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来回新马 超人游子 天微明时 醒在长堤

 

放学后,宛郑东爱(穿白色校服)搭乘巴士和地铁到克兰芝地铁站,再转搭巴士到兀兰关卡。(陈映蓁摄)
长时间困在车龙里,车辆排出的废气造成空气污染,有损通勤者的健康。
为了避开尖峰时段,大家越来越早出发,却还是常常困在车龙中。
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部Tracey Skelton副教授(受访者提供)
莱佛士医疗家庭医生楠达医生。(受访者提供)

2008年开始每天来回新柔,每天通勤时间原为五小时,但新币兑换马币的汇率前年升至1:3后,通勤时间显著增加至六到八小时。

去年获上司批准,周一和周五在家办公,现在工作效率更高,亦有益身心健康和家庭生活。除了吃到热腾腾的晚餐,她还可在阳光照射的情况下看到孩子的笑脸。

“起初来回新柔是为了省钱,因为要还学费和房贷等各种贷款。父亲逝世多年,母亲收入不高,我是家里主要经济支柱,就尽可能把钱省下当家用。四年前生了小孩,为了争取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本身也无法负担全家人在新加坡居住的费用,就继续每天来回新柔两地。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82466153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