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与猫的感情纠葛

订户
书名:聋猫大白灿的感情瓜葛作者:钟伟民出版:文林社
书名:聋猫大白灿的感情瓜葛作者:钟伟民出版:文林社

字体大小:

很多人都知道我爱猫,成奴;也写过无数与猫有关的诗歌。

过去家中养猫的时候尤其疯狂,但凡逛书店,都会找几本与猫有关的书。其中最有共鸣的是澳门作家兼诗人钟伟民的《聋猫大白灿的感情瓜葛》。钟伟民写小说、散文、诗歌,而诗歌获奖无数。我对于钟伟民的诗没有什么接触,却对他与家猫大白灿的互动文字情有独钟。

钟伟民的文笔简洁、幽默,但也常带感性,相信这与他拥有诗人的特质有很大的关系。钟伟民绍自己“种过几盆花,死了/写过几本书,卖了/爱过几个人,跑了”,如此的人生,堕落成猫奴不难想象。“活着,就是为了要你快乐”作者说的。

开头的序很有意思:“人和人,能相遇,相爱,相处……甚至,互相砍杀,多少讲点缘分;人和猫,何尝不是?”作者第一次游深圳,回程时在火车站的宠物店见到一笼小猫,而主角小白猫最焦灼、热情:

“‘我保证乖乖的,不偏食,不捣蛋,也不生病;养了我,你会很快乐’毫无疑问,他是这么说的。”当然,所谓猫的“话”,只不过是人类的自我催眠。带回家后的结果是“没想到这猫,多愁多病,恶疾缠身”,而且还是只爱叨念的聋猫。

有一回大白灿趁作者外出时,打开了水龙头,而排水口又给猫睡的毛毯堵住,造成家里严重水灾。“阿花两天没来,说不定阿灿饱受思念折磨,失去常性,见了我,还冒死在自己设计的泳池上,狠狠打水花。”大量的积水渗透到客厅的地板下,使得作者为了擦拭地板下面的水“深夜,一个人,在地板上跳来跳去。”爱猫人对猫的挑衅除了包容,也只能是包容。纵使痛苦仍不忘自我调侃:

“如果你没养过猫,就永远感受不到这种快乐;是的,那就是快乐!当你的地板给浸得鼓起,当你为了一只猫,要搬动全屋家具,将地板更换,除了‘快乐’,你还能说什么呢?

“‘为了让你快乐,你不会知道,我耗费了多大的心力’,阿灿站在最后一个陶土花盆前面,有点忧郁。”

喜欢钟伟民书里的文字,不仅是其幽默将猫拟人化,也因其对猫的爱和感性的语言:

“海面晨光闪烁。聋猫听不到海浪声,只是蹲在墨绿的长椅上,瞳孔眯成线,静静眺望礁石和浮标。也许,这已是猫儿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回到家里,除下大衣,看到吃饱了三文鱼,裹了羊毛袜子,蜷缩在安乐椅上的大白灿。睡前,好想给他留一张字条:请珍惜眼前幸福。

“‘阿花,我悄悄告诉你,虽然我那个仆人外表凶暴,其实,他心肠不坏。听我说,你还是留下来吧!我保证他会天天给你吃三文鱼。’阿灿哄女友。”

仆人?没错,爱猫人的身份从来都不是“主人”。

又一回作者写稿累了,伏在案头小睡。“猫大概从没见过我这副睡相,有点慌乱。”朦胧中感觉大白灿扑到肩膀轻咬他的耳朵,见没有反应,又蹲在腿上咬他的手指。作者正要作声,“猫已经草率地判定我已死掉,安心地,玩泥去了。/猫,不会在黄昏的火车站等你。”

是的,养猫,不要期待它像忠犬八公那样,在火车站等主人九年。网络上说:“猫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健康或疾病,它都瞧不起你。”或许,“不屑”正是猫的魅力所在。

(伊蝉,14岁写诗。著有诗集《非常误会》《寻找遗失星踪》,散文集《情,如何当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