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30年临时演员翁慧霖 现实人生一出苦情剧

翁慧霖14岁开始当临演,看尽演艺圈的冷暖。

字体大小:

在电视台跑龙套30年,翁慧霖的人生也像一出戏。只是现实中不管是临演或主角,这些角色都是她所无法承受的。

七岁丧父,她开始过捡纸皮与牛奶罐的生活;14岁报名参加临时演员公司,开始了30年的跑龙套生涯,经历本地演艺圈的潜规则,也体验当中的冷暖。然而,40多年来,从成长、事业到婚姻,冷风不断来袭。两段婚姻,三个儿女,今年大年除夕,她还想着结束生命。

当了30年跑龙套,翁慧霖一辈子望女主角兴叹,她抱平常心说:我没野心!

不过,面对记者,她很坦白地说:“我过得不好!”

翁慧霖(44岁)一双灵气大眼睛炯炯有神,那天相约在本地酒店咖啡座,人潮不多,天气暖和,偷得浮生半日闲,空气中弥漫着慵懒的舒适感,但听眼前的翁慧霖娓娓地说着自身的故事,看着她的笑颜,却像陪坐过山车,很颠簸。

常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翁慧霖的人生就像是一出高潮迭起的台湾狗血剧。

翁慧霖七岁丧父,可怜母亲28岁守寡,内心愁苦,常把她当出气筒,她形容:是也打,不是也打。

“每当妈妈打我,我就跟自己讲,我不要这个妈妈了,我去找爸爸!”

情绪最低落时,翁慧霖很自然地就会到勿洛路的万佛林,在庙里的骨灰塔向早逝的父亲诉苦。

翁慧霖(右)念小六时在光明山与同学的妹妹合照,这个“妹妹”就是男星杨志龙的太太。(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右)念小六时在光明山与同学的妹妹合照,这个“妹妹”就是男星杨志龙的太太。(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说,父亲在世时,她就是他的掌中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翁慧霖追忆说,爸爸是载送建筑材料的罗厘司机,那天发生工地意外,爸爸死的那天,是她接的电话,电话转给妈妈,妈妈透过电话线的那一端接到噩耗,大喊了起来。

捡纸皮和牛奶罐

家庭的支柱倒了,全家人六神无主,父亲一走,妈妈只是一名家庭主妇,家里捉襟见肘,翁慧霖上有一姐,下有两个弟弟,她排中间,都未能自立。

翁慧霖忆述,父亲倒下后,他们靠着捡纸皮和牛奶罐赚取微薄的收入,她说,妈妈把牛奶罐洗干净卖回给咖啡店,一个5分钱,所以她每次看到牛奶罐就快快捡回家。

平日常吃的是面包和饼干,还是邻居和西菓店老板捐赠的,如果有山珍海味,都是人家吃剩的。

因为穷苦,妈妈不允许孩子浪费食物,吃到要吐都得把食物吃完。

“后来,在当时的议员贾古玛教授的帮助下,妈妈在我们就读的小学食堂当小贩,我们的生活才稍微有些好转。”

翁慧霖说,爸爸去世后,妈妈曾带他们四姐弟去找阿嫲,没想到阿嫲却说‘儿子都没了,哪来的孙?’

不过,每次去大伯家看阿嫲,大伯都会拿钱给妈妈,长大后才知道,原来那是爸爸意外身亡的工伤赔偿金,大伯因担心妈妈年轻守寡,会把家里四个小孩扔掉跟人跑,于是负责保管该笔赔偿金。

翁慧霖说,幸亏还有外婆,怜悯他们,收留他们,让他们有瓦遮头。

14岁参加临演

翁慧霖从小就爱表演,小时候玩家家酒,专做角色表演,当年爱看电视节目的她,耳濡目染,也爱仿效《斗歌竞艺》歌手,当时小小年纪的她说:我要当沈雁。

翁慧霖16岁时当摄影模特儿,颇具古典美。(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16岁时当摄影模特儿,颇具古典美。(受访者提供)

早在八岁那一年,翁慧霖便开始参加华族舞蹈,她不爱念书,但对课外活动却表现得特别活跃,除了华族舞蹈,她也学武术,甚至舞狮,前后拥有10年华族舞蹈经验。

14岁那年,翁慧霖跟学妹找假期工,碰巧在报章上读到广告,内容大意是:想看明星吗?机会来了,可看明星,又可赚钱!翁慧霖说:“当时就想,如果可以看到黄文永与向云该有多好!”

