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一拆,心更近 ——亲家庭的空间设计

为打破家人各入各房少交流的弊病,这间双层公寓式组屋开辟了“共享空间”,化解了墙和梯的阻隔,加强亲子间的联系。

索立(ASOLIDPLAN)设计研究室的建筑师、设计师王克豪说,在面对一个室内设计项目时,他主要是从宏观的建筑、空间及布局角度来全盘审视,然后制定设计方案。

写意、空阔而舒适

所以,当看到他为实龙岗的这间双层公寓式组屋(executive maisonette)所做的室内设计时,有一种相当惊艳的感觉——与其说是室内设计,不如说是空间设计,让人顿生一种写意、空阔而舒适的感觉。

王克豪说这间EM格局方正,对设计师来说,亦好亦坏,好是不需要修改或迁就奇形怪状的布局,坏是EM本身的楼梯位于正中央,而且还留出一片空隙(void),限制了一些变化,对空间整合是一个大难题。“这个楼梯自带分隔功能,已经将大部分房间和空间的功能预先区隔好,所以考验设计师拓展和延伸的技能。”

楼梯的存在让一些空间形同浪费,王克豪的处理方法是重新变废为“用”。他说:“屋主原本一层楼梯的下面整个盖起来,建成储藏室,所以一进门就会觉得正对一个密闭空间,所以我建议把储藏室打开,当然楼梯背后还是有储藏功能,比如电视机控制台。”

紧挨着楼梯的左侧区域,就是客厅了。王克豪将客厅的范围铺展到最大,这是他刻意而为,他认为每个家庭里都应该有共享空间或“交往空间”(social space)。

空间活用,亲子互望

他说:“这个空间的开辟和使用对现代家庭很重要,因为你常常看到有些家庭的孩子一放学回来,就躲进房间看手机打电动,在现代家庭里,分享、交流的活动和机会似乎越来越少了。当我在设计时,我就有意识地想让家庭成员们互相看到彼此,有接触的机会。”

比如,孩子们在吃饭的时候,可以看到爸爸在客厅里看报纸,或者看到妈妈在厨房里整理。王克豪说:“在这样的环境中,至少先营造了一个视觉关联,另外,讲话也比较容易。”

王克豪说发现这个五口之家还真的因为这样的设计而喜欢待在一楼,家庭凝聚力越来越强。墙一拆,心更近。

一楼,饭厅和厨房打通相连。
一楼,饭厅和厨房打通相连。

连楼梯外缘的实墙也打掉,换成玻璃墙,这样既保证了上下楼梯的安全,也化解了楼梯对空间的阻隔,让这个重要位置的功能、采光、通风、美观度都提升了。

像这样空间活用的例子,在一楼还有,比如男主人需要一个小健身房,摆放他的健身器材,男主人还有五套高尔夫器具,以及一个鞋柜,本来这些物件都在一楼乱放,王克豪隔出一个有推拉门的小房间,将其收纳,有客人来访时,门关上,无碍观瞻;平时,门打开,就是男主人做简单运动的地方。

一楼除了这个储藏间和佣人房是半密闭或密闭的之外,可视范围内是一个狭长的开放式的空间,客厅、起居室、饭厅、厨房各有独立区域,又互相联接。

以白色、米色、灰色为主调,这是王克豪和主人沟通后做出的选择。他说:“因为楼梯的存在,光线或多或少会被遮掉,如果再用黯淡或深沉的颜色系列,会比较暗,不会像白色调的效果这么好。”

饭厅中,餐桌和椅子等家具采流线型设计。
饭厅中,餐桌和椅子等家具采流线型设计。

白色调明亮清爽

玻璃、镜子和白色调的使用,让居室的面积在视觉上有扩大的感觉,也更明亮清爽。王克豪特别强调家居用色上的需要在色调上协调:“用色要看个人喜好,有的人喜欢色调统一,也有的人喜欢缤纷多彩。但从设计的角度看,新加坡的现代家居面积总体上已经很小,如果每个区块或房间都有不同的颜色,就等于把空间用色彩再切分一次,因而会造成局促的观感。”

二楼的设计也是围绕着楼梯展开,原本的布局下,楼梯在二楼通向一个隐蔽式的洗手间,王克豪将这个洗手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厕所,另一部分是盥洗室。“因为屋主有三个孩子,早上同时都要为上学准备,所以把原本单一功能的空间拆分给不同人使用,比较合乎逻辑。”

二楼的盥洗室和卫生间各自独立。
二楼的盥洗室和卫生间各自独立。

除了这个独特的设计,二楼基本上是主人房和几个孩子各自的房间,划分比较明确。比较有趣的是,在楼梯两侧,“遥遥相望”的两个区域,被王克豪设计成书房和工作室,孩子们在书房里阅读,父母在工作室处理事务时,一抬起头来便能看到彼此,增加了亲子间的联系。——这是真正以人为本、促进家庭和谐互动的家居设计。

二楼空间功能明确,多为卧室。
二楼空间功能明确,多为卧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