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黑色成为焦点

设计师打通墙壁,只剩下主卧室和客房。但剩下不能敲掉的支柱墙该如何处置?设计师大胆地将墙漆上黑色,镇住整个空间,让这面墙成了家的中心点。

你以为黑适合隐藏,但这间公寓的一面黑墙却很吸睛,成了家里的焦点。公寓位于罗拔申码头一带,面积1700平方英尺。

设计由Studio Wills + Architects创办人黄伟良与其设计师辜可光联手操刀。

黑没什么好怕

黄伟良说,屋主要求设计一个开放的空间,让家里看起来更宽敞明亮,也方便日后要重新装潢就能随时装潢。于是,他们打通墙壁,只剩下主卧室和客房两间房。但剩下不能敲掉的支柱墙该如何处置?设计师大胆地将它漆上黑色,镇住整个空间,让这面墙成了家的中心点。这让人想起经典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里,那面象征地老天荒,时间无垠的黑石墙——神秘又让人内心种种情绪浮上表面,也打开黑色适不适合家居的看法。

设计师稍微延伸墙壁,让人一窥墙后的空间,用心理错觉让空间看起来更大。
设计师稍微延伸墙壁,让人一窥墙后的空间,用心理错觉让空间看起来更大。

室内装潢很多人“怕黑”,其实黑没什么好怕,黄伟良说:“屋主之前在乌节租屋,全白对她而言是租赁的象征,她不想住进一个白箱。有些设计师也许会采用镜面来‘消解’这堵墙,但我却认为,它能够成为这个家强而有力的视觉焦点。也想过用大理石覆面或墙纸来装饰,但不合女主人心意。最后我选择黑色,因为它是众色中最强的颜色,厚实、沉稳,足以震住全场。”

黄伟良笑言,女主人不喜欢老公那台大电视机,这面黑墙也巧妙地“掩护”黑电视机,让它不再那么显眼。黑墙的背面则摆设一台黑钢琴和黑白字画。

面对饭厅的黑墙刚好放置一台钢琴。
面对饭厅的黑墙刚好放置一台钢琴。

墙壁不是碍眼的障蔽

以黑墙为重镇、领军,墙壁成了这个家的主要设计因素。在擅长营造空间感的设计师手里,墙壁并非碍眼的障蔽,而可变为表达空间的顿号、破折号和惊叹号。黄伟良说,他将其余的墙面做从黑到白的颜色渐层处理,大多数墙“留白”采光,有些墙则漆上浅灰色。

对跃跃一试的人,黄伟良说:“很多人误以为黑能藏垢,其实任何灰尘、污迹在黑面上显而易见。倒是灰色很耐脏,因为灰本来就是尘的颜色。”

以墙为划分空间线条

墙,成为设计师组织、划分公寓空间的线条。若说黑墙是惊叹号,设计师还特意延伸部分墙壁,甚至拉长一面墙,使它们变成空间语言的顿号和破折号,让室内不只是四四方方的盒子。黄伟良说:“两夫妇喜欢宴客,公寓人数会增加8到10人。平常就只有他们两人,开放空间内反而会显得巨大而空洞,我们对墙特别的处理,为他们打造私密感的区域,房子更显得温暖舒适。”

屋主要设计开放的空间。
屋主要设计开放的空间。

他说,有的墙壁刻意拉长,暗示即将进入新的空间;有的墙刻意延伸几公分,拉出一小条线,遮掉一点背后的空间,为眼睛制造捉迷藏的路径:“当你让人一眼就看完整个空间,反而失去趣味性和宽敞感。若你让人只看到一隅,会引人更想进去看墙后的空间,在空间的心理学上也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空间比所看到的还要大。”

淡色的实木让空间更素雅明亮。
淡色的实木让空间更素雅明亮。

近年有些设计师喜欢用多元的建材,打造琳琅满目的空间,但黄伟良相信少即是美,他这次只使用两种建材——用混凝土修墙;地板和橱柜则用淡色实木,让整个家更纯粹、舒适、淡雅,给人充分呼吸的空间。

凸窗变成橱柜

公寓原本有很多凸窗(bay windows),占用空间,设计师巧妙地将它们变成橱柜。客厅的一扇凸窗变为L形书橱;饭厅的另一扇凸窗变成收纳和展示主人许多酒杯与精致餐具的玻璃橱,同时遮住窗外碍眼的冷气机。

黑墙后是饭厅。
黑墙后是饭厅。

睡房内的两扇凸窗,设计师在一扇的矮墙上加软垫,变成坐卧两用的小睡床,让主人能在窗边看书、喝茶、歇息。另一小扇凸窗被融入和主人房相连的衣帽间,这些橱柜背后都装上能移动的半透明板框,增加家居的收纳功能,又能引入充沛的光线。

(Studio Wills + Architects提供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