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长跑健将苏睿勇 感激父母一路陪跑

2015年东运会,苏睿勇(右)主场夺金,父亲高兴得眼泛泪光。(苏睿勇提供)

字体大小:

我的父亲母亲

我国金牌长跑健将苏睿勇经常上报,除了因为他的杰出表现,还有某些具争议性的言行。

我国金牌长跑健将苏睿勇,因杰出表现时常上报,他也因争议性言论与举动引起关注。这次,我们从他父母口中来了解他的坦率直言,以及他漂亮的运动成绩单上父母的身影。
我国金牌长跑健将苏睿勇,因杰出表现时常上报,他也因争议性言论与举动引起关注。这次,我们从他父母口中来了解他的坦率直言,以及他漂亮的运动成绩单上父母的身影。

这次把焦点放在他和父母身上,从父母口中了解这个常被误解的男生,了解他的直来直往,更体会到父母亲在他的运动生涯中扮演的关键角色。

苏睿勇简介

苏睿勇(27岁),2014年首次参加马拉松比赛(美国加州国际马拉松)就创下2小时26分01秒佳绩,这是我国历史第二好成绩。

2015年,他代表我国拿下东运会男子马拉松金牌,2017年成功卫冕,是我国首个蝉联东运马拉松冠军的男运动员。

目前为我国四项全国纪录保持者,其中包括1万米、15公里、20公里及马拉松赛跑。

他创下的另一个全国第一是:有10场半程马拉松比赛以少于69分钟完成;其中最佳成绩是2015年,以67分21秒完成的圣荷西(San Jose)半程马拉松,他也凭这个成绩打破我国全国纪录。

苏睿勇是我国四项全国纪录保持者,其中包括1万米、15公里、20公里以及马拉松赛跑。(苏睿勇Instagram)
苏睿勇是我国四项全国纪录保持者,其中包括1万米、15公里、20公里以及马拉松赛跑。(苏睿勇Instagram)

话题事件:

2017年8月:剪破运动衣

苏睿勇参加东运马拉松比赛时,为了让赞助商2XU提供的背心更透风,而效仿奥运选手的做法,在背心上剪了数个洞,结果在比赛开始前被田总官员责骂。

此举据说引起赞助商不满,2XU在去年12月提早结束了田总的赞助协议。

2017年8月:赞助商宣传风波

苏睿勇在面簿上发文,指新加坡全国奥理会禁止运动员提及非奥理会的赞助商品牌:“我了解奥理会有自己的赞助商,但我们要找到愿意赞助运动员的商家已经很困难,若还禁止我们提及非奥理会的赞助商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原本希望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为资助他的赞助商表达感激。帖文引起广泛关注,奥理会同他联系解释后,苏睿勇在面簿上发文道歉。

2017年10月:公开批评田总

东运后,苏睿勇质疑运动员须捐赠20%奖金给所属总会这个规定,遭体坛前辈反驳。

苏睿勇认为田总不仅没有给予运动员足够的支持,反因内部斗争和行政疏漏阻碍运动员。他表示虽对规定持保留态度,但会依规捐赠。

他当时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我只是表达我的看法,本地有做得很好的总会,比如游泳、保龄球、英式女篮等,但田径总会却不是。在现有规定下,泳总和田总都分20%的奖金,我觉得这对那些做得好的总会是不公平的。”

上个月联络我国金牌长跑健将苏睿勇,希望他和父母受访,他二话不说马上答应,理由简单:希望父母的苦心和付出得到认可。

但对于受访见报,苏爸爸和苏妈妈并不积极。正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参加半程马拉松的苏睿勇设立了WhatsApp群组讨论访问日期,苏爸爸没有发言,苏妈妈则坚持:访问儿子就够了。

最后多得苏睿勇私下劝说,他的父母:在航空业任职的苏少峰(56岁)和兼职教师郑秀丽(56岁)才答应见面。这是他们三人首次一起受访。

苏睿勇以“谦卑、低调的背后支持者”形容父母,他说:“他们不认为有必要在我夺得最大胜利的时候跳出来站在镁光灯下,但我一直都感觉到,也知道,他们为了我而感到自豪。”

一家都是跑步健将

去年东运会,苏睿勇的父母和妹妹到场为他打气。(苏睿勇提供)
去年东运会,苏睿勇的父母和妹妹到场为他打气。(苏睿勇提供)

