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来回新马 超人游子 天微明时醒在长堤

每天带着护照出门,日日夜夜跨越国界。

为了工作,为了上学,披星戴月,不辞劳苦。

新柔两地,一桥之遥,一水之隔。一边是家,一边是打拼的地方——40多万名“超人通勤者”每日来回这个全球最繁忙的陆路关卡之一。

新柔两地,一桥之遥,一边是家,一边是打拼的地方。(陈映蓁摄)
新柔两地,一桥之遥,一边是家,一边是打拼的地方。(陈映蓁摄)

随着科技的发达,关卡环境与设备的改善,新柔关卡的通勤情况是否更顺畅?更有效率了?

本文除了专访每天来往新柔两地的学生和上班族,也从地理学者、医生及移民与关卡局的角度来了解这现象。

一公里的长堤,不到两公里的第二通道,一水之隔的幸福,似近犹远。

清晨5时,如夜未央,似天将亮。

岛国未醒,兀兰关卡已经热闹起来。

夜幕笼罩下,数以千计的电单车、轿车、校车和货车开始涌入新柔长堤。

黑暗中,关卡人员冒着生命危险走入车龙,去到新柔边界指挥交通,安排电单车和校车进入专属通道。

清晨5时开始就有校车专用道。
清晨5时开始就有校车专用道。

学生在黑暗中下车,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入明亮的入境厅,以熟悉的步伐往专用通道移进。大家穿着校服,看起来和新加坡学生没两样,最大的分别是他们凌晨4时摸黑起身,过了关才能上学。

数以千计的电单车、轿车、校车和货车开始涌入新柔长堤。
数以千计的电单车、轿车、校车和货车开始涌入新柔长堤。
学生在黑暗中下车,以熟悉的步伐往专用通道移进。
学生在黑暗中下车,以熟悉的步伐往专用通道移进。

入境厅另一边,人龙渐成。有人睡眼惺忪,大部分是漠然无表情。过关人潮在上午10时左右消退,直至傍晚5时左右,人流和车辆又得“过桥”,到了晚上10时才开始静下来。

每年每月每周每个工作日和上学日,同样情景按时上演。为了生活,为了念书,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不厌其烦,不辞劳苦,每天花上至少三小时,跨越国界。

有些地理学家提出:单程通勤至少90分钟就能称为“超级通勤者”(super-commuters)。以此类推,来回新柔的学生和工作人士为了上学上班每天过关斩将,可说是“超人游子”。

许多学生凌晨4时起身,从柔佛通关来新加坡念书,脸上不无倦意。
许多学生凌晨4时起身,从柔佛通关来新加坡念书,脸上不无倦意。

每天40万人通关

根据移民与关卡局提供的资料,每天至少有40万人利用长堤和第二通道;到了学校假期和公共假期,每日通关人数可多达43万。据有关当局了解,这个数字近年没有显著改变,过关时间亦无显著增加。

人数未增,但有其他因素影响过关速度。对于每天通关的学生和上班族来说,官方说法和切身经验是有出入的。

为了求学,为了生计,40多万人每天起早摸黑,越过新柔长堤。
为了求学,为了生计,40多万人每天起早摸黑,越过新柔长堤。

记者在网上进行问卷调查,对象是定期来回新柔两地的柔佛居民。面簿有一些专为来回新柔的工作人士而设的群组专页,记者请群组负责人发布并转发问卷,结果有147人回应,其中包括新加坡人(41.5%)、马来西亚人(35.4%),以及在新加坡工作,家在柔佛的其他国籍人士(23.1%)。

147人之中,63人(42.9%)在柔佛住了一至五年;51人(34.7%) 住了五年以上,住不到一年的有13人(8.8%)。接近八成利用私家车或电单车往返新柔两地,一成利用公共巴士,其余乘火车、德士或私召车。

被问及过关情况是越来越方便还是越来越麻烦,84人(57.1%)认为越来越麻烦;38人(25.9%)认为“一直都麻烦”。回答“一直相当方便”的有八人,其他人则认为时好时坏。

