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大厨陈日锃 母亲不让进厨房

在家,厨房属于陈妈妈(右)的天下,她最拿手的是咖喱鸡。陈爸爸(中)只当厨房助手。大厨陈日锃则负责吃。

字体大小:

我的父亲母亲

大厨陈日锃中三到比萨店打假期工,是他投身餐饮业的初体验。他之后到SHATEC念餐饮,毕业后辗转到各大酒店餐馆打工,扎下稳固的基础。2014年创办Corner House,餐馆连续三年摘下米其林一星,各国政要都前来用餐。他的成就,是父母的骄傲。

陈爸爸和陈妈妈告诉我们,这位“重量级”大厨的成长与他们之间不言而喻的亲情。与父母同住的陈日锃则分享父母的支持如何造就了今日的他。》

大厨陈日锃(Jason Tan,36岁)的厨艺,品尝过的客人众多,当中不乏达官显要,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李显龙总理等。但在家里,陈日锃几乎不进厨房,就算偶尔在家下厨,总会给妈妈唠叨一番,因为他只煮不洗,会把妈妈的厨房弄得“一片狼藉”,所以在家里,厨房几乎是他的禁区,大厨的大厨是妈妈。而爸爸则一向不下厨,只当妈妈的助手。

小小的厨房,满溢着饭菜香,或许是陈日锃(左一)与餐饮结缘的开始。(受访者提供)
小小的厨房,满溢着饭菜香,或许是陈日锃(左一)与餐饮结缘的开始。(受访者提供)

陈日锃的妈妈马玉珠(63岁)谈到孩子时满面笑容说:“他很少进厨房,我也不太喜欢他把我的厨房弄到乱七八糟。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会帮忙做一些菜。”

陈日锃的爸爸陈明财(64岁)退休之前是一名起重机操作员,一向都不进厨房,只当厨房助手。即便是现在退休,他在厨房的角色也止于“打杂”。陈爸爸说自己不会煮,只能当帮手,做一些下厨前的准备功夫。因此家里厨房妈妈“独霸天下”,闲杂人等不得进出。

陈日锃坦言:“小时候我有陪妈妈去湿巴刹,但目的不在买菜是去玩,尤其喜欢看阿嫂杀价。但以前最讨厌到鱼摊,因为很湿很臭。小时候的我是不进厨房的,我们小孩都有这样的观念,煮菜是女孩的事,在学校只有女生上家政课,男生上工艺课。”

长大后由于每天工作时间长,陈日锃每晚下班回家已经很晚,早已过了用餐时间,遇上餐馆的休息天,他也尽量争取时间休息,并没有下厨给父母做饭,唯一的例外是过年过节。“不过我现在每星期一趁餐馆休息会尽量陪父母吃饭,争取一些时间陪伴他们。”

无心插柳进厨房

陈日锃说,当厨师并非他自小的心愿,可算是无心插柳的结果。来自小康家庭,目前与父母同住四房式组屋的陈日锃在百德中学念书的时候,为打发时间,中三那年与同学一起找假期工,找到了一家比萨餐馆,结果在里头帮头帮尾,原本只是洗碗碟打扫厨房,但后来厨房人手不够,也开始帮忙切切煮煮,虽然当时一个小时的工资才$4,但少年的陈日锃并不觉辛苦,甚至还相当喜欢。

小时候的陈日锃(前左一)随父母和哥哥到酒楼用餐。(受访者提供)
小时候的陈日锃(前左一)随父母和哥哥到酒楼用餐。(受访者提供)

“我开始发现做比萨很有乐趣,原来将一些不同的食材拼凑在一起能烹制出美味的食物,有点惊讶。当然,我自己也喜欢吃,加上这新发现的厨房乐趣,成了我在餐饮界的初体验。”

陈日锃当年打假期工的地方是在美世界对面的一家比萨餐馆,小时候什么都不懂,边玩边学,有一阵还因为做得不好,被老板痛骂一顿后,被赶回去洗碗。“但厨房的工作对我越来越有吸引力,甚至在开学后还想继续,那是一段难忘的少年经历。”

父母不反对学厨

陈日锃透露,父母虽然传统但也相当开通,虽然起初有点反对他到餐馆打假期工,因为家里并不需要他打假期工帮补家用,也担心他因为打工荒废学业,但最后也被说服。陈日锃自认不像哥哥学业成绩优良,他不是读书的料,因此中四毕业后并没有想继续求学的念头,因为对很多课程都没有兴趣。

“那个时候我对厨房开始感到兴趣,也知道要到一般学院升学很难找到适合的科目,于是最终选择了SHATEC(新加坡酒店协会酒店与旅游管理学院)。父母有点惊讶,因为家里一向没人涉足这一行,但仍尊重我的决定,我记得那时还是妈妈带着我去报名的。那一年,我16岁。”

陈日锃(右二)小时候与哥哥、妈妈及祖父合照。(受访者提供)
陈日锃(右二)小时候与哥哥、妈妈及祖父合照。(受访者提供)