在媒体面前,苏睿勇的家人——父母和小他三岁的妹妹甚少亮相;其实,擅长跑步的不只是苏睿勇,他们一家四口都是跑步健将。

苏爸爸和苏妈妈都是莱佛士初院毕业生,爸爸是篮球队队长兼足球队前锋,因擅长短跑,甚至跑得比田径队队员快,所以常被“借去”代表学校参加校际接力赛;母亲则是越野赛跑队队长。

出乎意料的是,苏睿勇小时候不喜欢跑步,足球才是他的最爱,法国传奇中场齐达内(Zidane)是他的童年英雄。但母亲看出他有跑步天分,也认为这项运动对孩子有益,因此鼓励他参加学校练习。

苏睿勇在Second Wind Nation网站专栏中引述妈妈当时的话:“跑步不用靠教练遴选,也不必依赖队员表现。你自己努力,自己赛跑,成功失败都是自己负责。”

苏睿勇(中)和他的父母苏少峰与郑秀丽都是跑步健将。
苏睿勇(中)和他的父母苏少峰与郑秀丽都是跑步健将。

课业跑步并重

小学毕业后,苏睿勇升上华侨中学,开始一周七天练跑,每周练跑总计160公里。练跑太频繁,疲于奔命,苏妈妈发现儿子成绩开始退步,因此安排他转校——报读每周练跑四天的莱佛士书院,并亲自督促他做功课,特别是学校教师发出去但没有批改的作业,她都用心和他一一改正。

郑秀丽回忆道:“六月学校假期,我们每天上午9时开始,一直复习到下午二时,终于完成过去半年的所有改正。”

努力没有白费,之后的学期测验,苏睿勇的成绩好到得以免除年终考试,但对儿子有一定要求的苏妈妈却宁愿他应考。

会不会太严格了?

她马上回答:“那个年龄的孩子,如果放任不管,他怎么会想自己读书呢?”

让她身边朋友惊讶的是:苏睿勇处于叛逆年龄,却愿意听母亲的话转校。对此,苏爸爸解释:“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或许是有点叛逆,但他其实会聆听也会思考你说的话,只要讲道理,就能说服他。”

苏睿勇坦言:父母亲认为他可以考取好成绩,因此学业表现欠佳时,他们对他特别严格。他说:“小学和中学时当然辛苦,但好处是我学习把自律和努力注入日常生活,随着我越来越独立,他们就放手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

马拉松:坚持比才华重要

众多体育项目之中,马拉松或许是最考耐力的一个;特别是要在自己未必熟悉的环境跑完42.195公里,过程有n个变数,选手少点韧性、毅力都不可能成功。

苏睿勇说:“马拉松这项运动,长期来说一般都是‘重拳手’(sluggers)会战胜最有钱或最有才华的选手。我的竞争对手或许比我有才华,或许经济资源比我丰富,但他们的杀伤力却不及我。”

字面上看,会不会觉得这个男生太自大?但只要看过他比赛,熟悉他的作风,就明白这是自信,不是炫耀。

苏睿勇认为:自己的想法和父母,以及成长背景息息相关。父母出身贫困,但最后成功考取大学文凭,找到好工作,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榜样。

他说:“你未必是最有才华或背景最强的人,或许你认为自己已经输在起跑线。但只要继续努力,继续相信,将来一定会成功。”

父母美国搭地铁沿途打气

求学至今,苏睿勇参与的大小跑步比赛不下百场。从小学到念大学前的每一场赛事,苏爸爸苏妈妈都到场支持,他们也因此重拾跑步的嗜好。苏妈妈甚至捧着录像机录下每一场赛事,让儿子可以反复观赛并从中学习。

苏妈妈说:“我会找最适宜的位置拍下整个比赛,体育场的比赛比较容易搞定,但有些比赛在旧马场举行,部分赛程在马场后的树林,我必须盯得够紧,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树林里跑出来,也才能对准镜头拍下他。”

自从苏睿勇开始参加国外比赛,苏爸爸和苏妈妈不可能次次到场支持。但只要能够请假,或情况允许,他们尽量出国给他打气。

苏睿勇在Instagram帖文感激母亲的栽培。(苏睿勇Instagram)
Caption

谈到这里,访问中不及苏妈妈健谈的苏爸爸似乎有感而发,开始滔滔不绝。他说:“比较有趣的一场比赛是2016年的芝加哥马拉松。我们乘坐地铁,根据马拉松路线及他的速度选择适合下车的站点,给他加油和拍照,接着又乘坐地铁,往下一个适合的地铁站出发。”

