妈符财芳合影。(受访者提供)
 金怀奇与妈妈符财芳合影。 (受访者提供) 

他说起从前的中国茶从中国船运至本地时,茶叶受潮,得重烤烘焙,其中一二成的茶叶变成茶末,南洋人不舍得丢掉这些散碎的茶末,将它变成茶叶的一部分,“茶叶保护着茶末,好比有力量的人保护弱者一起生活,人生才比较有味道。”

金怀奇制作的壶垫与茶杯。
金怀奇制作的壶垫与茶杯。

陶艺家蔡树钦存下来的本地泥并不多,约一公吨,很少用,偶尔用来做花瓶。金怀奇用这些老泥烧成的陶土茶具喝茶时,回味悠久。但本地泥杂质很多,掺杂的石头很大,烧成成功率只有一半。他也用澳大利亚和英国等地的泥制作不同款茶壶。上了白釉造型带弯茶壶,锁住花香,适合喝凤凰单丛。

本地泥杂质多,带参差美感。
本地泥杂质多,带参差美感。

N水准学生放弃自己

制陶、泡茶的金怀奇,显然的,心已静了下来,化掉了戾气,前尘往事似乎已忘了。然而,他其实并没忘记。是在喝茶的过程中,他冒出这句话:“我要开发出一套喝茶的程序,让在戒毒所的‘他们’也能上了茶瘾,懂得分辨苦和甜,出来后赚钱买茶而不是买毒品。每次泡茶,一定要和气,不可说蠢话,我要进去开课‘骗他们’喝茶!”说罢,哈哈大笑。

对39岁的金怀奇来说,“喝酒是为了忘记,喝茶是为了活在当下,记得自己,记得回家。”

金怀奇在专心一致制作茶具的过程中释放了自己。
金怀奇在专心一致制作茶具的过程中释放了自己。

他的人生路走来崎岖坎坷。父亲是小贩,母亲是清洁工,下有妹妹,从小父母离异,父亲滥赌,把家里的三房式组屋赌掉。他在文园小学念书时,是最后一批P8学生,也是树群中学第一批普通源流生,后来考到国家工教院(NITEC)文凭。

他说:“小时大家都有梦想当老师什么的,可是,一旦你进入普通源流念NITEC,你就放弃梦想、放弃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立足之地。如果当时有人跑来跟我们说你们还会有机会,我们就不会去参加私会党,去吸毒。私会党是完美的解决方案,你可以做打手,一下子就有上千个朋友。跟我同辈的普通源流生到今天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他们不知道人生还有别的路可走。”

金怀奇在1998年到2008年期间,因为私会党活动三进三出监狱,在狱外的日子不满两年,找工被拒绝,只好回去做私会党头目。最后一次入狱是2005年至2008年,期间出来两次,到医院探望末期肺癌的父亲,以及参加父亲的葬礼。出狱前几个月报名参加监狱的陶艺班,从此塑造新的人生。

边缘少年需要朋友

金怀奇出狱后,在达曼裕廊成立“生命灯塔协会”(Bola),带着约30名有偷窃、吸毒案底或流落街头的边缘少年,画壁画、做手工,从事艺术创作,协助他们重回正途,去年该组织为慈善团体接管。私底下,金怀奇还是设法给周围的边缘少年机会。他经常把住在义顺和裕廊的五六个边缘少男少女召来家里作陶艺,他们出身低收入家庭,父母亲也多是前囚犯。他免费教这些中小学生作陶艺,学习一门手艺,帮他们卖作品,还出钱供他们吃住。

金怀奇说:“我直接帮助他们。资金很多人都有,他们需要的是朋友。他们需要看到新加坡的另一面,而不只是低下层的生活。我们帮助他们在开放日卖作品,最好是公众喜欢他们的作品才买,而不是出于同情,这样才会长久。”

“奇陶艺”茶具在一年两次的开放日、面簿页面与Instagram售卖,反应不错,每个月可赚千多元。金怀奇妈妈最初听说他要做陶艺,问他为何不打工赚钱,现在可以接受了他的决定。去世前一小时,不断重复叫他改过自新的爸爸看到现在的他,也可以瞑目了。金怀奇听了,灿烂一笑。组屋墙壁张贴了关于金怀奇的剪报,看到以前与现在的他,有脱胎换骨之别。

金怀奇为公众示范陶艺制作。(受访者提供)
金怀奇为公众示范陶艺制作。(受访者提供)

人生如黏土 是泥是物靠自己形塑

我想金怀奇的转变不只是因为立业,也因为成家了。他太太黄淑芬(30岁)是自由摄影师,专注拍摄记录弱势群体的故事,有一次跟踪他拍照,没想到就跟定他了。他说,老婆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贵人,超厉害的,我变得超听话。”