其中一名接受问卷调查的马来西亚人随后通过匿名电邮提供详情。根据他的观察,过关情况五年前还算顺畅,到了2015年却相当糟糕,单是单程通勤就可耗上三小时。但2016年起,移民与关卡局在尖峰时段设立更多通关柜台,情况改善,只是今年年初又急转直下。他利用的第二通道车道常被电单车、货车和大卡车占据,车子无路可走,动弹不得。他和太太都在新加坡工作,有时赶不及回到柔佛,两个女儿唯有交给年迈父母照顾。

他说:“每天通勤的压力来自包括‘疯狂交通’(traffic madness)造成的时间浪费,还有不顾一切横蛮插队的自私司机和骑士。通往大士关卡那一公里AYE路段,可说是全新加坡最缺乏文明的地方。”

跨国通勤并不罕见

新柔长堤和大士通道是全球最繁忙的陆路关卡之一,但这类跨国界通勤其实并不罕见。其他例子包括:美国和墨西哥的蒂华纳边界,以及非洲的津巴布韦(Zimbabwe)和赞比亚(Zambia)边界。此外,在欧洲申根(Schengen)公约区,意即申根公约国组成的免签证区,许多人都在自己国家边境之外上班。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助理教授林伟强博士认为:随着新马两国经济进步,人们掌握更多可转用技能,这些年来也越来越有流动能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助理教授林伟强博士。(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助理教授林伟强博士。(受访者提供)

他说:“人们跨国界通勤,是为了在经济发展较先进的城市工作和念书,并在另一个生活费较低的城市生活。”

哪里宜居,就往哪里迁移,新马两地人民国籍不同,做法相近。上网浏览新马论坛,常见本地网民热论移居柔佛的利弊,除了生活费较低,大家也向往更大的居住空间,以及更友善的生活节奏。

对此,林伟强博士认为:新柔通勤时间长,加上我国市区位于岛国南部,移居柔佛目前不太实际,今后则可能不同。

他说:“目前已有计划建造衔接新柔的地铁线,柔佛近期也出现奢华住宅如森林城市(Forest City)和伊斯干达(Iskandar),移居柔佛可能是个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选择。”

“软边界”较节省资源

新马两地的人民或许早把长堤堵塞的情况视为理所当然,但在外国人眼里,不到一公里的长堤居然可能用上几小时通关,根本不可思议。

国大另一地理学者Tracey Skelton副教授原籍英国,她回忆数年前来新工作后第一次利用新柔长堤到柔佛参加研讨会,活动中午开始,主办单位安排的专车上午8时就来接送,结果证明确实必须这么早出发才能准时抵达。她起初以为是当天交通特别繁忙,后来才知道天天如此。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Tracey Skelton副教授(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Tracey Skelton副教授(受访者提供)

她说:“不到一公里的桥,开车过去明明只需八分钟,但每天却有这么多人花上数小时通勤,饱受折腾。维持这样一个‘硬边界’(hard border)要耗费多少金钱、时间和资源,可想而知。”

所谓“硬边界”,就是设有关卡检查站,任何人出入都受到监控,也是我们最常见的边界。与之相对的是“软边界”(soft border),意即不设通关检查设施,人与货物自由流通。

Skelton副教授说:“一般而言,软边界对社会有益,即便两国经济条件有所出入,例如欧洲许多国家,也都选择这个做法。恐怖分子确实是个威胁,但即便维持硬边界,也不能百分百消除恐怖分子入境的风险,更理想的做法或许是抽样突击检查。”

她认为:在维持国家安全和体恤通勤者之间,必然能够取得平衡;找出更理想的做法,大部分不构成国安威胁的通勤者就能更快过关。

通勤者缺公德心阻碍通关

根据问卷调查,司机和骑士缺乏公德心正是许多新柔通勤者最为不满的事。大家最关注的两大问题是:插队情况频频发生,以及体积大的车辆如卡车和巴士霸占车道,导致其他车子无法移动。

