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学骑脚踏车

学长俊颖(左)和凯杰(右)努力地扶着靖雯(中间)掌握骑车平衡。(林敬翔摄)

字体大小:

留学博客

今年立秋,我再一次踏入复旦校园,准备展开我的大二生活。今年的春天格外炎热,却时不时吹起凉凉的小风,在不失阳光中的佳境下享受着好天气。骑着我的小电驴(在中国也称电瓶车),秋叶随风而飘落,让我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幻境里。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迎面而来;处处响起的招呼声令我感到格外地暖心,感觉自己已经是在复旦扎了根,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还依稀记得去年,我还是个懵懂的大一新生。初次来华长期居住学习,满怀憧憬,满腹期待。离开新加坡之前,我参加了复旦大学新加坡学生会所举办的迎新聚餐。在迎新聚餐中,我结识了许多学长学姐,并获取了很多关于到上海留学的信息,包括代步工具。大家谈笑风生,滔滔不绝地说出了自己骑脚踏车的经历。有的人吹牛说自己骑车时多么地英姿飒爽,却马上被别人揭穿。糗事说尽,在调侃之中,看得出大家关系十分亲近。

就在那时,一位学姐(我高中的同班同学,现已变学姐)转身过来,问道:“你打算买电瓶车吗?”我还记得当时的我正喝着水,马上呛着了,咳完过后尴尬地说:“其实,我不会骑车。”大家听到了,现场便轰动了起来。“你你你不会骑车?哈哈哈哈哈!”我也一起笑了起来,说:“我那么胖,怎么可能可以平衡呀?”学长虽然捧腹大笑,却很体贴地说:“我们教你吧。”当时的我还非常不好意思,推辞了学长的好意。没想到,到了复旦后的我却急着喊救命。

被誉为“自行车王国”的中国确实名不虚传。我在校园里走动靠的是自己一双腿,别人却骑着脚踏车,省时省力。看着大家飞一般地从我身旁骑过去,我不禁感到一丝丝的羡慕。我走了一个月的路,终于忍受不了了,在微信上组织了一个“拯救Daryl小组”。我用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学会怎么骑脚踏车,总算是没有辜负学长们付出的汗水。至今,我还是万分感谢学长们抽空,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光华楼前侧的光草传授我骑车的技巧。

时隔一年,我已经从骑脚踏车晋升为电瓶车。购买电瓶车是我原先没有想过,实现了却感到非常自豪的事。一辆“灰哥”伴我行走复旦校园,为我省了很多时间与精力。

如今,身为学长的我,不禁感到自己有义务传授学弟学妹骑车技术。今年复旦来了好几名来自新加坡的新生,其中就有两位从来没有学过骑脚踏车。与其让学弟学妹们来找我喊救命,我组织了一个学车小组,而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几乎所有的新加坡学生都愿意抽空下来帮助教导学妹们如何骑车。

学弟学妹们天资聪颖,学习能力强,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不需要我们扶着,自己起步骑车了。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大家相扶相助,能够在我们的小群体里找到另一个家。我心头不禁涌上了一股暖暖的情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