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艺君:移居

阿明看着一日一模样的新加坡心里无比唏嘘,时光将这个地方的枝节都一一修剪得分明,同时也褪去了他浓厚的乡音。

天刚刺刺地穿过高耸的树林,人的意识影影绰绰地落在还十分清凉的柏油路上。陈阿明在妻子和孩子醒来之前,便捂着晨光出门去了。车子走到十字路口,上面穿梭着白色的地铁如孩子手中的积木火车,轰隆隆地从他的记忆中辗过。陈阿明忆起90年代初,地铁正准备连通,他常在这里工作到深夜。这里每一个水泥,仿佛都烙下了他的印迹。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