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第一把交椅

瑞士家具品牌Vitra掌舵人告诉早报记者,仿冒品猖狂反而让顾客更加关注设计与品牌,买正版家具成了身份、品味的象征。“Vitra Project”世界巡回展正在本地举行,喜欢设计的公众不要错过鉴赏设计名家真品的难得机会。

瑞士设计师家具名牌Vitra去年在德国总部,扎哈哈迪德设计的Vitra消防站举办“Vitra Project”展览后展开世界巡回,新加坡是全球第一站。展览正在国家设计中心举行。

Vitra与全球顶尖的设计师合作超过60载,其家具目录宛如当代设计大家的点将录。这是本地观众能一次过,近距离欣赏Vitra许多经典家具,还有一系列从未对外展示的实验性家具,机会千载难逢。

Vitra女总裁Nora Fehlbaum是这瑞士家族企业的第三代传人。(互联网)
Vitra女总裁Nora Fehlbaum是这瑞士家族企业的第三代传人。(互联网)

Vitra由瑞士夫妇Willi与Erika Fehlbaum在1950年创办,近年这家族企业的棒子交到第三代传人,他们30岁出头的孙女诺拉费尔鲍姆(Nora Fehlbaum)手上,出任总裁。诺拉上个月亲自来新为展览主持开幕,并亲自导览,深入浅出地带领媒体游了Vitra 60年的辉煌。

拥有美国传奇家具设计师 作品的生产权

诺拉说,Vitra刚开始只是个店面装修商,但1957年,她祖父母远渡美国拜见美国传奇的家具设计夫妇Charles和Ray Eames,并成功与Herman Miller签约,争取到为他们生产家具的合同之后,才真正晋升设计王国。诺拉笑言:“当时我的祖父母英语不好,靠我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叔叔翻译,Eames夫妇当时已是设计界的明星,是酷炫的象征,我的祖父母当时被他们的明星光环电到。后来Eames夫妇成为我们家族的好友,也深深地影响了我的祖父母,以及Vitra的发展。”

美国设计师夫妇Charles与Ray Eames对Vitra影响深远。
美国设计师夫妇Charles与Ray Eames对Vitra影响深远。
这La Chaise躺椅全球代理权由Vitra掌握。
这La Chaise躺椅全球代理权由Vitra掌握。

Eames家具的亚洲生产权虽在Herman Miller手上,不过Vitra至今仍拥有Eames欧美与中东的生产权,其中数款家具如La Chaise躺椅、Organic椅子和Eames小木象的全球代理权仍掌握在Vitra手上。

Vitra之后还跟一些传奇的美国设计师合作,包括美国日裔雕塑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和Herman Miller设计总监George Nelson等,也带出一个有趣的风水轮流转的现象:现在欧洲被公认为顶尖家具设计的领军者,但当年欧洲却得到美国取经好设计。

美国设计师Alexander Girard 1953年为自己住家设计的木娃娃,现由Vitra生产推出。(林方伟摄)
美国设计师Alexander Girard 1953年为自己住家设计的木娃娃,现由Vitra生产推出。(林方伟摄)

8年研创Panton椅

另一和Vitra合作密切的大师是丹麦家具设计师Verner Panton,他在1967年与Vitra联合研创出,由一整片塑料铸造出的Panton椅是他最出名,也是当今最常被山寨的椅子。这张椅子对Vitra很重要,是他们独立与设计师研创出的首张经典椅。

Panton椅是Vitra与丹麦大师Verner Panton共同研创出的椅子;他的锥形椅和心形椅也由Vitra生产。
Panton椅是Vitra与丹麦大师Verner Panton共同研创出的椅子;他的锥形椅和心形椅也由Vitra生产。

诺拉说:“Panton和我们家族耗费8年才研制出这款椅,过程中往来和沟通十分频密,他厌倦来来回回,最后干脆搬来我们的总部住下。”Vitra现在也为Panton生产他在五六十年代设计的锥形椅和心形椅等经典家具。

