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藏家徐清华 独钟古纳万画作

印尼房地产大亨及艺术品藏家徐清华,非常敬佩当地现代画家亨德拉·古纳万对印尼艺坛的贡献,其作品刻划老百姓生活令人感动。他是古纳万作品的最大藏家,也写书阐述与画家的交往及收藏。也是建筑师的徐清华,2000年起更进一步把古纳万画作从平面延伸为雕塑,并用这些画作与雕塑为集团房地产加分。

印度尼西亚华裔房地产大亨、藏家徐清华(Ir Ciputra)撰文《亨德拉与我》,叙述他与画家亨德拉·古纳万(或称古温拿,Hendra Gunawan 1918-1983)的一段往事,促成日后收藏的契机。

古纳万1978年出狱后,参观Ancol艺术市场,一进去就出来坐在街上树下哭,说起最初的绘画生涯,没地方可以画画,创作困难重重,卖画更难,而这个艺术市场为画家提供了创作的舒适空间,又能吸引游客前来买画。古纳万赞扬徐清华创办艺术市场的前瞻性,两人开始成为好友,徐清华也展开了古纳万藏画之旅。

徐清华(左二)1983年到峇厘岛探访古纳万(右一)。
徐清华(左二)1983年到峇厘岛探访古纳万(右一)。

古纳万画作1980年代初在Ancol艺术市场出售,当时画家尚未成名,又是坐过牢的前政治犯,没人问津,徐清华购下一些作品。徐清华指出,七年后,市场兴起,古纳万每公尺售价30万印尼盾(1万印尼盾等于0.94新元)的画作涨至300万,市场开始出现伪画。2000年至今,古纳万画作尺价已从3亿增至6亿,大型作品以10亿印尼盾计。目前,古纳万最高拍卖画作为2015年在苏富比香港以2640万港元(约462万新元)拍出的大幅油画《摩诃婆罗多:班度的骰子》(202x386厘米,1971)。

古纳万的《12年沒洗澡》(1977)暗喻含冤12年,不失幽默。(黄向京摄)
古纳万的《12年沒洗澡》(1977)暗喻含冤12年,不失幽默。(黄向京摄)

徐清华目前是古纳万作品的最大藏家,光是油画约有90件,也有一些素描,大部分购自画家本人,2015年将收藏出版成书《亨德拉·古纳万:印尼伟大的现代画家》(Hendra Gunawan: A Great Modern Indonesian Painter) 。

为什么对古纳万情有独钟?徐清华认为古纳万是最顶尖,也最令他兴奋的印尼画家,古纳万的伟大在于,不仅能创作出令人颤动的作品,其作还带出深刻的人性课题。古纳万画里刻划社区老百姓的家庭关系、夫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令徐清华感动,尽管其他画家如阿凡迪、S.苏尤佐诺也有类似探讨,但不如古纳万作品的广泛、深刻和引人注目。

常与古纳万书信往来的徐清华,非常敬佩古纳万对印尼艺坛的贡献,以艺术教育家的灵魂培育出莘莘学子,还有上至总统,下至流浪汉都能相处的个性能耐,其智慧与学识的修养。在他看来,古纳万的绘画充满了“气”,令人感受到画家的灵魂、想法和感受,又具备一些科学原理,令画作颤动,尤其1970年以后明亮色彩的使用。这位藏家形容画家为日本相扑手,研究人物的动作神态,刻划人生战场上老百姓的“小小胜利”。

古纳万作品《被螃蟹咬》(1970)展现幽默感。
古纳万作品《被螃蟹咬》(1970)展现幽默感。

作品“挂”住家天花板

徐清华是白手起家的房地产大亨,身家约13亿美元,因年事已高(快87岁),由长女里娜(Rina Ciputra Sastrawinata,63岁)代他接受联合早报专访。里娜说,父亲也收藏其他知名画家如阿凡迪、S.苏尤佐诺、巴苏基·阿都拉,但对古纳万最为热情执着。古纳万作品成为其集团房地产的招牌标志,出现在旗下的艺术中心、酒店、商场等。

里娜深受父亲艺术创业视野的影响,将创造性艺术融入经济体系内,2005年创办Ciputra Artpreneur Centre,打破艺术是“神圣”的概念,也打破业界以为艺术赚不了钱的想法。2013年在雅加达古宁岸商业中心希普拉世界商场成立全新的希普拉艺术中心,占地6000平方米,集美术馆、画廊、剧院于一体。美术馆正举行的“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大展,永久展出的32件古纳万作品乃徐清华私藏,其中23件首次曝光。为吸引更多当地人来看展,身为中心主席总监的里娜采用更当代,最新媒介(如多媒体)呈现画作。

徐清华曾将古纳万60幅画作挂在雅加达豪宅天花板上,后因环境因素导致画作变形而拆下,并以复制品取代。
徐清华曾将古纳万60幅画作挂在雅加达豪宅天花板上,后因环境因素导致画作变形而拆下,并以复制品取代。

里娜指着美术馆的古纳万展品说,它们与其他画作共60件挂在父亲的雅加达住家天花板上长达五年,访客得仰望欣赏,灵感来自意大利教堂的湿壁画。后因地心吸力、日晒,导致画作变形、褪色、难以维护等因素而全部取下,由复制品取代,真迹储藏在新加坡仓库至取出展览。

画作延伸成雕塑

徐清华并不满足于收藏,而是再创造,2000年起,将古纳万画作陆续从平面延伸为雕塑。徐清华最爱的一幅古纳万藏画《受伤的蒂博尼哥罗王子》,描绘日惹王子蒂博尼哥罗荷兰统治期间发动爪哇战争的事迹,可惜因画家病逝而未完成王子的脸庞,藏家认为反让我们自由想象战争中王子的神情。徐清华2011年聘请艺术家Moenir Pamoentjak将这幅画作转为雕塑,摆在雅加达的蒂博尼哥罗王子街。不少古纳万的画作变身雕塑,包括将两幅画作的主角出现在同一件雕塑场景《快乐家庭》里。

古纳万作于1980年的《徐清华全家和阿里·沙迪京》。
古纳万作于1980年的《徐清华全家和阿里·沙迪京》。

里娜笑说,十几件雕塑放在父亲住家的后花园,经常转来换去。雕塑的艺术指导、总监是出身建筑师的父亲,投入全身心,每个上午与傍晚都会亲自去观察雕塑的制作过程,每件雕塑探访至少十五六次,直到雕塑尺寸模型敲定为止,这也是他能够成功的因素。

从古纳万《榴梿小贩》画作延伸的雕塑,置于徐清华住家花园。
从古纳万《榴梿小贩》画作延伸的雕塑,置于徐清华住家花园。

她说:“父亲有个想法是让房地产看来美丽,所以集团旗下遍布全国接近100项房地产业,尽可能都采用古纳万画作与其延伸的雕塑,成为标志。每件雕塑至少2米高度或按需要放大几倍。”她指出,父亲对审美与艺术有强烈意识,一些大房地产项目占地1000或2000公顷,等于市镇规划。办了四所大学,也积极培训企业家等的父亲充满热情,不断创新,与时并进。父亲提起寡母以前很穷,却从没跟别人要过钱,令里娜想起祖母切葱头毫不浪费的身教。

里娜说:“随着印尼中产阶级的兴起,更多年轻人开始收藏艺术,收藏艺术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犹如品尝葡萄酒。”

希普拉艺术中心美术馆正举行“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大展,永久展出徐清华的其中32件古纳万藏画。
希普拉艺术中心美术馆正举行“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大展,永久展出徐清华的其中32件古纳万藏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