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天:龙窑梦远

夜深人静,咏月伏案书写,维持了很久的坐姿一直没变。屋内只听得见笔在纸上刷刷地响,停停顿顿。突然,她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站了起来,搁下手中的笔,神情有点慌:“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只见一个满头雪白的老人出现在门边。昏黄灯影中看不清他的脸,一把沙哑的嗓音说道:“没事的。我只是做了个梦,心乱睡不着,起来走走。”苍老中透着疲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