Vitra与Panton的合作也奠下他们日后与世界名家长久合作的设计模式。除了不定期的合作者之外,诺拉透露现在共有9位大师组成的设计团,包括为Vitra设计经典的软木凳和旋转塔式餐盘等的英国大师Jasper Morrison、意大利的Antonio Citterio和法国的Bouroullec兄弟定期和Vitra合作。

她说:“我们称他们为Vitra忠实的作者。因为Vitra的产品绝不马虎,都要经过至少四到六年的研发才能上市,所以他们几乎每个月都会来Vitra总部一天跟我们合作。我们跟Antonio已合作长达35年;今年和Jasper的合作也进入第30个年头。Jasper的Supernormal极简设计理念对Vitra今日的影响很深远。”

建筑大师为Vitra总部操刀

Vitra的设计触角也延伸到小件的家具设计以外,许多真正能被称为“坐稳第一把交椅”的建筑大师也都把他们的“第一次”献给了Vitra。这些平地一声雷的建筑经典还真的因一道雷才建成的。

1981年,Vitra位于德国南部小镇莱茵河畔魏尔(Weil am Rhein,距离瑞士巴塞尔市更近一些)的设计园区被雷击,区内的建筑毁于熊熊大火中,给了Vitra从零开始的契机。

品牌找来不少设计大师打造建筑,安藤忠雄和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当时为Vitra献出他们在海外的首个建筑项目,前者建了Vitra会议中心,后者建了东歪西倒的Vitra设计博物馆。已故的扎哈哈迪德的Vitra消防站也是她首个落实的建筑,打破她作为“纸上建筑师”的魔咒。园内有24个由大师级建筑和装置艺术组成的景点,被誉为“建筑迷的天堂”。

已故的扎哈哈迪德把她生平的第一座建筑“Vitra消防站”献给了Vitra设计园区。
已故的扎哈哈迪德把她生平的第一座建筑“Vitra消防站”献给了Vitra设计园区。

作为Vitra第三代传人,诺拉的职务任重道远,除了继续和当下最顶尖的设计师合作推出新产品外,她说:“我还必须推广Vitra的名声,让更多不懂得我们家品牌的人认识我们。这次的Project Vitra便是其中的一个策略。”

她也透露:“Vitra设计博物馆已独立经营,不只是推广Vitra的设计历史,也由专人策展,推广对设计文化的认识。这是我们这一代所秉持的文化使命。”

美国建筑大师Frank Gehry为Vitra设计园区设计的设计博物馆。
美国建筑大师Frank Gehry为Vitra设计园区设计的设计博物馆。

Vitra有不少经典设计被“山寨”,我问诺拉怎么看这个问题。她给了我一个有趣的观察:“我来新加坡前到了中国一趟。在那里,我发现有一批坚持买到正版的顾客群正在崛起,因此我们把产品卖给他们时都必须提供详尽的证明书,以验明正身。”也即是说:这些国家猖狂的仿冒工业反而顺水推舟地把真正关注设计与品牌的顾客推到他们面前。随着亚洲买家鉴赏设计的水准日益成熟和提高,买正版家具成了身份、品味的象征。

Vitra也跟不少设计师探索实验性,不被商业考量操控的家具,如深泽直人的方块木椅(上图)和Ron Arad的铁片椅(下图)。(林方伟摄)
Vitra也跟不少设计师探索实验性,不被商业考量操控的家具,如深泽直人的方块木椅(左图)和Ron Arad的铁片椅(右图)。(林方伟摄)

Project Vitra在国家设计中心(111 Middle Road)1楼展出至7月13日(每日早上9点至晚上9点),入场免费。

Project Vitra去年在Vitra设计园区举办,新加坡是世界巡回展出的首站。(林方伟摄)
Project Vitra去年在Vitra设计园区举办,新加坡是世界巡回展出的首站。(林方伟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家具设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