就算找到了他,要拍到照片亦非易事。苏妈妈说:“我们其中一人喊他的名字,他一转头,另一人就迅速拍下照片。他回头的时间就那么一瞬,接着就是转身继续比赛。”

苏爸爸和苏妈妈就这样上车下车,下了车又再上车,考体力、耐力,也考准备功夫,少点筹备就不可能成功。更难以置信的是,苏爸爸和苏妈妈是在比赛当天凌晨1时抵达芝加哥,然后睡了仅仅两个小时就出发拍摄。

2016年芝加哥马拉松。苏爸爸和苏妈妈乘坐地铁一路追赶,为苏睿勇留影,这是其中一张他们拍下的照片。(苏睿勇Instagram)
2016年芝加哥马拉松。苏爸爸和苏妈妈乘坐地铁一路追赶,为苏睿勇留影,这是其中一张他们拍下的照片。(苏睿勇Instagram)

这么辛苦,值得吗?

讲话速度和反应一样快的苏妈妈说:“你必须让它值得。(You have to make it worth it.)”

难忘父亲眼泛泪光

父母的付出,苏睿勇心里有数,绝不视为理所当然。

苏睿勇说:“为了到比赛现场支持我,他们牺牲了睡眠、私人时间,还有生命中好多好多,就为了站在那里给我打气。马拉松是最困难的耐力赛,能够看到爸爸妈妈给你打气,那是全世界最棒的感觉。”

父母随他一路走来,许多回忆尽在不言中,其中让他最难忘的,包括2015年东运马拉松他主场夺金,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眼泛泪光。那一场比赛,苏睿勇在最后400米展开激烈争夺,在最后200米发力超越对手,最先抵达终点。他的父母骑着脚踏车在雨中前行,只为了在某些路段给儿子打气,最后还差一点赶不及看到儿子冲过终点线。

苏爸爸在新加坡空军工作近20年,儿子眼中的他是个“军队硬汉”。他说:“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眼眶含泪,那绝对是无价的。”

直肠直肚 父母担心

听苏睿勇诉说他对父母的感恩,或许难以联想到他去年因为“敢敢说,敢敢做”而数次成为新闻人物。

或许有些人认为,苏睿勇在背心剪洞,以及公开批评田总是不按规矩办事,或许有人给他贴上叛逆、忘恩负义等标签。但只要清楚他的为人,知道他如何重视帮过自己的人,以及其他同样为了梦想奋斗的运动员,就知道他懂得饮水思源。

面对外界的批评及负面新闻,苏爸爸和苏妈妈自然担心。但他们了解儿子个性,明白清者自清,所以从不要求他三缄其口。

苏妈妈说:“他从小就这样,不会隐瞒什么,他就是这么直接,又或许是太直接……因为在职场上,大部分人都不会这么‘直’。”

直肠直肚不是坏事,只是比较容易吃亏。但像苏睿勇这么率直的人,绝不会说一套做另一套。正如苏妈妈所说:“他肯定不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每次听闻朋友转述媒体报道,苏爸爸苏妈妈都会问儿子为什么说那样的话。他的回应是:“妈妈,我说的是事实。”

苏妈妈说:“就是需要像他这样的人,事实才能水落石出。”

父母的担忧,苏睿勇并非无知无觉。他也知道毫无保留地发表意见,在本地实属罕见。但对他来说,“这就是许多问题被忽视的原因——当权者躲起来视而不见,装作一切没事,而不是直接面对并处理问题。”

受西方教育影响

苏睿勇快人快语,感觉比较像爽朗的苏妈妈,苏爸爸则予人温文尔雅之感。苏睿勇则认为:自己像爸爸,也像妈妈。

他半打趣说:“我和妈妈一样笨手笨脚,也和她一样合群,但必要的时候,我也能像爸爸一样严肃认真,强硬及好胜。我们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例如爸爸非常细心整洁,妈妈也比较会担心,和我不同。”

苏妈妈没有反对儿子的说法,但她说:“我们都不及他敢于发表意见。”

苏妈妈认为,儿子如此坦率,不纯粹是受家人影响,而是大环境所致。

因为父亲工作关系,苏睿勇一岁半时随家人搬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几年后回到我国读幼稚园,小一至小四再次移居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时期,他选择田径文化浓厚的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再次回到美国。