翁慧霖(中)在《你也可以是天使2》与张为(左)及向云结戏缘。(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中)在《你也可以是天使2》与张为(左)及向云结戏缘。(受访者提供)
第一次参与吴书玉的京剧《霸王别姬》饰演“宫女”,吴书玉亲自替她上妆。(受访者提供)
第一次参与吴书玉的京剧《霸王别姬》饰演“宫女”,吴书玉亲自替她上妆。(受访者提供)

她报名参加临时演员公司,第一次当上咖哩菲。

翁慧霖外形不错,为何数十年仍徘徊在咖哩菲边缘?

她笑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没人找过我。

翁慧霖拍《信约:唐山到南洋》与阿哥李南星合作。(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拍《信约:唐山到南洋》与阿哥李南星合作。(受访者提供)

回想初次当咖哩菲,翁慧霖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当年在《锦绣前程》,那部关德辉、周初明、周崇庆、谢韵仪演的电视剧中,我演‘学生’,后来在张水发、严丙量演出的《七彩人间》,我还扮过‘仙女’。”

当年当咖哩菲待遇不错,一天赚20多元,一整天下来有OT(超时津贴),还有午餐饭盒与交通津贴,对一个小女孩来说,有钱赚又有津贴拿,已经富足。

未当咖哩菲之前,明星艺人对翁慧霖而言,近乎神一般的存在。

因此,当翁慧霖见到明星“很不明星”的言行举止,她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

“当时有个很红的阿哥,从E5(艺人休息室)走出来,见到我们这些女咖哩菲排排坐,友善笑说‘那么多美女啊’,我们还沾沾自喜,没想到阿哥走着忽然‘咯’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我也亲眼见过有个女咖哩菲对男主持特别感兴趣,忍不住‘安哥、安哥’很热情的叫他,没想到那名男主持听了很不高兴,忽然爆出一句粗话‘XX,我才没那么老’!”

翁慧霖以“梦碎”形容她追星的心情:演员也不过是普通人。

握权者的胆与色

翁慧霖当咖哩菲时也有正业,她是广告招徕员,在一次私人聚会上,有个电视台高层伸狼爪,抚摸她的小腿,把她吓了一跳。

另一次,朋友带她出席私人聚会,见到电视台高层、商家、大老板与导演。

“其中一个胖子老板对我说了一些猫猫之意的话,他说会长肉的女生喜欢瘦瘦的男人,不会长肉的就喜欢胖男人,在酒廊内借酒意搂着我的腰,当时我身边坐着一名导演,他见势头不对,立刻叫我‘女朋友’,为我解围。”

她很感激那名导演,两人至今仍是朋友。

翁慧霖感叹,看似没那么复杂的本地娱乐圈,一样有不为人知的潜规则。

“记得有个高层曾跟我说,他对我‘有色心无色胆’,还说‘你的缺点就是太自爱’。”

“我亲眼见过女星跟高层上车,不久后就当上女主角。”翁慧霖说。 在演艺圈当咖哩菲30年,翁慧霖看透圈内人情冷暖,“有些人很假的,像拍某电视剧时,其中一女星吃素,约我一起去吃,我随口问她要不要约另个也吃素的艺人,她回说‘我们不熟’,啊,戏里那么要好……”

溜走的演艺机会

想到和得到,中间还有两个字,就是要“做到”。

翁慧霖不甘于只当咖哩菲,她曾参加《才华横溢出新秀》,但未被选中,摘星之路,走不了捷径。“记得参赛那一天,我紧张到忘了自我介绍,所以没入围。”

《才华》虽然没入围,却收到来自梁志强Jteam公司有关“演员训练班”的招生信函,翁慧霖说,即使只是当咖哩菲,也要自我提升,她交学费上了两次课,有一天接到家里来电,说女儿入院了,她惊慌失措奔医院,女儿住院四个月,翁慧霖焦虑不已,训练班也没上了。

“那是2006年,因为只上了两堂,一心想着下一次开课我再去吧,但后来就再也没有开课了。”

