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蔡城吗?

谢谢阿城,在我们青涩少年时,给过我们欢乐,给过我们情趣,给过我们友爱的温暖。

虽然蔡城只是个业余歌手,活跃于上世纪中叶,但此时此刻还是有人记得他。网上有篇《蔡城——〈重溫我的愛〉》的博文,说:“蔡城是1960年代新加坡著名歌手,有‘学生王子’的称号……抗癌四年,不幸于2008年6月5日病逝,享年60岁……”附上他的留影、歌声。

今天一回首,蔡城离开我们,是整整十年了。

2013年:感受蔡城的存在

笔者上回“寻找蔡城”,是2013年——公教中学1963年中四毕业校友,欢庆50周年大团圆的那一年。我准备写一篇怀念他的文章,刊于周年纪念册中。从中一到高二的六年里,他是我时常碰见、有说有笑的同学。他的原名是蔡铁城,拍肩膀的友圈,都用闽南语叫他Ah Seng(阿城)。

17-05-18-now_6_Medium.jpg
蔡城约于1967年开始出唱片。(苏章恺提供)

不过当时也颇尴尬:我们是蔡城的同学,不是他的歌迷。他到底出了多少唱片,灌录了多少歌曲?有多出名?我们是从不关心的。相隔50年,这些问题的答案显然更加模糊不清。

从2013年头起,东寻西访,碰上热衷文史的得奖华文教师苏章恺。听说公教校友要出50周年特刊,他表示“很荣幸能为那么有意义的事尽其绵力”。通过电邮,他把蔡城唱片的封套影像分批传送过来,总共22张。

上世纪60年代的流行曲多以45转黑胶唱片发行,两面可唱,每张唱片收四首歌。22张唱片,总共收录歌曲88首。

苏章恺说,蔡城的唱片并未悉数收藏,估计他唱过的歌曲超过百首。这些歌曲蔡城大都不是原唱者,但是从唱片的销路看来,他的歌声是受听众欢迎的,当时赢得“学生王子”的雅号。

到2013年中,50周年大团圆筹委之一林渝飞同学,终于联系上蔡城太太池秀瑗。7月初,本人以纪念刊主编身份,与林渝飞约她到加东中华游泳会见面妨谈。当时蔡太太已预订一个旅游行程,未能参加7月20日举行的大团圆晚宴,不过很乐意和校友们分享对阿城的回忆。

池秀瑗说,蔡城灌录的歌曲大概有整百首,没正式统计。但家中已把蔡城之歌全部数码化存档起来。她回忆,蔡城唱片大约是1967年开始面世的,那时她和阿城同在新加坡大学理学院念书,她念数学,阿城念化学。

“阿城的声音有没有把你迷倒?”我们问。

“才不呢,那时我对流行歌曲根本不感兴趣!”池秀瑗笑说。这位南中校友也透露,当时念新大,在阿城之前她已认识好多名公教校友。说来,她与阿城,真是“缘分”。

婚后,阿城夫妇育有二女一子,目前儿女都各有自己的发展,旅居中国和英国。

蔡城之歌在本土生根

蔡城之歌都以华语唱出,包括不少改编自欧美流行榜的原英文歌曲,像具有美国西部牛仔风味的《流浪之歌》,源自Sealed With a Kiss的《重温我的爱》等等,形成他自己的特色。蔡城的风格,也许同公教时代的中西文化熏陶有关。

除了西曲中唱,蔡城也唱了不少中国民歌小调,如《康定情歌》等。《姑娘羞答答》一曲,“椰子树的树干长,椰子树下有池塘……”是纯朴南洋风味的歌曲。其实在蔡城那个时代,新马歌手从未幻想到神州大地电视台选秀,进军港台也是困难的。但那时本地还有华文教育,有个说华语的市场,华语歌曲便细雨和风地孕育苗圃青葱、百花绽放的一片自耕田园。

目前仔细浏览各个七彩唱片封套,越来越觉得它们就是1960年代本土珍贵文物。阿城的“学生王子”形象,是靠灰素色调的便装,手挑衣物披肩,款款深情的眼神所打造。有时候,照片背景还留住令人熟悉的海滩,植物园中静谧的荷池。

蔡城之歌看来是当年的本土现象。池秀瑗说,有一回女儿向一名大叔介绍自己姓蔡,大叔竟然问他,是不是“蔡城”的“蔡”?

给毕业刊写小说

蔡城土生土长,典型的新加坡仔。他进公教,从小学一年级念到高中毕业,对学校很有归属感。舅舅张维明是华语广播、演艺界的翘楚人物,在舅舅影响下他喜欢唱歌、演戏,爱好写作。

约中一中二,阿城是平头小子。有一天课间休息,他眉飞色舞地汇报前不久参加舞台剧演出的乐事。他的台词就这么一句:“新娘子,长得乖,胸前挂对大奶奶!”

原来他曾参加本地艺术剧场演出曹禺名剧《家》。巴金原著小说《家》中,高家大少爷觉新娶的新娘子瑞珏,后因家族长老的迷信与固执,难产而死。曹禺编剧的《家》,为了戏剧效果,在觉新和瑞珏新婚之夜加插一段亲友闹房,突然从新房床下钻出高家一个顽皮的孩子。闹房情节和这句台词,在小说里是没有的,是曹禺先生的原创。

到中四,我们人人都准备应付会考大关的时候,不想蔡铁城同学给毕业刊写了一篇约3000字的小说《孽根》:上一代的溺爱无知,种下孽根,植出恶果,足以戕害下一代子孙。写得老气横秋。

毕业后多年,校友星散。据闻蔡城曾到香港从事船务,还到过南美洲做生意。直到2002年,李育生同学发起聚合1963年毕业校友的运动,联系上阿城,回新时他欣然参与校友的茶叙。

2013年,7月20日的夜晚,公教中学1963年中四毕业校友,在丹戎巴葛安国酒店举行金禧团聚晚宴。蔡城没来,我们安排他温情的歌声悠悠地弥漫着会场:

自从和你说再见,是在夏天

爱人我在等待,春去春又来,

几时你再回来,重温我的爱……

谢谢你,阿城。在我们青涩少年时,谢谢你给过我们的欢乐,给过我们的情趣,给过我们友爱的温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蔡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