更快通关——这是来回新柔的学生和工作人士的一致想望。

移民与关卡局人员除了负责维护秩序,也给予通关者协助。
移民与关卡局人员除了负责维护秩序,也给予通关者协助。

但对于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来说,协助通勤者尽快过关固然重要,却不能顾此失彼。移民与关卡局责任重大,除了确保边境安全,还要严谨审查入境的人、车和物品,马虎不得。

综合关卡指挥处陆路部门兀兰关卡指挥官助理总监蔡泽豪说:“维护国家安全是我们的首要职务,所以确认入境者身份时必须非常小心,安检也非常重要。”

移民与关卡局综合关卡指挥处陆路部门兀兰关卡指挥官助理总监蔡泽豪。
移民与关卡局综合关卡指挥处陆路部门兀兰关卡指挥官助理总监蔡泽豪。

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确认身份和安检都需要时间,突发状况随时发生,所以关卡人员每天都面对各种挑战。例如通勤者等待过关时身体不适晕倒;司机驾驶行为怪异,彻查后发现是无牌或醉驾;卡车或货车严重超载,不得入境,官员必须安排困在车龙中的卡车U转倒头返回柔佛。

综合关卡指挥处陆路部门高级助理指挥官王鼎贵监察说:“每天的情况不同,官员工作复杂多样,必须随机应变。”

根据问卷调查,许多新柔通勤者认为尖峰时段通关柜台不足,负责安检和通关职员也太少。对此,蔡泽豪解释移民与关卡局从2003年成立至今,团队其实不断扩大,而关卡职务必须根据即时情况灵活调动人手。

陆路关卡的挑战

和机场、火车站及海港关卡比较,陆路关卡的困难在于无从预知通关人数。其他关卡的交通班次都有预先规划,但陆路关卡的通关人数和车辆来自四面八方,难以预估就难以安排相应人手。

联合早报记者和两名摄影同事跟随王鼎贵、蔡泽豪和其他关卡人员走入兀兰关卡车龙,亲身体验地勤职员的困难。单是电单车,每天有至少10万辆;上午尖峰时段,每小时有超过3500名通勤者使用公共巴士过关。万一发生紧急事件,要现场疏散人群并确保大家安全绝非易事。

每天有至少10万辆电单车通关。
每天有至少10万辆电单车通关。

蔡泽豪指出:为了维持现场秩序,其实也要有足够“security presence”(保安存在感)。换言之,环顾四周,一定要看到足够官员在场监视情况,才能发挥阻遏作用。

在通勤者眼里,这些官员或许看起来“无所事事”,但他们都有要务在身。万一发生突发事件,他们扮演的正是关键角色。为了避免他们过于劳累,所有工作人员都有指定休息时段,也会轮流负责不同职务。

灵活运用有限空间

其实,为了协助通勤者更快过关,移民与关卡局已经做出改变。

2011年8月,“灵活巴士厅”(flexi bus hall)正式投入服务。这里原是办公室,七年前改成设有12个通关柜台的大厅。清晨5时起,这个位于入境厅和出境厅之间的大厅专门服务乘坐校车的学生,方便他们更快通关。

位于入境厅和出境厅之间的“灵活巴士厅”,清晨5时起专门服务学生。
位于入境厅和出境厅之间的“灵活巴士厅”,清晨5时起专门服务学生。

根据记者观察,学生大多熟悉大厅运作,走进入境厅马上就往专用大厅走。工作人员发现有学生和其他人一起排队,也会主动引导他们使用专用厅。

学生熟悉关卡的运作,下车后主动往专用厅走。
学生熟悉关卡的运作,下车后主动往专用厅走。

疏通了学生,大厅接着转为服务其他通勤者。到了傍晚尖峰时段,大厅则改为出境厅,方便回去柔佛的通勤者。

车子的安检流程也有改善。在本地工作,每天往返新柔长达14年的马来西亚籍心理专科医生朱永成说:“过去会先查护照,接着再进行安检,最近则改为排队查护照时就完成安检,我想新马双方其实都在努力改善过关程序。”