在演艺圈,翁慧霖几次“遇人不淑”,她记得911那年,有个华人导演问她要不要去美国纽约拍戏,说拍一个镜头可得1000美元。

“问下去,原来拍的是脱戏,还暗示要陪睡,我没接,我不要把自己卖掉。”可以不要钱,但不能出卖尊严,翁慧霖坚持保住底线。

临演变特约求加薪断戏约

17岁第一次离家出走。好女二嫁,翁慧霖感叹两次嫁“渣男”。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是急于逃出令她不满的家庭牢笼,抑或无以名状的因素?翁慧霖17岁时与母亲起争执而离家出走,不久后就认识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欠缺安全感的她,以为找到生命中可靠的港湾,19岁奉女成婚。

那个曾是她心中有担当的男人,婚后却变得好吃懒做。

“他家里是做建筑的,原本是有钱少爷,结婚初期,我在兵营当秘书,当时政府工是铁饭碗,他见我赚钱就不肯工作,天天伸大手板,后来议员出面介绍工作给他,做巴士司机,他也不肯做,手上没钱用,就偷我的首饰去典当,卖掉家里的冰箱与洗衣机,甚至把我的结婚戒指拿去当掉。”

翁慧霖在兵营当秘书,与阿兵哥同事合照。(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在兵营当秘书,与阿兵哥同事合照。(受访者提供)

当无可当,前夫打起女儿的主意,建议“没钱可以卖女儿”。

翁慧霖对他彻底心死,24岁那年离婚,恢复自由身。

离婚之后,她不乏追求者,但不是要她当小三,就是看准她是离婚妇,索求肉欲需要,一名电视台阿哥甚至问她:你没有需要的咩?

兜兜转转,这个单亲妈妈带着两个女儿再嫁,当对方许下一起申请组屋的承诺时,她感动下嫁,以为从此可过得安稳。

“没想到我怀孕四个月时,他就对我动粗,推我去撞墙。”

遭到家暴,翁慧霖申请人身保护令,“唉,他还诬赖我有抑郁症,说我贪图他的钱。”

二朝被蛇咬,翁慧霖第二段婚姻同样以离婚收场。

她扛起家计,感叹:再辛苦,日子还是要过的。

演《118》获“花姐”称号

每月家庭开销3500元,翁慧霖早婚,如今大女儿已24岁,二女儿23岁,小儿子九岁。女儿收入不高,翁慧霖所赚的,左手来右手去。

“我是个知足常乐的人,不必赚很多,够用就好。”她说。

翁慧霖(左)拍《爱不迟疑》时与金银姬结下深厚情谊。(受访者提供)
翁慧霖(左)拍《爱不迟疑》时与金银姬结下深厚情谊。(受访者提供)

跑龙套30年,翁慧霖从咖哩菲升为特约演员,电视台特约酬劳低,一天介于80至150元之间,不比外面接戏的酬劳高。

翁慧霖不是没有演过让人津津乐道的角色,她曾在长寿剧《118》里,饰演在巴刹卖花的女人“花姐”,自此娱乐圈常以“花姐”称呼她。

但近年,她乏人问津,问起原因,她语气无奈地说,或与要求加薪有关。

“大概三年前,艺人经纪公司说我已是特约演员,就不能再拿临时演员的酬劳,所以我就跟电视台要求加薪,对方回说,要加三五百是不可能的,不过还是加了50元给我。”

没想到那之后,她未再有戏拍。

翁慧霖只好另谋生路, 她脑筋灵活,有创意,手也灵巧,在淡滨尼教乐龄人士制作手工艺品,她称之为“freestyle accessories”,即可任意设计,制作出来的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翁慧霖无奈地说:“怎么辛苦,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我已经找了三个月的工作……”
翁慧霖无奈地说:“怎么辛苦,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我已经找了三个月的工作……”

她制作过手链、项链、耳环及精美装饰品,快的话一天可完成两件手工艺品,电视台阿哥徐彬结婚时,心思细腻的她,特别制作了粉红霏霏的花树给一对新人。

徐彬大婚,翁慧霖送上自己做的粉红花树表心意。(受访者提供)
徐彬大婚,翁慧霖送上自己做的粉红花树表心意。(受访者提供)

“我采用象征喜气的颜色,粉红花象征他们的爱情开花结果,绿叶和小草是充满生命萌发的气息,希望他们早生贵子;石头则寓意在婚姻道路上的每一关都能一起度过,当然也包括代表柴米油盐都少不了的金钱。”

翁慧霖希望能在网上售卖手工艺品,她也开课教导制作手工艺品,学生年龄从50岁到70岁不等,她衷心希望学生的作品能被有心人赏识,让年长者可借此赚点零用,她甚至希望拥有自己的手工艺品实体店。

这是奢求吗?