谈到孩子当初的这个决定,陈爸爸说:“我什么都没反对,我一向都没期望他长大后会做什么,只是因为他的学校成绩不很好,有点担心。但我知道孩子是很勤劳的,打假期工时每天都做到很晚。”

酒店实习掌握基本功

陈日锃在SHATEC的日子不长,不过两年,学的是点心制作和烹饪,其中一年被分派到康莱德酒店(Conrad Hotel)实习,在酒店内的每家餐馆“打杂”。

那一年的酒店实习过程相当辛苦,每天从早上7时做到半夜两点,不少时候甚至睡在酒店的休息室,但那是个让他打下扎实基础的地方。从煎蛋到应对客人,什么都学,除了学会各种在厨房的基本功,也学会应对客人的种种要求。“酒店的早餐每天得应付几百人,我的其中一个工作是负责煎蛋,你可以想象我当时每天得煎多少蛋。我也从中学会了在高压环境下如何抗压。”

陈日锃坦言,他在餐馆打假期工时已经发觉餐饮这一行业不轻松,还曾一度几乎被炒鱿鱼,因为从清理到切菜,整体工作都做得不好,也曾怀疑厨房是否适合他,也不知道当时的坚持怎么来。

米其林一星大厨陈日锃小时调皮爱吃的种种成长记忆,在父母的回忆中,拼凑出他今日的轨迹。他的餐馆招待过不少达官贵人,但在家里,妈妈不让他进厨房,而他最爱的美食,就是出自妈妈之手。
米其林一星大厨陈日锃小时调皮爱吃的种种成长记忆,在父母的回忆中,拼凑出他今日的轨迹。他的餐馆招待过不少达官贵人,但在家里,妈妈不让他进厨房,而他最爱的美食,就是出自妈妈之手。

“那段时期,我回家会开始煮东西吃,因为学校有考试,得在家里请他们试吃。爸爸妈妈吃惯中餐,对我的西餐没有太多评语,虽然都吃完,但能看得出他们觉得不好,现在我明白主要是因为他们吃不惯西餐。”就这样,陈日锃开始了他的餐饮生涯第一章。

我开始发现做比萨很有乐趣,原来将一些不同的食材拼凑在一起能烹制出美味的食物,有点惊讶。——陈日锃

我什么都没反对,我一向都没期望他长大后会做什么,只是因为他的学校成绩不很好,有点担心。但我知道孩子是很勤劳的,打假期工时每天都做到很晚。——陈爸爸

那段时期,我回家会开始煮东西吃,因为学校有考试,得在家里请他们试吃。爸爸妈妈吃惯中餐,对我的西餐没有太多评语,虽然都吃完,但能看得出他们觉得不好,现在我明白主要是因为他们吃不惯西餐。——陈日锃

小时调皮胃口大

服兵役的时候,陈日锃已经大概知道自己将会在餐饮业呆下去,因此当兵时就努力存钱,却并非为了创业,而是要到不同的高档餐馆用餐,观察高档餐馆的环境和品尝美食,看有没有机会在那里工作。本地知名法国餐馆Les Amis是陈日锃在高档餐饮界出身之处,之后他又到了Saint Julien,东方文华酒店的Melt Cafe,Sky 57,以及澳门的Joel Robuchon等知名餐馆工作。

2014年,陈日锃终于有机会自己开餐馆,正式成为本地餐饮业的生力军。他位于植物园的Corner House一开业就一鸣惊人,至今已连续三年获颁米其林一星。

大厨最爱妈妈的菜

大厨的菜客人喜欢吃,大厨自己却最喜欢吃妈妈的菜,尤其是妈妈最拿手的咖喱鸡。“好是因为整个烹煮过程拿捏得好,妈妈在大日子或有朋友要吃的时候会做,也有带来给我餐馆的员工吃,大家都很喜欢。所以我对咖喱鸡的要求很高,若在外吃到咖喱鸡,一定会以妈妈的为标准来做比较。”除了咖喱鸡,荔枝咕咾肉(鸡肉)也是陈日锃喜欢的。

在陈日锃眼里,妈妈自然是个好厨师,虽然偶尔嘴痒想要吃快餐,但妈妈做的都是舒服食物,最终最好吃的还是妈妈的菜。妈妈的菜,甚至是妈妈在厨房的工作态度,对陈日锃现在的厨艺多少有点影响。“妈妈做什么都井井有条,先做早餐,然后洗衣,接着是抹东西,之后是扫地,她每天重复做相同的事情,厨房都保持得很干净整齐,甚至连挂衣服的时候,每件衣服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妈妈做事的细腻态度,多少也进入了我餐馆的厨房中。”

儿时的家常便饭

小时候的陈日锃就已经长得圆滚滚。(受访者提供)
小时候的陈日锃就已经长得圆滚滚。(受访者提供)