此外,为应付数量庞大的电单车,移民与关卡局把旧兀兰关卡改为电单车候车区,以免电单车占据车道,甚至回堵到马来西亚。工作人员也按照时段改变车道方向,例如上午尖峰时段就增设通往我国的车道,并亲自走到国际边界处指挥交通。

天未亮,入境厅已经热闹起来。当人龙渐长,移民与关卡局人员必须加倍警惕。
天未亮,入境厅已经热闹起来。当人龙渐长,移民与关卡局人员必须加倍警惕。

司机与骑士的责任

王鼎贵强调:要加快通关过程,有赖司机和骑士与官员合作,大家也必须遵守交通规则,不得随意转换车道,也要听从官员指示。

他说:“有些骑士看到自己前方即将开放某个车道就拒绝移动,但这么做会影响后方交通,造成阻塞。”

新车道开放,电单车骑士全速往前冲。
新车道开放,电单车骑士全速往前冲。

根据问卷调查,司机和骑士缺乏公德心正是许多新柔通勤者最为不满的事。大家最关注的两大问题是:插队情况频频发生,以及体积大的车辆如卡车和巴士霸占车道,导致其他车子无法移动。

一公里的长堤,不到两公里的第二通道,通勤者的公德心,在人龙与车阵中获得检视。
一公里的长堤,不到两公里的第二通道,通勤者的公德心,在人龙与车阵中获得检视。

优先考虑自己或是自然反应,何况大家都面对工作和生活压力。但每个人的决定都会影响整个通关情况。

王鼎贵说:“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拒绝听从指示移动车子或电单车,交通疏散工作事倍功半,结果必然拉长大家的等候时间。”

比较之下,搭乘公共巴士往返新柔的通勤者似乎较守规矩。

傍晚时分,克兰芝地铁站,前往新山的通勤者在地铁站外巴士站排起整齐队伍,170X巴士平均每5到10分钟一趟;巴士肯定上得了,所以人多也不会争先恐后。

傍晚时分的克兰芝地铁站,人龙渐成。(陈映蓁摄)
傍晚时分的克兰芝地铁站,人龙渐成。(陈映蓁摄)

过了兀兰关卡,大家继续排队,只是空间有限造成瓶颈,自动通关处两条人龙有时必须“合流”,这时就看个别通勤者如何忍让,有时难免出现推挤。因此,有些通勤者宁愿花更多时间去柜台排队,也不要使用自动通关闸门。

快慢之间,推挤抑或忍让,新柔两地的“超人游子”每天继续学习、练习。

明天天未亮,又是新得开始。

通勤者日记①

李昀燕(36岁∕动画设计师∕马来西亚人)

兀兰关卡就像巨大的方糖

2008年开始每天来回新柔,每天通勤时间原为五小时,但新币兑换马币的汇率前年升至1:3后,通勤时间显著增加至六到八小时。

去年获上司批准,周一和周五在家办公,现在工作效率更高,亦有益身心健康和家庭生活。除了吃到热腾腾的晚餐,她还可在阳光照射的情况下看到孩子的笑脸。

李昀燕不上班时,喜欢带孩子远离人群,接触大自然。
李昀燕不上班时,喜欢带孩子远离人群,接触大自然。

“起初来回新柔是为了省钱,因为要还学费和房贷等各种贷款。父亲逝世多年,母亲收入不高,我是家里主要经济支柱,就尽可能把钱省下当家用。四年前生了小孩,为了争取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本身也无法负担全家人在新加坡居住的费用,就继续每天来回新柔两地。

“因睡眠不足,精神也有限,把全副精力用来工作后,很难有多余心力和家人做比较深入的对谈。也因为疲倦,有时变得比较暴躁,要时常提醒自己,才不会无故向家人发怒。

“我觉得兀兰关卡就像个巨大的方糖,四面八方蜿蜒的车龙仿佛是被甜味吸引的蚂蚁,前仆后继而来,尝到甜头后,迫不及待回去通知更多蚂蚁来分享,可是却沒办法把这块方糖搬回家。

“每天来回新柔,可说变得更懂得苦中作乐。就尽量在忙碌∕盲目的生活中发掘一些‘小确幸’。例如为了避免在排队等待通关时心烦气躁,我的背包总会放一两本书,排队等待时就趁机看书,或用手机看纪录片。在这些无法掌控的等待时间內,至少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吧?

