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多面手林承孜 梦想上线与时代竞技

大学毕业后,林承孜决定全心全意投入电竞事业。

四年后的今天,26岁的她已是电竞多面手,她是玩家、解说员、战队经理、产品宣传大使,也到中国参加过电竞真人秀节目。

这些年来她和团队在各地电竞赛所获得的荣耀,都经过一番挣扎。她甚至经历被“弃养”的沮丧,至今仍面对被“歧视”、被否认的现实,但她对电竞业充满信心,坚信——梦想就在线上!

2014年7月,年逾50的罗春花接到电话,得知自己22岁的女儿正在前往美国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参加一场声势浩大的电子竞技比赛:DOTA 2国际邀请赛(简称“TI”)。她在电脑荧幕前打上“DOTA”这串字母,看到的一切都是她所不熟悉的。她不知道全世界有2000万观众在线上观看这场比赛,她不知道获得邀请的19支世界顶级战队里有两支来自东南亚,但她知道比赛总奖金高达1000万美元。对她而言,这是另一个世界,这是她女儿林承孜的世界。

26岁的林承孜早在大学时期就决定投身电子竞技。(受访者提供)
26岁的林承孜早在大学时期就决定投身电子竞技。(受访者提供)

出生于马来西亚的林承孜,小学毕业后来到新加坡求学。但她无论如何没有想过,十多年后她的另一个名字“Babyoling”会成为网络热搜,并在面簿上收获五万多名的粉丝。之后的2013年、2016年、2017年在新加坡举办的东南亚女子DOTA联赛(Female SEA League,简称“FSL”)中,她也分别获得冠军、季军的优异成绩。2014年的那场TI,由她担任团队经理的Titan战队则取得了第九名的佳绩,获得近五万美元奖金。

林承孜在2013年、2016年、2017年在新加坡举办的东南亚女子DOTA联赛(Female SEA League,简称“FSL”)中,她也分别获得冠军、季军的优异成绩。(路透社)
林承孜在2013年、2016年、2017年在新加坡举办的东南亚女子DOTA联赛(Female SEA League,简称“FSL”)中,她也分别获得冠军、季军的优异成绩。(路透社)

正如任何一场竞技比赛,一张光辉荣耀的“获奖券”,需要勤勤恳恳的磨练与坚持来兑换。而在DOTA 2的电竞赛事上,一场五人对五人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MOBA)总是充满变数和挑战。平日里的五秒钟,你可以倒杯开水,伸个懒腰,发个呆。好了,时间与你擦肩而过。“但在一个多小时的比赛中,五秒钟,却可以翻盘,可以败北……代价是严重的,因为一场竞赛的失败可能意味着一支战队的解散。”

林承孜的亲身经历正是如此。她在战队中打五号位,扮演辅助的角色。正如一个足球队的中场一样,她需要灵活掌握比赛的节奏,协调不同位置的队友进行攻击或防守,“我的职责之一是在场上‘插眼’,监控地图上不同玩家的动向,这是十分关键的。一旦疏忽,哪怕是在一步或两步的距离内出错,都会导致我方处于被动。”

2013年的FSL总决赛上,林承孜本来并没有出赛机会,她说:“我其实是临时被找来的替补。之前没有打过正式比赛,我一出场就要打决赛,但我并不害怕,有种初生牛犊的感觉。”比赛当天,晚上7点30分,林承孜正式踏入电子竞技的世界。但这是一场线上比赛,没有热烈的观众,没有专业的赛场,也没有澎湃的解说,“赢了冠军,也只是送给我们一些电脑键盘、鼠标这些东西,奖金是不用想的。”

但是比赛还是让她燃起了组建一支女子战队的斗志。于是,五个分别来自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女生,素未谋面,却在网络上结成了一支战队:“Grills Gaming”。然而,就在战队终于获得FSL第四季的总决赛冠军时,战队内部却开始分崩离析。

获总冠军后团队分裂  

“我们以为拿到总冠军之后,战队总算可以找到赞助,但是没有……”战队成员黄瓜(昵称,22岁)回忆说,当时除了林承孜全心投入电竞以外,其他队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学业。没有赞助,就意味着战队根本无法职业化。“大吵了几次后,每个人都有点心灰意冷。战队里实力最强的是我们的队长,但她觉得我们没有花时间练习,只是利用她赢比赛、拉赞助,说出了这些话……之后我们在面簿上谈了一次,她和另一名队员就退出了。”