不愿上报的黄淑芬受访时说,他们俩的志向都是关注边缘弱势社群,因此激发出火花,使他们在人生路上互相扶持。她说:“当我花很多时间跟拍小孩子,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会跟他们做朋友。当他与淡滨尼那些少年活动时,我也跟去。”

然而,黄淑芬坦承最初很犹豫不知该如何向妈妈提起结婚的事,她与金怀奇出身背景很不同,她受英文教育,是中产阶级,金怀奇的华语比较行,出身低下阶层。金怀奇一次参加黄淑芬与妈妈等的澳大利亚家庭之旅后,双方相处愉快,冲破了藩篱。

黄淑芬在父亲2015年过世时,开始发现金怀奇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她形容:“他非常可靠,话不多,有一种安静的存在,后来我发现这点与我爸很像。他很聪明,学得很快,茶具制作进步很快,因为能够接受意见。”

在黄淑芬眼中,金怀奇对金钱毫不在乎,过去几个月茶具卖得好,才劝他记录买卖。除了创业初期,黄淑芬出资7000元购买陶艺制作器具外,夫妻俩财务上各理各的。自由业的黄淑芬收入不稳定。购买组屋首付,除了家人帮忙,两人各自承担一半费用。

金怀奇生活简单,每个月只需600元生活费,有点余钱就与太太出国旅行。他从早上八点作壶到晚上九点十点,规定自己一个星期至少要做总值千元的茶具。

生命中遇无数贵人

除了太太,金怀奇感恩生活中遇到的所有贵人。他说:“心向善,自然就有贵人。”尽管许久没上花柏山找师傅、艺术家陈克湛,但他记得出狱后,2009年在陈克湛协助下进入拉萨尔艺术学院念艺术,第一学期的课程是他包的红包。陈克湛也教他素描,并给他钱上三美光的陶艺课。

还有金怀奇在裕廊基层当义工写报告,副总理尚达曼成了他的英文老师,很有耐心写回邮改他的英文,教他该怎么写,甚至出钱帮他买电脑;当他透不过气时还帮他出过生活费。还有三美光的蔡师傅等等。

金怀奇在面簿页面上写了“以净为修,以土艺奇”,谈到两年前决定投入陶土茶具制作,让儿时梦想(艺术家或老师)得以成真,他说:“我没后悔,人生就像是一撮黏土,要吗我们任它成泥巴,要不就是投入心思,靠坚持、毅力与决心,将之转化为美丽又实用的物品。”

从没想过去除身上刺青的金怀奇,甚至想在身上文上多个“奇”字。这个“奇”字也印在他的茶具上。他想让牢里的弟兄知道,文身有很温柔的一面,可以展示生命的动力与力量,文身的人也可以有文化。

“一睡半甲子,醒觉梦里茶。”金怀奇说。像是自己人生的小总结。

金怀奇认为,有文身的人做陶艺,可以给牢里弟兄好示范。(黄淑芬摄影)
金怀奇认为,有文身的人做陶艺,可以给牢里弟兄好示范。(黄淑芬摄影)

金怀奇茶会

金怀奇受新加坡设计周之邀,今天在吾庐俱乐部办茶会,从设计包装与本土遗产角度,与众分享白新春茶庄出品的老字号铁罗汉和铁冠(观)音。

铁罗汉是1930年代为劳工阶层拼配的武夷茶,在本地焙堆的足火岩茶,茶味厚实,有丰富的矿物质,补充劳力者食物中的不足。在华人被视为东亚病夫的年代,茶叶包装上选择了马戏铁人耍铁球的标志,赞颂工人并鼓励大家强身健体。茶叶用白色和粉红色两张纸包装,因为二战缺白纸故用粉红纸,并沿用至今。

金怀奇将在茶会分享白新春茶庄出品的铁罗汉和铁冠(观)音。
金怀奇将在茶会分享白新春茶庄出品的铁罗汉和铁冠(观)音。

铁冠(观)音的包装设计是白新春创办人白金讴,在1959年中国男单在世界乒乓大赛中勇夺金牌后,研发的香山名茶(乒乓冠军)铁冠(观)音,以贺中国出头了!

由placemaking studio和Shophouse & Co主办的The City Ramble文化遗产之旅,从国家设计中心为起点,带公众走进吾庐俱乐部、华丽重生的Warehouse酒店和The Quadrant at Cecil艺术装饰风建筑,希望设计伸向普罗大众,从设计包装回溯当时的社会与文化情境,并赋予文化遗产新生。金怀奇茶会属于吾庐俱乐部节目之一。

●金怀奇茶会:今天上午10时及下午2时,每人70元。可上网购票www.thecityramble.com/shop/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怀奇 陶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