因父亲工作关系,苏睿勇一岁半就移居美国,图为两岁的苏睿勇与父母在圣地牙哥合照。(苏睿勇提供)
因父亲工作关系,苏睿勇一岁半就移居美国,图为两岁的苏睿勇与父母在圣地牙哥合照。(苏睿勇提供)

苏妈妈说:“他的基础阶段都在美国度过,西方教育对他有一定影响。在美国,大家会鼓励你勇敢发言,他如果身在美国,其实就和其他人大同小异,也不会吸引异样目光。”

苏爸爸点出问题症结:“在本地,大家会说我们必须勇敢发言……只是希望你说的是大家想听的话,而不是真的想听真心话。”

苦口良药,越真实的话或许越难消化。但如果没有真心话,许多事情或许永远不见天日,很多不公平也只有当事人知道。

说出来,至少可以期待改变。不说,或许就一成不变。

苏妈妈说:“说真话无可厚非,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害人,也不会做非法的事。”

苏睿勇和数名朋友成立“煮炒队鞋子基金”,从去年三月开始给学生运动员赠送运动鞋。(苏睿勇Instagram)
苏睿勇和数名朋友成立“煮炒队鞋子基金”,从去年三月开始给学生运动员赠送运动鞋。(苏睿勇Instagram)

在父母眼中,苏睿勇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他不少善心举动都让他们欣慰。例如他和数名朋友成立了“煮炒队鞋子基金”(Team Tze Char Shoe Foundation),从去年三月开始送运动鞋给家境较不富裕的学生运动员,每月至少帮助一名学生。

此外,去年的渣打银行新加坡马拉松赛,拿下本地男子组冠军的苏睿勇,主动从1万元奖金中拨出500元,送给陪他跑了18公里的肯尼亚选手。他看到该选手落后于其他肯尼亚代表,于是问他可否一起配速,对方虽然在31公里处因医疗状况退赛,但苏睿勇赛后主动给了他500元以表谢意,也当成他日后参赛部分经费。

苏爸爸说:“我们为他而感到自豪。He's a good man.(他是个好人。)”

聚少离多 感情不变

目前在新加坡体育理事会任职的苏睿勇和父母及妹妹同住,但因为经常出国比赛和受训,所以聚少离多,苏妈妈说他们“比起面对面交谈,更常用WhatsApp沟通”。

各忙各的,但感情依旧深厚。苏睿勇说:“我们的感情非常好——我们不用天天聊天,我出国受训时甚至可能很多天完全没有沟通,但只要聚在一起,就仿佛我从没离开过。”

苏睿勇经常出国练跑,采访当天难得和父母一起来到东海岸公园。(陈映蓁摄)
苏睿勇经常出国练跑,采访当天难得和父母一起来到东海岸公园。(陈映蓁摄)
访问时话不多的苏爸爸(左),跟儿子在一起时有说有笑。(陈映蓁摄)
访问时话不多的苏爸爸(左),跟儿子在一起时有说有笑。(陈映蓁摄)

真正深厚的感情,必然经得起时间和距离考验。采访当天约在东海岸公园,苏睿勇早上7时就先到那里练跑,苏爸爸和苏妈妈8时半抵达,但他父母10时之前就得前往麦里芝蓄水池跑步。访问和摄影匆匆进行,若非三人默契和高度配合,应该不可能顺利完成。

最后请苏爸爸苏妈妈分享他们对儿子的期望。早前苏睿勇表示希望参加2020东京奥运,带父母到东京去;心想这或许也是他父母的最大愿望。

没想到苏妈妈说:“希望他快点成立自己的家庭生小孩。”

苏爸爸想了想,露出慈祥的笑容,重复了刚才说的:“Be a good man.(做个好人。)”

怎么样才算是好人?苏爸爸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微笑。但从苏爸爸和苏妈妈的眼神似乎看出,他们眼中的苏睿勇,已经是个好人。

2011年,苏睿勇和家人一起到尼泊尔登山。(苏睿勇提供)
2011年,苏睿勇和家人一起到尼泊尔登山。(苏睿勇提供)

他的基础阶段都在美国度过,西方教育对他有一定影响。在美国,大家会鼓励你勇敢发言,他如果身在美国,其实就和其他人大同小异,也不会吸引异样目光。——苏妈妈

在本地,大家会说我们必须勇敢发言……只是希望你说的是大家想听的话,而不是真的想听真心话。——苏爸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