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高原 山花烂漫瀑咆哮

从历经翻天覆地改变的革命圣地延安,进入山花烂漫的雷赤乡与云岩镇,感受乡村的淳朴与村人的热情,在如雷涛声的黄河壶口瀑布为旅程画上句点。

阳春3月桃李花开的4月中旬,我再次来到中国陕西省陕北革命圣地延安。华灯初上,漫步街头,在火车站外的广场上,被一群扭秧歌的人给吸引住了。

热爱生活的陕北父老敲起锣鼓,扭起秧歌,夜幕低垂也不言倦。
热爱生活的陕北父老敲起锣鼓,扭起秧歌,夜幕低垂也不言倦。

在欢快的唢呐锣鼓声中,一群人手里撑着花伞,脚下踩着鼓点,跟着前面领舞的阿姨大叔扭着腰肢,摆动双手。队伍中以中老年人居多,但也不乏年轻人。领舞者手里高撑彩球,带领队伍跟上节奏,变换着队形。在一个角落头里,几个陕北汉子使出浑身劲,捶击着几面大鼓,旁边是几个唢呐手鼓着腮使劲的吹,不时变换着曲调。大家认真的扭着,跳着,不时有围观的群众加入,使队形慢慢壮大。直至夜幕低垂,唢呐锣鼓声依然响彻云霄,队伍里的群众没有一丝倦意,越舞越兴高采烈,越扭越起劲……

相隔数年再次踏足延安,它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陕北高原本来就没有平地,延安是坐落在一个狭长的河谷里。近10年的发展,高楼林立,四五星级酒店比比皆是。城市只能沿着河谷横向扩展,已到了极限。延安人发挥了愚公精神,把山削掉,把壑填平,在峡谷上方的高原铲出一块很大的平地来建造新镇,好缓解与日剧增的人口压力。延安周边的村镇,也因高速铁路和公路的建造已面目全非,造路所经之处山体破坏严重,造成自然生态无法愈合的伤害。加上封山育林的落实,山上的果林全被砍伐,新种上的树木还没长高,目光所及全是一片荒芜,杂草丛生,只能败兴而归。

4月中旬的陕北高原已披上绿装,雷赤乡和云岩镇一带苹果花盛开。
4月中旬的陕北高原已披上绿装,雷赤乡和云岩镇一带苹果花盛开。

山花里的雷赤乡

回到旅舍,一个做化肥推销的室友劝我到更远的地方去,才能看到较原始生态的陕北高原。他说最近两天在云岩镇一带做推销,沿途路两旁的苹果花全开了,雪白一片,才让他感受到陕北高原春的气息。云岩镇在宜川县境内,是延安去黄河壶口瀑布必经之路。了解情况之后,我准备先到宜川和延长县交接处的雷赤乡。从延安坐车,中午到了延长县,再坐两点钟开往雷赤乡的小巴。车子出了县城沿着河谷行驶约有半小时,过了赵家河就驶上山顶平原,苹果树开始出现在路两旁。在车上向老乡问了具体的公路里数后,我在离雷赤乡约有十多公里处下车。

果农在苹果树下剪去多余的果苗,好让果树长得更好,可卖个好价。
果农在苹果树下剪去多余的果苗,好让果树长得更好,可卖个好价。

这个时候的陕北高原气候宜人,凉风习习,空气里弥漫着花的清香。平原上种的全是苹果树,有些含苞待放,有些已经凋谢,更多的是正在盛开。有些成片的苹果树上面被一张巨网覆盖着,以为是用来防着蚊虫鸟禽之类的侵害。看见两个老乡在苹果树下用剪子把不要的果苗剪掉,我趋前问了个究竟,原来那是防冰雹用的。老乡说高原上的夏天时常下冰雹,若没网护着,苹果就全被打坏了,卖不了好价钱。走过几个村子,不见窑洞的踪影,人们都住进了平房。走走停停,快四点时到了山崖边,走累了坐在崖畔上歇息。山很静,听到一辆摩多车的声音,由远而近,不久停在路边,下来一个老乡好奇的朝我走来。知道我是来旅游的,他放下了戒心和我聊起来。只一会儿,老乡说他得去接女儿放学,问我要随他下山吗,我回答不必了,他笑了笑就骑着摩多车走了。不久,我起身下山,走入掩映在山花里的雷赤乡。

