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品牌与创意 知识产权知多少?

配合世界知识产权日,新加坡知识产权局重点宣传他们最新推出的“设计注册计划”,目前共有30多名本地设计师加入计划,在该局的引导下深入了解知识产权的价值,进而申请注册设计权,并在该局的穿针引线下扩大他们设计的宣传。

本地玉饰品牌Choo Yilin创办人朱依琳(37岁)将保护品牌的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简称IP)比喻为“看牙医”:“很多设计师和商家觉得申请保护IP和聘用知识产权律师是很麻烦的事,就像人们很怕定期看牙医,等到牙齿蛀烂了,才找牙医也只能拔牙,于事无补。”

朱依琳在2009年自创玉饰品牌Choo Yilin,树立现代时尚玉饰的标志,打破玉镯是只有奶奶穿戴的刻板形象,成功吸引了二三十岁的年轻顾客。她目前计划把品牌带到国际市场,在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的建议下,拟出一套保护品牌IP的策略,“咬牙”一次过注册商标,申请保护品牌IP,同时还在海内外聘请专管IP的律师处理产权的法律事务。

她说:“我是从惨痛的经验学来的——这五六年来,不少忠实顾客充当我的‘线人’,通知我有哪些品牌推出跟我相似的玉饰,我才知道被侵权了。有许多走出海外经商的朋友劝我一定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因为海外的抄袭者比本地还魔高一丈。”

choo1_Large.jpg
Choo Yilin独创出将贵重金属与玉结合的设计,注册知识产权后,创办人朱依琳更有信心进军国际市场。

推广设计注册权

4月26日,配合世界知识产权日,新加坡知识产权局重点宣传他们最新推出的“设计注册计划”(Red Programme),目前共有30多名本地设计师加入计划,在该局的引导下深入了解知识产权的价值,进而申请注册设计权,并在该局的穿针引线下扩大他们设计的宣传。

该局专利、设计、植物品种注册司长叶致健(Alfred Yip,39岁)说,去年世界知识产权日推广商标注册的意识,今年则聚焦在本地设计师。叶致健也是华文媒体集团和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联办的2018新加坡文创大赛的评判之一。我国为了支持本地设计与创意工业的发展在去年10月30日修改设计注册法令,共有四大方面的更新让设计师能更容易地保护他们的设计和创意。

首先,法令加强设计师的拥有权,任何受委任的设计,设计权自动属于设计师。第二,法令扩大设计权所保护的范围,以往同一件设计要生产至少50件才有资格注册设计权,但现在连手工艺品,甚至没有实体的虚拟设计也能申请知识产权保护。以往备受争议的颜色也可得到设计权的保护,叶致健说:“单是颜色的保护不被允许,该颜色必须出现在特定的设计上,譬如Ofo共享脚踏车的黄色必须应用在自家的脚踏车设计上。”

另外,新加坡也把注册设计权的宽限期延长到一年。当今很多本地设计师会把新作品带到海外展销,叶致健说:“不管他们在何处展出,仍能在12个月内申请注册,这是给予设计师和品牌足够在市场探温的时间。”最后,只要是在同一个系列或类别中,设计师和品牌能在单一的申请中同时注册高达50件设计。玉饰设计师朱依琳说这对首饰、服装和家具设计师尤其方便:“我们只要能证明同个系列中的设计源自同一个灵感和设计理念,就能同时保护整个系列的IP。”

wendy1_Large.jpg
Wheniwasfour的茶袋和咖啡袋加入IPOS的设计注册计划,申请了设计权。

叶致健透露,和10年前相比,知识产权意识在本地已逐步提高,商标注册至今取得45%增长;专利注册和设计注册的增长则是13%和17%。他说:“知识产权意识在本地仍是萌芽期,我们现阶段相等于40年前的美国。我们要鼓励本地企业和设计师把保护知识产权的策略融入品牌的经营和建设中。Dyson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设计工程师詹姆斯戴森在1983年研发首个无尘袋吸尘机后,就坚信独一无二的设计和专利能大大增加品牌的价值,才有日后衍生出的无桨叶风扇等。”

