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各种颜色的情书

每周由作家述说他们与一本书的相遇,你是否也想遇见这本书?

打开书本,发现“Prospect Cottage”译成“风景小屋”,只觉天昏地暗。Prospect Cottage不就是“景盼舍”吗?还有,Derek Jarman译成“德瑞克·贾曼”,也很不习惯,还是“戴力·詹文”比较顺口,那是本地专栏作家迈克译的。1994年3月,迈克写过一篇悼文给戴力·詹文,题为《每次我们说再见》,相隔20多年重读,仍然令人低回。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