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槟城的理由

槟城有不同的宗教建筑、人文居所上的有形与无形的多元文化,以及语言文化、传统节庆、美食美景等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

字体大小:

反映在不同宗教建筑和人文居所上的有形与无形的多元文化,以及语言文化、传统节庆、美食美景等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一直牵引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槟城。

记不清何时起,对马来西亚的兴趣越来越浓。大城小镇都不厌探索,却只有槟城是一再造访的“远方”。槟城于我,有种难言的魔力!而这魔力随着岁月流转,日久弥新。

槟城,毛姆的名言是她最佳的广告:“如果你没有看过槟城,那你还不算看过世界。”

毛姆的槟城情结难免有殖民宗主的俯视与怀旧,而我却是没有任何包袱地着迷于槟城的日常。

槟城人少走路,也许是阳光过于热情,也许是油与车均可负担。而我则钟情穿街走巷,徒步丈量新旧城区。徜徉殖民建筑与骑楼店屋之间,邂逅不断变幻的城市景观,感受市井生活、风土人情,还有那一直不断跳出来的惊喜。一点一滴地,自己“收藏”起不同于各类旅游指南的“私房”酒店、景点、理发店、炒粿条档、榴梿档、咖啡馆,乃至“私房”交通路线……

街名拾取

每次来槟城,都有新发现。这次特别留意街名。

街名往往是一座城市历史的缩影。在多元种族与文化浓密交融的槟城乔治市,当地人习以为常的街名,往往让外来者一头雾水。你会发现许多街道中文字的街名与英文、马来文街名没有任何关联。

比如离东方酒店(E&O)不远的街道——“牛干冬”。一直无法想象,Chulia Street怎能与“牛干冬”扯上关系。看了马来西亚著名作家朵拉的《半段牛干冬》才明白,早年间南来华人以牛车载水吃用,新加坡的“牛车水”就体现了当时的景况。Chulia Street上有个牛棚,牛棚的马来文是Gandang,音译过来就成了“干冬”。于是,一个半中文半马来译音的街名就出现了。不了解历史与文化融合的典故,又怎么搞得懂槟城的街名呀!

踩着文章的点点面面,从杭州旅社、五福书院,到槐记茶室、莫定标娘惹糕店,直至爱情巷。施施然从一个看热闹的“外行”变成了看门道的“内行”。

看到杭州旅社,就知道1939年郁达夫来出席《星槟日报》创刊发行,曾留宿于此,还写下一首“故园归去已无家,传舍名留炎海涯。一夜乡愁消未得,隔窗听唱后庭花!”这首七言绝句有个小序——“抵槟城后,见有饭店名‘杭州’者,乡思萦怀,夜不成寐,窗外舞乐不绝。用谢枋得《武夷山中》诗韵,吟成一绝”。郁达夫的古文根底独步五四文坛,建基其上的现代文功力着实不凡。虽因个人性格不见容于当时的中国大陆,却成就新马平白拥有了一段文化传奇。

比起乔治市的其他壁画,五福书院侧壁上的少女壁画多了几分书卷气。
比起乔治市的其他壁画,五福书院侧壁上的少女壁画多了几分书卷气。

穿过广州府会馆的牌匾,踱向五福书院,抬头,右边侧壁可见一幅写意十足的壁画。虽仅用黑线勾勒,画中女孩却在艳丽的阳光下神采飞扬。看来,自2012年才开始出现的壁画,已经成为乔治市街头文化的“彩蛋”,随时准备跳出来给你惊喜。五福书院创立于1819年,为马来西亚首间华文私塾,曾是广州府12县同乡联谊会馆和宗祠,后为广府乡亲子女提供教育,改为书院。

从五福书院转出,眼光被一栋艳蓝色的角头建筑吸引,渐行渐近,原来是槟城人爱的槐记茶室。据当地人说每次来都需要等位。但无论多久,排在长龙里的人们都毫不介意。只可惜当天我去得太早,无缘著名的槐记鸡饭。

阳光以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执着炙烤着大地。我却依然不厌其“俗”地来到游客必定打卡的椰脚街。

椰脚街的马哈马里安印度庙。
椰脚街的马哈马里安印度庙。

椰脚街街名在1990年由Pitt Street改为马来文Jalan Masjid Kapitan Keling(甲必丹吉宁),但槟城华人一如既往地叫它椰脚街。这条500米长的老街,顺序坐落着圣乔治教堂、广福宫观音亭、马哈马里安印度庙、甲必丹吉宁回教堂、马来亚齐回教堂。文化、信仰、风格各异的遗迹在这条街上和平共处了200多年,由此它有了另一个名字:和谐街(Street of Harmony)。

