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欣:毕业季之翻译系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毕业
是粉色的拍立得
是光草上抛起的学士帽
是论文一改再改的盲审格式
 
即将离开
再望一眼国年路上新修好的五教
回想起当年的焦躁
曾撅着嘴嘟囔为什么要背单词
曾抱怨为什么翻译系的早八永远上不完
作业多得让人烦
 
走着走着
却忽然慌张
还有好多没看的书
没说的故事
没练完的磁带小时
在教学楼前驻足停留
莫名地留恋
当时那所剩无几的倒计课时
还有那来不及给我们盖好的语音教室
 
也许,过了多年以后
就像老师说的
我会忘了
什么是语义结构分析
忘了
“仁”是译成humane还是benevolent
也会忘了
您曾给了我一个让我愤愤不平的B
 
但我却不会忘了
同学大冬天早上起来背单词的奋力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意义
更不会忘记
那些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熬过的夜
约定搭档练习视译、交传和shadow的清晨
说好拼了命都要咳出一口老血的pre
直至最后,清空寝室才发现
四年时间
也早已化为
一叠又一叠厚重的笔记
那些淡淡的字迹
 
我又怎会忘了
在讲解论语、分享独到见地时,双眼炯炯有神的您
坚持思辨,以此培养翻译六步骤、树立端正翻译观的您
润物细无声、用心点评每周作业,提醒我们语言要推敲完美的您
强调对知识自发的curiosity, 学会 connect the dots, 拥有霸气女王风范的您
将口译比作天鹅,就算水面之下拼命划水,水面之上也要保持优雅沉着的您
以理论知识结合实战技巧,用人生智慧和丰富阅历启发我们,展示翻译之美的您
 
您说过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在新的人生篇章里
我们难免不安
却也满怀希望
在另一十字路口前
我们将再次扬帆起航
只是从此
有什么
也早已悄然地发生了变化
 
就如
我们可能会在一次偶然的对话中
不自觉地给大家科普Translation 与 Interpreting 的差异
会忍不住,看一眼路标和博物馆的大小翻译
会从此深知翻译绝非脱离语境的文字搬运
而是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文化里
切换自如、游刃有余
也从此不由地
对知识渴望
对世界好奇
对未来,放飞想象
 
毕业
是离别思愁的怪圈
是闷热的六月夏天
却也是
大大的拥抱
满满的祝福
合照一张又一张
让这个季节显得不再那么惆怅
 
而这次
真的要说再见了
但是
我们会再遇见的

(作者为复旦大学翻译本科应届毕业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