在注册知识产权之前,叶致健建议商家和设计师透彻地审核品牌和产品有哪些IP资产;哪些IP是能推动品牌业务增长和销售的;哪些无形资产是让品牌与众不同,能够增加竞争力的。换句话说,肯定知识产权也即是对创造力和原创性的肯定,辨别自己有什么地方比别人独特,然后极力地维护这个原创和独特性。

为了消除公众对知识产权的误解和畏惧,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定期举办系列讲座和一对一“诊所”,免费帮助品牌和设计师进一步了解IP策略,同时也提供收费的法律咨询服务(IP Legal Clinic),以及“IP价值实验室”(IP Value Lab),帮助有需要的企业和设计师发掘和经营自己的无形资产。本地人也能透过新加坡知识产权局接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了解如何在其他国家注册知识产权。

手作品牌也受益

有了设计注册新法令,不只是要进军海外,有一定规模的本地品牌,连小型的手作品牌,如Tiny Supply也开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喜爱陶土手工的刘嘉琳(31岁)和妹妹刘瑞琳两年前创办了这充满童趣的品牌,用陶土制造和手绘出各种动物,如独角兽、猫咪和狐狸造型的碗盘、饰品等。刘嘉琳说:“我们希望制造出实用又好看的艺术品,把快乐和欢笑带给使用我们产品的人。”然而,她们从一个被侵权的本地首饰设计师的恐怖遭遇中了解到,这欢笑和品牌的创意是如此不堪一击。

刘嘉琳说:“我们听闻有个在社交媒体上售卖自制首饰的女生,因为没有注册商标而被无良人士剽窃她的创意,对方用了一个跟她品牌很相似的名字和商标,因为他们付得起钱在网上打广告,业务蒸蒸日上,导致客户分辨不出她和这个抄袭者有何不同。最终她必须改头换面,重新来过。”

为了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两姐妹立即注册自己的商标,“保护我们的品牌和促销策略,阻止别人用跟我们相似的名字、商标和业务概念,在网上分散属于我们的注意力。我们本以为自己是小咖,没去想到有被侵权的可能。但现在我们有意扩充业务,就更应该认真思考IP,所以当IPOS找我们加入‘设计注册计划’时,我们觉得这正是注册IP的好时机。”

知识产权是创作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无形资产,大致上可分为能注册和无法注册两种:可注册的主要包括商标权、设计权、专利权和植物品种等。在新加坡,著作者的创作只要以有形的形式存在,他们便自动享有版权保护,无须注册。另外,品牌独家的秘方也无法注册,但新加坡知识产权局会奉劝品牌限制某阶层的员工能获取,并设定保密协议来保护这些机密资料。

wendy2_Large.jpg
在英国读设计的Levon Lim透过IPOS为自己设计的组合式Spin家具申请了设计权。

可确保员工不泄密

朱依琳与父亲到中缅边境寻找精湛玉饰与贵重金属的工匠取经,独创出将贵重金属与玉结合的设计,成了品牌自成一格的标记。她说:“金属能用高温来处理,但玉石多孔、脆弱,不能用同样的高温来处理。所以和不同的师傅和工匠合作时,这两种材料必须个别处理,才能在不损坏玉石的情况下与标准纯银和纯金铸造的雕饰结合。这极为复杂的专门知识和工序成了我们的独门专长,很多人尝试效仿但捉不到窍门,最终失败。”她在申请保护知产的过程中,也学会在合同里设下法律保护网,确保员工与合作者不会泄漏机密资讯。

叶致健说,业主和设计师将有可能被侵权的缝隙弥补后,应在坚固的堡垒上再接再厉,再攀高峰:“业主保护好自己的知产之后,接下来就得着手三件事:第一,在设计上精益求精,为品牌增值;第二,不要只关注设计,而是把设计融入整个品牌经营和发展策略;第三,用科技满足和结合用户的需求,放胆创新设计。”

2018新加坡文创大赛得奖作品在新加坡书展之后,将移到新加坡知识产权局(51 Bras Basah Road)展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