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人为艺术敞开家门

Solano和美国歌手Nicki Minaj的肖像画。
Open Forum创办人Nick Koenigsknecht(左)和Hannes Schroeder-Finckh。
加拿大艺术家Beth Letain去年在Open Forum举办“Air Horn”装置艺术展,之后获伦敦Pace画廊邀请展出。(Open Forum, Berlin提供)

德国柏林人将原是私密住宅空间的四面白墙让给艺术家,挥洒出千奇百怪的创意。这正是墨西哥艺术家Manuel Solano,愿意与柏林Open Forum合作的原因之一。

Solano欧洲的首次个展

30岁的Solano是今年第四届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三年展“为破坏而歌”(Songs for Sabotage)参展艺术家之一,与其他25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一样,都是备受看好的新晋艺术家。

因爱之病毒感染引发并发症,而在2014年失明的Solano说,是因为盛情难却,才答应Open Forum创办人之一Nick Koenigsknecht的邀请,只身飞到柏林,在他和伙伴Hannes Schroeder-Finckh的私人住宅兼艺术空间Open Forum,举办在欧洲的首次个展“Oronda”。

更重要的是,Koenigsknecht让完全失明的他感到安全,可放心地去创作。“他是收藏我画作的第一人。他了解我的幽默感,这一点对我的创作非常重要。当一个人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时,我就知道和这个人合作是安全的。”

从失明到恢复信心

Solano在四年前失明,那正是他的艺术事业起步时。当时的他没有因此坠入谷底,反而更加积极地创作,试着用艺术探讨自己的多重身份,以及自己的残缺。他说,自失明以来就一直让自己很忙,因为他害怕,一停下脚步,就会跌进自己一直无法正视的难过与黑暗。“自从失明后,我就没有停止画画。我好像踩了油门一样,不停地奔驰。”

他也意识到,自己从前较试验性的画画技巧,都得因为突然间的失明而改变。

四大肖像画

比如在Oronda个展中,他的四幅大型肖像画都是以大头针、图钉等来勾划出帆布上的不同区块,形成肖像的构造,他才能根据触觉,使用水性漆用手指上色。他说:“当我没有助手从旁协助时,我会购买一样的颜色,并根据我熟悉的次序把颜色排列在左右。比如说,这个蓝色我会一直放在右边,黄色则会一直放在左边。”

他说:“失明让我变得更大胆。”所以现在的他愿意探索更多不同的题材,并在画作上使用更多的色彩。“从前的我,对自己有很多疑问。失明后我发现,我所有的创作探索的其实就是自己。而我现在专注的肖像画,就是最佳的身份宣誓。”

在Oronda个展上,他画笔下描绘的两个阿姨,以及美国歌手Nicki Minaj,还有好莱坞影星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在电影《穿Prada的恶魔》(The Devil Wears Prada)所扮演的角色,不管老少,都富有生命力。Solano说,这些虚拟或真实的人物,都反映了他性格的某一部分。“当我在画一个人时,我其实就是在画我在他们身上所看到的自己。当我意识到这些画其实描绘的都是自己时,我就更能在别人身上搜出自己的影子。”所以,Solano的作品,是自画像,但也不是自画像。正是他这般的多面和复杂,让一直在面簿上跟随他的Koenigsknecht对他感到好奇,并在他于纽约参展时,约他见面。

与Koenigsknecht相遇

34岁的Koenigsknecht来自美国,定居柏林,是柏林画廊Peres Projects合伙人之一。他说,他在 Solano还没有失明前就一直对他大胆、甚至有些离谱的画风感到好奇。在他失明之后,他更被他画作中的自我探索深深感动,觉得他的画作更有深度和意义。

他说:“Solano现在所画的东西都是他以前所看到的。我很好奇,他失明后的新体验如何影响他未失明前所收录在脑海的印象,并成画。”

Koenigsknecht回忆说:“我约见Solano那天,他只身应约。他这样一个失明的人,就站在满是酒鬼又喧闹的纽约街头等我,一双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导盲杖。他看起来很脆弱又很坚强,就如他的画作所呈现的那样。当时的我,就被他的这番特质深深感动了,并邀他到Open Forum办展。”

与众不同的艺术空间

Open Forum是Konigsknecht和来自德国的Hannes Schroeder-Finckh的结晶。两人都在柏林著名的画廊工作,对画廊的运作,艺术圈的大小事都非常清楚。Open Forum的创立,就是要给新晋、有潜力但又少人代理的艺术家一个展出的空间,让他们有资源展示自己的画作,但少了商业画廊的卖画压力。所以,他们在2013年搬进新住宅时,就想到要把住宅宽大的一部分空间辟为画廊。

不过,利用自己的居所办画展,也不是没有困扰的。

32岁的Schroeder-Finckh说,有一名和Open Forum合作过的表演艺术家,要求他们把家中所有的电器用品都放在客厅一个星期,并限制他们只能够在指定的空间使用那些用具,比如洗衣机、电冰箱、电动牙刷等。

“虽然他的要求在金钱或人力方面对我们的影响不是特别大,但是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似乎干扰了我们的生活。房子是我们所谓的休闲居所,所以我们只好拒绝了。”

不过,那只是他们至今举办的11个画展中的一个小插曲;很多时候,他们都会尽量给予艺术家他们所需要的协助,并配合他们给予创作空间。

Schroeder-Finckh说:“利用家居展画最好的一点就是,有些艺术家甚至会住在我们家作画,让我们有机会和他们紧密合作,参与他们的创作过程。展览过后,我们还和他们的创作一起居住在同一个空间里。这和自己买画、展出自己的私人收藏很不同,体验完全不一样。”

著名私人家居画廊

在柏林,利用私人住宅空间办画展的人其实为数不少,比如最著名的“家居画廊”就有位于柏林中心地带的Sammlung Hoffmann。Sammlung Hoffmann的主人Erika Hoffmann和已过世的丈夫Rolf Hoffmann,在自己1400平方米的住家办画展已经有20多年了,展示的都是他们收藏的现代画作。Hoffmann会拨出一段时间或以预约方式让公众上门赏画。

住家画廊创办人也会贴心地配合自己欣赏的艺术家,给予无条件的创作空间。

和Solano一样,42岁的加拿大艺术家Beth Letain也是因为信任 Koenigsknecht而合作。她说:“房子的无限白墙,给了我很多想象空间。而且,Koenigsknecht让我自由发挥,没有限制。”去年,她在Open Forum举办了名为Air Horn的画展之后,就被英国伦敦的Pace画廊看上,邀请展出。

除了Letain之外,有一些在Open Forum办过展的艺术家,也受到著名美术馆的关注,也有些获得知名艺术刊物的采访。比如德国艺术家Melike Kara就因为在Open Forum的成功展出,而受邀到上海的余德耀美术馆展出。

在这样的私人住宅展画看画,就如即将在Open Forum办展的加拿大艺术家David Hanes所说,“为何不?”能够毫无保留地自由试验探索,展出自己意想不到的画作,让看画的人和艺术家都为之惊讶,或许这正是在住家为画作腾出空间的最佳理由了。

Open Forum的创立,

就是要给新晋、有潜力

但又少人代理的艺术家

一个展出的空间,

让他们有资源

展示自己的画作,

但少了商业画廊的

卖画压力。

有些艺术家甚至会

住在我们家作画,

让我们有机会和他们

紧密合作,参与他们的

创作过程。展览过后,

我们还和他们的

创作一起居住在同一个

空间里。

——Schroeder-Finckh

(Open Forum合伙人)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