掩映在山桃花里的雷赤乡,安静祥和,宛若人间仙境。
掩映在山桃花里的雷赤乡,安静祥和,宛若人间仙境。

两家旅舍一家小吃店

到了村口,看见刚才那位老乡坐在公路旁朝我挥手,我走了过去。对面的小山坡上是一所小学。他说:“走!我带你到旅舍去。”由熟人带来的旅客,老板娘连登记都免了,就招呼我住下。我向老乡说声谢,随口说了句:“有空过来聊。”这个时候是傍晚五点多钟,洗完澡休息片刻,我到街上找吃的。唯一的一条街道两旁都是新建的商店,空置率十之八九。街的另一头还有一家旅舍,大妈坐在店门口等着旅客上门。我想这个地方不会有游客,之所以有两家旅舍,是因为这里是宜川和延长县的边界,会有不少商贸往来和人流。

街上空荡荡,没有几个人。我住的旅舍旁就是公安派出所,规模挺大的,和小小的村子有点不匹配。整条街就一家小吃店,兼卖蔬果杂粮之类。走进去坐下后,看见邻座两个人在吃一盘凉拌,我点了一份小盘的。老板说:“只有大份的,小盘炒不了。”我央求道:“我不习惯浪费食物,你就帮我炒盘小份的,多少钱我付给你。”老板无奈,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端上一小碗凉拌。一看,不错不错。里头有小黄瓜、白萝卜、泡菜、干辣椒、花生和香油麻花一起搅拌。要了两个蒸馒头配凉拌,再来一瓶啤酒,费用不到10人民币。回旅舍途中,我心想,乡下人做生意怎么那么老实啊。

临睡前,有人敲门,我想一定是公安来查房。把门打开,原来是半山腰遇见的老乡,笑嘻嘻的问道 :“不打搅你吧!”我回道:“刚躺下,进来吧!”老乡说改革开放,说抓虎记,说贪官的吃喝拉屎,最后还跟我分享了他的一段人生经历。多年前他被医生诊断出末期肺癌,只剩半年寿命。绝望中,几个兄弟帮忙筹了一笔钱,他才得以到西安去医治。手术后就一直待在山里疗养,如今已完全康复。他相信是早年在工地干了几年活,污染的空气让他得了肺癌,所以即使在山里挣不到钱,他也不会再去城市里打工。说到这里他起身和我道别,因为他知道我需要早起。互道珍重后,我关门熄灯睡觉。

车穿峭壁涛声如雷

隔天早上坐6点的班车从雷赤乡翻山越岭到云岩镇,8点不到在那里用过早餐,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有从宜川去壶口的过路旅游班车,幸好车上还有座位,上了车司机踩油门继续往前开,沿途路两旁还是苹果园。快中午时车子停在一饭馆旁,乘客下车休息吃饭。

枯水期的壶口瀑布最为壮观,人们可以走到跟前感受黄河的气势和怒吼。
枯水期的壶口瀑布最为壮观,人们可以走到跟前感受黄河的气势和怒吼。

吃完饭车子开没多久就到了一巨大峡谷的顶部,车上的人都惊呼起来:“黄河!”从车窗望去,黄河在宽阔的峡谷里,像一条断了的黄色带子飘在河床中间,河谷里雾气弥漫。公路是凿在峡谷的峭壁上,下行几个Z字弯至谷底后,车子很快就来到售票处停车场,一下车耳际就传来如雷的涛声。

买了门票跟随人群进入景区,从景点入口处放眼望去,河谷像是一张异常开阔的石床,河面虽宽但流水缓慢,中间断流,河水突然不见了踪迹,只是隐隐传来隆隆的响声。走到河心,河床深陷,从地平面消失的河水隐藏在谷底,暗流汹涌。上行几十米,只见河水从几百米宽的河道上涌来,骤然收成几十米宽,互相挤着,撞着,砸向一个深沟,形成落差40几米的瀑布。远看,就像一把巨壶向深沟里注水,故名“壶口”。滚滚黄河奔流至此,倒悬倾注,其势如千军万马,掀起层层巨浪,在发出愤怒的咆哮,震耳欲聋的涛声后,浩浩荡荡奔向远方。扑面而来的水汽,飞溅的雾水弥漫在空气中,在阳光照射下又折射出道道彩虹。以河为界,对岸就是山西,两岸观看壶口瀑布的游客穿梭如潮。也只有到过壶口才能体会这一番惊人的景象,真是不虚此行。

从景区出来,和几个人拼车,过黄河朝山西的吉县驶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阳春 陕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