“另一个比较小的影响是:因每天都挤在车龙和人群中,所以外出旅行时尽量选少人少车的地方,比如蒙古。

“周末不必上班时,我喜欢带孩子远离人群,去爬山,接触大自然。新加坡人口分布密集,不太容易享受到这种‘无须人挤人’的无拘无束和自在。”

通勤者日记②

宛郑东爱(15岁∕学生∕马来西亚人)

每天来回新柔的学生最努力

放学后,宛郑东爱(穿白色校服)搭乘巴士和地铁到克兰芝地铁站,再转搭巴士到兀兰关卡。(陈映蓁摄)
放学后,宛郑东爱(穿白色校服)搭乘巴士和地铁到克兰芝地铁站,再转搭巴士到兀兰关卡。(陈映蓁摄)

中一开始在本地念书,目前就读立化中学,姐姐是南洋女中学生。姐妹俩每天凌晨4时左右起身,5时出门,由父亲载送到学校,放学后则自己搭乘公共巴士回到新山关卡。

“来新念书可说有得有失。我得到了成长机会,体验了很多不一样的事。例如新加坡的教育制度非常重视思考,我的思考方式因此有所改变。

“失去的是很多社交机会,因为每天来回新柔,没有太多时间和新加坡同学交流,感情不太深,平时也不常和新山小学同学聚会。

“关卡人潮和气氛有时很恐怖,最严重的一次是傍晚6时抵达兀兰关卡,晚上11时才回到新山。人多免不了推挤,但如果身体不适,其实身边排队的陌生人,以及关卡人员都会伸出援手。

“等待通关的时候,我会做功课或写写东西。虽然通勤时间长,但只要懂得分配时间,还是可以应付学业。

“老师不会因为我每天来回新柔就给予特别优待,我很尊敬的老师说过‘每天来回新柔的学生最努力’。”

通勤者日记③

Noor Afiqah Bte Taha(18岁∕学生∕新加坡人)

上了长堤就放轻松

父亲在大士上班,为了方便父亲通勤,小五那年一家人移居新山。念小学时,每天凌晨4时起身,5时搭校车;中学开始随哥哥一起搭公共巴士上学,同样必须凌晨4时起身。在新山住了七年后搬回新加坡,虽然省下通勤时间,却感觉生活压力更大,不如住在新山那样悠闲自在。

“起初搬到新山住,每天凌晨4时起身真的很累,但过了几个月就习惯了。为了避免遇上通关人潮,中学时还换了课外活动。原本参加铜乐队,但周四和周五练习结束后,关卡特别拥挤,所以改而参加周三练习的安格隆(angklung,印尼传统乐器)。

“新山生活可说是百分百开心,因为人较少,空间较大,生活步伐更轻松。每次上了新柔长堤,整个人马上放轻松,回到家也感觉非常自在。

“搬回新加坡住,喜忧参半,好处是不必长时间通勤,还能见到更多亲戚朋友,但我还是想念新山的生活方式。在新加坡生活,感觉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东西,情绪也更紧绷。

“过去的我其实相当害羞,但开始新柔通勤后,就学会为自己‘发声’,维护自己的利益,因为排队过关时经常有人推挤或插队。现在的我更有自信,我也更明白时间的可贵。”

外一章之一

通勤者愿望清单

记者通过访问和线上调查搜集通勤者建议,以下列举最常见的“通勤者愿望”:

·希望新柔长堤增设行人专属走道,至少遇上交通事故或交通瘫痪时,人们还能选择步行过关。

·新马双方通关电脑系统必须更新∕提升,现在时不时就出现故障,拖延通关速度。

·恢复“马来西亚自动通关系统”(MACS),让经常出入马国的外国人,不必在出入境时扫描指纹或在护照盖章。

·严加管制交通,严惩插队和霸占车道的司机。

·确保通关柜台在尖峰时段全部投入运作,并增派人手或增设自动通关车道和柜台。

·限制重型车辆的通关时间,以免重型车辆堵住车道。

外一章之二

通勤有害健康

新柔长堤和大士通道常有大批车辆和电单车停滞不前,造成空气严重污染,对通勤者和工作人员的健康有一定影响。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Skelton副教授说:“许多研究证明通勤会严重损害健康,除了害怕迟到,却又无能为力的心理压力,还有关节损伤,空气污染也会影响寿命。通勤者的身心健康都面对非常大的威胁,我想一定有更好的对策,例如让大家更轻易通过步行或骑脚踏车过桥。”

长时间困在车龙里,车辆排出的废气造成空气污染,有损通勤者的健康。
长时间困在车龙里,车辆排出的废气造成空气污染,有损通勤者的健康。

睡眠不足也是健康问题。为了避开通勤尖峰时段,许多学生和工作人士必须凌晨4时起身,却要到晚上接近9时、10时或更迟才踏入家门。即便不吃晚餐不冲凉,也未必有足够睡眠时间。

莱佛士医疗家庭医生楠达(Nandha Kumar Navaratnam)指出:6至12岁儿童每天需要至少9小时睡眠;青少年需要至少8小时;成人则7小时。如果定期运动,睡眠需求更高。

楠达医生说:“如果为了通勤而早起并牺牲睡眠,可能因缺乏睡眠而削弱学习能力及大脑功能,患上心理健康问题如躁郁、抑郁症以及情绪波动的风险也更高。此外,驾车人士也更可能因为白天昏昏欲睡而发生车祸。”

睡眠不足会增加患上高血压、糖尿病、高胆固醇、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通勤者也可能为了睡眠而减少陪伴家人,长远来说对家庭生活有一定影响。

莱佛士医疗家庭医生楠达医生。(受访者提供)
莱佛士医疗家庭医生楠达医生。(受访者提供)

楠达医生建议:“如果无法避免漫长通勤,可搭乘公共交通,至少能在通勤时候睡一会儿。”

外一章之三

新柔通勤建议

不想被困在人龙或车龙中,不妨参考以下建议:

·避免在公假和节日前后前往新山。

·出发前利用One Motoring网站(onemotoring.com.sg)或其他app(如Beat the Jam! 和checkpoint.sg)查询关卡状况。

·通往兀兰关卡的兀兰关卡高架桥(Woodlands Crossing)经常阻塞,如果搭乘公共巴士,可提早在兀兰火车站下车,按照指示步行前往兀兰关卡。

·搭火车往返新柔,火车票一个月前开放订购。

清晨5时,兀兰火车站外已有大批德士等待接送从柔佛来新的工作人士和学生。(陈映蓁摄)
清晨5时,兀兰火车站外已有大批德士等待接送从柔佛来新的工作人士和学生。(陈映蓁摄)

采访侧记

偶尔搭巴士来回新柔,虽已避开尖峰时段,还是常被关卡人龙和车龙困住。这时总会想起为了工作和念书天天来回的通勤者——他们的烦躁肯定是自己的n倍吧?

意想不到的是,这次聆听了n个通勤者的故事,大家虽认为通关制度有待改进,却保持积极正面。有人不断接洽有关当局提供建议,更多人想方设法帮助其他通勤者。例如有人步行过长堤被喝止,身边的公共巴士司机马上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为了避开尖峰时段,大家越来越早出发,却还是常常困在车龙中。
为了避开尖峰时段,大家越来越早出发,却还是常常困在车龙中。

只是大家再积极正面,很多问题还是不能单靠个人力量解决。现在仍不时想起清晨5时的兀兰关卡,那么多学生和工作人士的身影。特别是那些背包好大,个子好小,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朋友。

期待通关制度持续获得改进,让这些为了生活和将来而努力耕耘的“超人游子”,可以少一些苦,多一些轻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新马游子吟1582466153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