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上海一百年》创作的夭折 ——柯灵的煮字生涯

订户

字体大小:

柯灵向我表示,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坐牢三年(正式的监狱,而不是所谓的“牛棚”),下乡三年(即所谓“下干校”),靠边三年(剥夺一切正常的政治工作和生活权利),假“解放”三年(名为“解放”,实际仍然靠边)。大体说来,就是如此。加起来,一共是12年,苦头自然吃得不少。

柯灵有一段美满的婚姻。他在向我描述他受批斗的情况时说,那个时候,他最害怕是让太太看到他受到的屈辱,泼脏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