此外,陈日锃小时候吃的早餐很简单,就是面包涂花生酱、人造黄油,和咖椰酱,另配一杯美禄,这些小时候的回忆,现在都延伸成他餐馆内菜单的一部分。

虽然天天在餐馆烹煮山珍海味给尊贵的客人,但陈日锃小时候自己的家常便饭是黑酱油肉碎、煎午餐肉及煎鱼。有趣的是,陈日锃的拿手佳肴不少以蔬菜为主要食材,但陈妈妈透露,陈日锃一向是个挑食的孩子,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吃蔬菜,妈妈因此会把蔬菜弄成各种“状态”要他吃,包括将蔬菜搅成液态状。

来自马来西亚太平的陈妈妈笑说:“他小时候吃饭只要不喜欢,就用黑酱油配白饭把饭吃完。他的胃口很大,吃饱了,你再给他一包鸡饭,他也会吃光光。只要喜欢的就会吃个不停,尤其是新年的时候,我会做些过年糕点,我边做他边吃,常常吃到生病。”

说到胃口大,陈日锃的大个子在饮食圈是出名的,陈爸爸透露,陈日锃出世的时候就已经8.8磅(约4公斤),属于大婴,成年后体重最高时达202公斤,因为实在有碍健康,陈日锃去年做了缩小胃容量的手术(Bariatric surgery)。现在他的体重已经减了大半,维持在152公斤。

儿时的陈日锃很得妈妈宠爱。(受访者提供)
儿时的陈日锃很得妈妈宠爱。(受访者提供)

父母以他为傲

虽然父母对西餐不熟悉,但这些年来陈日锃不时带父母外出用餐,偶尔也到他工作的场所去吃,特别是Corner House开业以后,前后已经带他们去吃过四次。

“第一次带他们到Corner House是正式开业之前,爸妈不习惯吃西餐,一支叉就在餐桌打天下,看了觉得有趣。最感动的是,妈妈现在虽然吃素,但为了给我面子,在我餐馆什么都吃。”

问陈妈妈喜不喜欢儿子的餐馆,她笑个不停,只有一个字“好”。问她最喜欢儿子煮的哪道菜,她想了想:“有一道炸鱼,不错。”

但陈爸爸透露,他最喜欢吃的是孩子过年时煮的炒面。“那个炒得黑黑的粿条面很好吃,有时我看了以为还没炒熟,但原来很美味。”

早年由于爸爸工作,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少,与陈日锃接触的时间相对来说也少。就像一般一家之主,爸爸在陈日锃心目中是严父。陈爸爸透露,小时候的陈日锃很调皮。“你告诉他熨斗很烫,别靠近,下一分钟他就故意把手放在熨斗上。有时太顽皮,我得让他罚跪。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

两父子话虽然不多,但陈爸爸对陈日锃的成就却有很大的骄傲感。Corner House最近成了外国首脑到访新加坡的首选用餐地点,自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吃过以后,每当有大人物到访新加坡,父母总会好奇关心一问。

陈爸爸说:“有那么重要的人物到孩子的餐馆用餐,我当然感到骄傲,不过我也不会张扬,有时在亲友间会聊起,但也不会将照片转发,避免引起麻烦,因为那些都是大人物。”

陈日锃与父母的关系就像一般华人家庭,互动也许不多,但关怀是感觉得到的。他回忆小时候的一些片段,父母知道他喜欢看动物,喜欢玩电动模型,喜欢吃炸鸡,只要有空就会带他去动物园、虎豹别墅,也买模型玩具车给他。

陈明财(右)与马玉珠(左)与当大厨的儿子陈日锃同住在四房式政府组屋。陈日锃平日工作忙碌,很少在家里吃饭,但只要有时间,都会抽空陪伴父母。
陈明财(右)与马玉珠(左)与当大厨的儿子陈日锃同住在四房式政府组屋。陈日锃平日工作忙碌,很少在家里吃饭,但只要有时间,都会抽空陪伴父母。

他感恩地说:“父母这些年默默的支持让我感动,他们知道我工作时间长,不会叫我帮忙家中琐事。年轻时不太觉得,但现在知道其实家里是有很多事情做的。”

陈妈妈十多年前开始吃素,但她还是会为老伴和孩子下厨,找他们来试吃。陈日锃坦言,因为妈妈自己不吃,很难真正去调味,现在煮出来的食物味道难免有点不同,但吃在一家人嘴里,仍然是最美味的。

陈妈妈在十多年前开始吃素,但她还是会为孩子下厨,烹煮他自小就喜欢吃的咖喱鸡。
陈妈妈在十多年前开始吃素,但她还是会为孩子下厨,烹煮他自小就喜欢吃的咖喱鸡。

问陈爸爸陈妈妈对孩子有些什么期望,两人异口同声说:“希望他注意体重,不要一直胖下去!”

第一次带他们到Corner House是正式开业之前,爸妈不习惯吃西餐,一支叉就在餐桌打天下,看了觉得有趣。——陈日锃

他小时候吃饭只要不喜欢,就用黑酱油配白饭。他的胃口很大,吃饱了,你再给他一包鸡饭,他也会吃光光。——陈妈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