当时,黄瓜在马六甲大学读书,她每晚到附近的社区服务中心找网吧,从10点练习到12点,这对她来说其实并不安全。但她不能在家里练习,因为她的父母很反对她的电竞梦想。“大家都有付出,”她至今还是感到愤愤不平,“我记得林承孜甚至用自己经营的面簿专页免费替战队拉赞助,但最后团队还是走向分裂。我看得出来她很伤心,一切的努力和时间都浪费了。”

这是女子电竞所面临的现实困境。与一些外国媒体所报道的“职业电竞选手的炫丽生活”不同,千元美金的薪水,豪华的好莱坞住宅,私人的厨师,健身教练等等,那都是男子电竞选手的未来。

林承孜告诉记者,女子电竞选手所面对的境遇是许多人无法想象的,无薪水、无赞助、低奖金。这是一场从赛场内延伸至赛场外的竞技,而她不愿意就此认输。她明白,新加坡社会对于电子竞技并不重视,许多家长也分不清出“游戏”和“电竞”的区别,只是怀着严重的抵触情绪。“他们觉得打游戏就是没有前途……他们不知道电竞有不同的工作选择,游戏解说、团队经理、竞技选手、活动策划,以及电竞产业里的商业管理工作。”

林承孜(左二)在网络上成立全女子战队参加电竞比赛。(互联网)
林承孜(左二)在网络上成立全女子战队参加电竞比赛。(互联网)

林承孜看到的是契机,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她也不那么确定当初为什么那么毅然地决定进入电竞,但她的个性里有一种倔强,别人不敢去尝试的东西,她敢,而且要做就会做到最好。“我觉得像我这样去钻研游戏产业的知识,想认真做电竞,同时也是女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真的少之又少。所以我觉得我会有我自己的市场。”

毕业即投身电竞业  

2013年,正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读政治科学系三年级的林承孜,在尤索夫宿舍(Eusoff Hall)的寝室里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她决定提早毕业,转而走向职业电竞的道路。然而,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以她的成绩和专业大可以在本地的政府部门或基层组织里有所作为,相反,本地的电竞圈还在一个“襁褓”阶段,许多新加坡的电竞战队和选手都无法在本地训练、发展。原因很简单,本地没有长期稳定举办的联赛,而没有比赛,就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为此,林承孜经常会在周末到牛车水一带的网吧找机会,“我还记得在牛车水有一家名叫‘Alienware Arena’的网吧,每到周末都会有小型比赛,我的第一份电竞工作就是在那里当解说员。不过一分钱也没有,当时有能力给薪水的活动几乎不存在,真的只是领经验当薪水。”

林承孜并不是一个天真的女孩,面对新加坡的窘境,她选择到马来西亚找机会,并参加了当时刚成立的Titan战队,成为了战队经理。也正是这个决定让她和家人产生了极大的矛盾。她回忆说,她没敢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而是打电话给妈妈,“我告诉我妈,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在等着我,我不会让这个机会溜走。不管她说什么,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撂下这句话,她就搬去新山当起全职的战队经理,这份工作要求她每日每夜与战队一起生活。

林承孜(右一)以战队经理的身份带队参加电竞赛,这也是她对电竞业充满信心的地方,即使自己不参赛,也可参与其他方面的工作。(受访者提供)
林承孜(右一)以战队经理的身份带队参加电竞赛,这也是她对电竞业充满信心的地方,即使自己不参赛,也可参与其他方面的工作。(受访者提供)

违背父母的意愿

但这个决定对她的母亲罗春花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当她告诉我,她想去从事电子竞技的工作,那一刻我真的无法接受,那是一条我看不到前途的路,彻底偏离了我为她安排的轨道……”这是一位母亲的担忧,在她看来女儿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前途,“小学一年级,承孜就在550名学生当中考获全级第一。我知道她是有潜力的,可以栽培成才。所以我们才把她送去新加坡读书。后来她在大学读的专业是政治科学,我和她父亲都认为最好是在新加坡发展,可以在政府部门找份稳定的工作。”然而,罗春花明白这并不是女儿想要的生活,为了让孩子去闯一闯,她一直都为林承孜的电竞事业保守秘密,没有告诉她的父亲。“她父亲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在印度尼西亚办了一间燕屋,专门经营燕窝生意。不过那时候他的健康开始下滑,所以把产业卖给别人,我不想告诉他这件事,让他生气。”

志向不在赛场

在这期间,母女之间的关系很僵。罗春花承认,林承孜的倔强个性和她自己很像,“她小时候,我就想过要压抑她的倔脾气,可是她总有一套说辞,从来不会轻易妥协。”正因如此,当林承孜即将面临毕业考试,却又同时埋头于电竞工作的当儿,母亲感觉到了紧迫感。她发了多通短信追问女儿的备考情况,可是却杳无音讯,她马上驱车来到Titan战队的训练场。那是一栋半独立角头洋房,夜里没有路人,当她夺门而入,一场训练赛事正在进行……