访问当天,翁慧霖送了自制的“福禄寿手工艺品”给我,眼前的手工艺品很精致,握在手上带来欢悦。

翁慧霖送给记者她亲手制作的“福禄寿”工艺品,手艺精致,非常喜气。
翁慧霖送给记者她亲手制作的“福禄寿”工艺品,手艺精致,非常喜气。

如果作品反映心境,她心中应该充满喜乐。

没想到她却抛出一枚震撼弹:大年除夕当天,我曾想一死了之!

大年除夕的冷与热

婚姻、事业都不顺遂,翁慧霖一度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翁慧霖自诩是个乐天派,打不死的“小强”,对外嘻嘻哈哈,天塌下来当被盖,为人讲义气,前阵子演艺圈的“老查某与小鲜肉”有清官也审不了的纠葛,她还帮忙调停。

有谁想到,大喇喇的翁慧霖,一度想终结自己的性命。

她笑笑说:“要死的人不会到处跟人说她想死。”

人最怕不知道怎么活。

翁慧霖自嘲活着压力很大,前阵子与大女儿吵架,大女儿居然也离家出走,舍她而去,她心寒,似乎从爱女身上,看到未来或可能发生的恶性循环。

有句话说,只有最爱,才能带给自己最致命的伤害,真是这样吗?

前方一片迷雾,捆绑了她。

除夕当天,翁慧霖准备吃完她人生的最后一顿晚餐。

大年除夕,当天商店都关了,气氛冷清,她光顾一家店吃着印度薄饼,一对男女来搭台,一聊之下才知道是邻居,就住附近,聊天的当儿内心暖和,邻居男女一走,登时又孤寂起来。

“我想死,却不知应该怎么死,住家附近没海,跳海是不可能的,跳楼啊,如果没着地死不了怎么办?割脉又不知要挨多久才会死,吃毒药?我没钱买药。”

她走着走着,求生意志却越来越强。

“我想起一名前辈艺人,她曾劝我要好好活下去,我去她家拿黄梨挞,她借钱给我,担心我过意不去,还说‘要还我的哦’,我拿了钱,赶紧替孩子买新衣……”

当晚,她看见烟花,纵使稍纵即逝,但,很灿烂。

“过年到处散发一股正能量,是我所需要的正能量,满满的。”

没工作的日子,翁慧霖积极当义工。

或许在潜意识里,需要援手的她,透过向他人伸出援手的善举,获得自我救赎。

她跟我说:“说我可怜?人家比我更可怜!”

也许翁慧霖没有过得很好,但终究没有放弃自己,人活着为了什么?答案:或是一个念想。

·想了解翁慧霖的手工艺品,可上网查询:https://www.facebook.com/Freestyle-Accessories-124695757561301/

细数娱乐圈好友

翁慧霖虽然在电视台跑龙套,由于个性不拘小节,这些年来她结交了不少圈内好友,当中以男性居多。

20180318_collage2_Medium.jpg
胡问遂(左起)、张耀栋、黄炯耀、张为、和刘玲玲,都是翁慧霖在圈内结交的好友。(档案照)

她点评了好几位:

·胡问遂:曾有人以为我们在一起,其实我们只是“好哥儿”。

·张耀栋:是个有义气的朋友,我的二女儿一度生了怪病,他来医院探望她。

·黄炯耀:我们演过两次夫妻,我的儿子与他的儿子在小一小二都同班。

·张为:他把我当成“女儿”,很关心我,常向我灌输人生道理,做人原则。他曾说替我可惜,希望有个好男人来照顾我。

·刘玲玲:像个姐姐,人很好,拍《118》时,没有因为我只是特约演员而看不起我,叫我与演员一起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