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向来如此

父亲落座时把菜单塞给我。每次都是我点菜,向来如此。我细细打量着菜单,看着上面花花绿绿的照片和虫子般的文字,一时拿不定主意。我抬头问父亲想吃些什么。“你就点你想吃的。我都行。”

多么温暖的一句话啊!但他这语气可冷得要命。

我垂眸看向菜单:父亲脚上有伤,不能吃辣。妈妈刚刚说不想吃肉,多点蔬菜。但父亲喝酒,蔬菜又不好下酒,怕是不合他口味。菜单上的虫子一条接一条的排列成“叉”,否决了我心中一切想法。我抬眸望向父亲,眼里写着同样的问题。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