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灯

儿时的我对交通灯带着强烈的不喜。我从小性子就急,每当因交通灯转红,父亲需要将车子停下等待时,我就对交通灯多一分讨厌。看到旁边的车辆视若无睹地闯红灯,我对交通灯多了一分的鄙视,装置了交通灯貌似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仿佛是浪费他人时间的摆设。

交通灯总是笔挺地竖立在路口,安静地执行自己的任务,定时转红、定时转绿,就像班里最听话的小孩,永远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一成不变。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