母兴师问罪女崩溃

林承孜至今都记得,母亲是如何当着所有队友的面向她兴师问罪,她又如何在训练场外的街道大哭了一整晚。那个瞬间,林承孜觉得自己被弃养了,“她让我觉得,我好像背弃了我的家人,我是不是走得太远,太过头了。我可以理解她的感受,她可能是觉得害怕,害怕会失去她的女儿。”但其实,罗春花告诉记者,自从知道女儿的志愿后,她就开始上网搜集有关电竞的信息。有哪些国际比赛?谁是冠军选手?哪支战队最近被淘汰?她默默地搜索,只为了能够进入女儿的世界。

“2014年,她和Titan战队到美国参加国际邀请赛的时候,我终于把她父亲叫来,告诉他,女儿现在是战队经理,去美国参加比赛有1000万元的总奖金。”这个秘密到当天为止,已经隐瞒了一年左右,罗春花知道,女儿这次去美国就表明不会再走回头路。“她父亲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但我知道他心里是接受了。”

林承孜(左)的母亲和妹妹都支持她追逐电竞梦想。(受访者提供)
林承孜(左)的母亲和妹妹都支持她追逐电竞梦想。(受访者提供)

如今,林承孜在电竞产业的涉猎甚广。她不仅在第一线当过电竞玩家、解说员,也曾到菲律宾、印尼担当电子产品公司MSI的宣传大使,在吉隆坡的电子竞技场Battle Arena出任市场营销员,并且到中国参加过真人秀节目《加油,刀塔》。

林承孜(左三)参加中国真人秀《加油,刀塔》。(受访者提供)
林承孜(左三)参加中国真人秀《加油,刀塔》。(受访者提供)

然而,无论她走到哪里,始终都有人想给她贴上“花瓶”的标签。她告诉记者,一些很优秀的女子电竞选手在入行两三年后,往往会因为长得不上镜等外形因素被舆论压力逼走。“我不想被当作花瓶,这让我很不甘心,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想证明我的实力……因此我需要发声,一些‘不正确’的事情、现象,就需要有人说出来。”

今年5月在英国伯明翰举行的电竞大赛现场。(路透社)
今年5月在英国伯明翰举行的电竞大赛现场。(路透社)

冒风险揭发“假赛”

但林承孜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对女性竞技选手的歧视。她发现,尤其在电竞产业发展迅猛,却又缺乏管理机制的状态下,许多选手和幕后工作人员的利益未必受到保障,“为了说明这些情况,我也开始写一些电竞专栏,把我的观察和立场带给网民。”

2014年10月13日,一场“假赛”丑闻在Reddit网站上疯传,两支战队在“TI”国际邀请赛的东南亚预选赛中涉嫌打假赛,从而在电竞赌博中获利。这个事件的吹哨者正是林承孜。“他们都是有后台的人,我当时在电竞业才刚刚起步,但他们的确打假赛,我知道真相,若不去揭发他们,我心里过不去。”林承孜十分明白,如果处理不当,自己可能永远被电竞业封杀。但她还是做了。

消息曝光后,马上引起电竞圈哗然,整整一个月内“假赛丑闻”的讨论都没有平息。“他们一开始想贿赂我,说送车、送房子。”林承孜回忆说,但她并没有妥协,“后来,我受到人身威胁。我有几个月时间,从新山回到新加坡的宿舍躲风头,我的室友对这一切完全不知情。”

最敬佩的业界人物  

时至今日,涉嫌打假赛的队员已经全部退队,一些选手也被终生禁赛。对林承孜来说,这场胜利,早已超出了电竞选手的赛场,在电竞时代里打拼,她要与之抗衡的东西太多。但这条路,她已经越走越顺了,“我打算给自己一个期限,在35岁之前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一般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大概在30岁左右结束,但林承孜的志向并不在赛场。

在她眼里,雷蛇(Razer)创始人陈民亮和新加坡女子电竞选手Tammy Tang都是可敬的榜样,“我很欣赏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不屈于世俗的框框架架……人生太短了,我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我想尽最大努力去闯,去赢得别人对我的尊重。”

林承孜(左)采访外国选手撰写电竞专栏。(受访者提供)
林承孜(左)采访外国选手撰写电竞专栏。(受访者提供)

她并没有说35岁的目标是什么。她想卖个关子。

这就是她的个性,叛逆、冒险、自信。

真到了那个时候,她说,自然见分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