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尼泊尔导游的法国梦

尼泊尔的景色让人陶醉,但如此美景却无法让纳蒙赖以为生。(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尼泊尔因有得天独厚的高山资源,又有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素来享有“徒步者天堂”的美誉。我向来也喜欢徒步登山,因此决定在高班寺静坐课程结束后,用剩余的一周时间挑战尼泊尔东部的一个短程徒步线路。

恰巧我的爱彼迎房东也经营徒步旅游生意,房东派他的28岁弟弟纳蒙(化名)给我做导游。出发当天天还没亮我们便乘吉普车离开,在泥泞的山路上摇摇晃晃九个小时,午后一身沾满沙尘抵达徒步线路的起点Dhap。

一天下来,我感觉整体氛围似乎有点奇怪。我注意到纳蒙一整天心情低落,一直若有所思像是有什么心事。我们出外溜达的时候,他一直走在前头用手机播着抒情的尼泊尔音乐,像是有意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让我很纳闷儿,因为在一周前,我曾在他们爱彼迎住过,和他相处过一个晚上。当时的他还好好的,也与我聊得挺愉快的。难不成是最近遇到了什么问题?

按捺不住寂寞和好奇心,我决定试探一下,主动和他搭话,尝试打开他的心结。

我先问一些很保守的问题,如当导游几年了,都接待过一些什么样的游客等等。他也很爽快地一一回答。

我了解到,他们一家在接待法国游客的过程中结识了不少要好的法国朋友,这些法国人口口相传,他们的法国客户圈就日益壮大。也因为这样,纳蒙现在能流利地用法语做一些基本沟通,旅途过程中还经常在我面前露两手。

聊了一段时间我感觉时机成熟了,便冒出一句:“你有女朋友吗?”

他苦笑道:“有啊。她也是法国人。”

我大感意外,一个法国女人和一个尼泊尔男人,这是什么奇特的缘分。

但是他却转而告诉我他们两天前刚分手。我的心像是被提了起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样。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当天的所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近几个月回到法国后就不怎么理我。异地恋太困难了,何况她实际上也是有家室的人。”

“所以你是她的外遇?”

“对而且还不是唯一的,她还有另一个男朋友。”

一个女人三个男人。这个法国女子真不简单。

“这是你的初恋吗?你们交往多久了?”

“是的。大概两年吧。”

“第一次失恋肯定很痛苦。过一段时间自然会好的。”

我试图安慰着他,而自那晚以后,我们也越聊越熟,变得更亲近了。

后来在徒步过程中我还了解到,原来纳蒙的一个梦想是到法国工作。他说法国的工资远比尼泊尔工资高。

他说:“只要能去法国,什么工作我都愿意做,洗碗洗厕所都愿意。”

听他这么一说我很震惊。因为我以为干他们这一行的人收入应该不错,至少应该能丰衣足食。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铁了心要去法国。

可是他的回应是:“不瞒你说,大部分导游若有更好的选择肯定宁可换别的工作。因为这一行收入不稳定,靠的是旅游旺季来盈利。而单凭那一点导游费实际上是远远不足以养活一个家庭的,多数时候是靠游客的打赏来提高收入的,也就是凭运气。如今我单身,这一行的收入还足以养活自己,但要是我想成家,那肯定得改行另寻他路。”

据纳蒙透露,尼泊尔徒步导游的月均收入大约是300美元,这实际上也已经高于尼泊尔国民的平均收入。很多公职人员,甚至是银行工作人员的月均收入才介于100到300美元。

尽管如此,纳蒙依然意志坚定地表示:“我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必须出国搏一搏,就算是以非法移民的身份在法国逗留工作一两年,最后被遣送回国,也在所不惜。”

了解这些情况后,就更能想通他为何会因失恋那么伤心了。或许他曾幻想能娶那位法国女子,到法国成家立业,寻求更好的生活条件。但是那段恋情的告终也意味着这一幻想破灭了。

不过纳蒙的法国梦或许仍有希望。他表示已经找到一个愿意替他做担保人的法国朋友,明年将试图到法国去,但纵然如此也不一定能成功拿到签证。2019年将是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年,我祝他好运。

尼泊尔的景色确实让人陶醉,可惜这一国的美景却无法让纳蒙赖以为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