傍晚时分,甲必丹吉宁回教堂成了光与影的交响曲。
傍晚时分,甲必丹吉宁回教堂成了光与影的交响曲。
圣乔治教堂是东南亚最古老的圣公会教堂。
圣乔治教堂是东南亚最古老的圣公会教堂。

节庆体验

记得初访槟城,是因为壁画。

乔治市的壁画分两类,一类是彩绘,一类是铁线创作。在我看来,前者跳脱,是平凡中拈出的亮丽花朵;后者凝重,多为所在地点早期槟城人日常的描摹。两类壁画创作介质与手法不同,内容各异,但各有意趣。去的次数多了,在寻幽探画的同时,也收获许多“艺”外惊喜。

乔治市的老城区,保留了全马来西亚三分之一的战前老建筑,不管是政府办公机构、银行商业大楼,还是民居、宗祠寺庙,风格多样,大多保留完好。相信许多城市都面对保留与发展的矛盾,在我看来,槟城在这方面的做法是值得称颂的。

旧关仔角大草场的左边,耸立着两栋殖民地政府大厅,白色的外观象征市议会在乔治市的地位和贡献,也是令人注目的建筑景观。
旧关仔角大草场的左边,耸立着两栋殖民地政府大厅,白色的外观象征市议会在乔治市的地位和贡献,也是令人注目的建筑景观。
2016年的世界遗产日庆典把活动场域搬到乔治市的文化古街,以童趣唤醒人们对传统的记忆。
2016年的世界遗产日庆典把活动场域搬到乔治市的文化古街,以童趣唤醒人们对传统的记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8年把槟城乔治市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地。槟州政府随后将每年的7月7日定为乔治市世界遗产日。槟城每年都会举办不同主题的庆典,以纪念世遗日。2016年游槟城时正当其时。那年的主题是 Mari Main(一起来玩吧),活动围绕历史和文化主题展开。傍晚活动开始时,民众简直是奔走相告,国际游客也蜂拥而至。我被他们的热情感染着,被深埋心底的童趣撩拨着,也参与了其中一些以旧时代游戏为主题的活动,如小石子(华族)、藤球(马来)和背后传毛巾(印度)等。

乔治市世遗区的大街小巷,似乎就是一个艺术区。别小看任何一个不起眼的街边店屋,当你不经意路过它时,也许里面正举办着画展,进行着艺术表演……

乔治市每年有超过100个大大小小的文化艺术活动,这些结合传统与现代、过去与未来、高雅与通俗的艺术活动,成了吸引成千上万艺术爱好者涌入槟城的又一个理由。

小客栈Red Inn Court肩负着“槟城文化遗产”的重任。
小客栈Red Inn Court肩负着“槟城文化遗产”的重任。

今年游槟城,我近距离感受了一番第35届马来西亚全国华人文化节。丰富多彩的各项活动不仅将强烈浓郁的多元文化色彩精彩呈现,而且展现出当地华人在推动文化传承与发展上的凝聚力与不遗余力。

2009年被列为马来西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二十四节令鼓”,气势磅礴地敲开第35届马来西亚全国华人文化节序幕。(主办方提供)
2009年被列为马来西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二十四节令鼓”,气势磅礴地敲开第35届马来西亚全国华人文化节序幕。(主办方提供)

“二十四节令鼓”震撼人心地敲开文化节序幕,冰心文化展、侨批图片展等举办的同时,街道上也摆起各色槟城美食,“舞动全城”的舞台迅速搭起并带动各路人马翩翩起舞。入夜,国际表演团体和本土艺术家的精彩节目纷纷上演。一转头,遇见由各族群呈献的大型花车游行。但见表演者与受邀嘉宾乐在其中,路人及游客津津乐道。不少游客乐此不疲,自始至终舞到尽兴。

越来越多文化节庆活动填满了乔治市的日历。这些体现多元文化及槟城特色的活动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向全世界促销了槟城,槟城又获得了怎样的裨益,很难从数据上统计。但至少,反映在不同宗教建筑和人文居所上的有形与无形的多元文化,以及语言文化、传统节庆、美食美景等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一直牵引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槟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