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玮谦:带有温度的冷冷红龟糕

订户

字体大小:

因为是实习生,所以工作上的压力和全职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也因为是实习生,所以在面对同样的工作时,我也比较有压力,担心自己做不好。不过,与其说压力来自于实习生的身份,我想压力真正的来源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记得那天早上,主任Z突然说:“玮谦,你出去吧。”公司里的“出去”不是炒你鱿鱼的意思,也还好不是辞退的意思,否则,我不知道我已经被主任们炒过几次鱿鱼,相信现在我也已经“烧焦”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