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的艺术

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经历和直观体验会最直接地影响他对所处环境的评价。

两周前,就在我回新加坡处理家事期间,9日傍晚我突然在微信朋友圈上看到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

散布消息的同学称,我住的北苑学生生活园区一条街(俗称“北区一条街”)的商家前晚(8日)收到通知,街道要拆迁,必须在本月18日前搬走。

故即日起商户开始清仓大甩卖。很多商品在按“跳楼滴血价”的价格售卖。脚踏车店的脚踏车按出厂价卖,眼镜店的眼镜镜框镜片全部打五折,文具店的老板所有商品打八折。消息呼吁学生到场买货支持他们。

此事一传出,在复旦的学生圈内引起不小的震动。这条始于2001年的老街怎么毫无预警突然说拆就拆呢?拆了之后会回来吗?

北区一条街是我每日上课的必经之路,街道上有便利店、文具店、打印店、洗衣店、理发店、水果店,和快递存放点等20个店铺。那里一切应有尽有,是我们北区学生的“左膀右臂”。尤其是打印店,不知在期末季和论文季拯救过我多少次。如今被切断后,学生的生活需求该如何满足呢?

而几乎在同一个时间点,我看到了校方当天通过一些辅导员发布的关于北区商业一条街消防整改的《通报》。

《通报》解释,消防队9月中对一条街商铺进行了消防检查,发现商铺“均不符合消防要求,无防火隔离带、建筑材料易燃”,并向复旦后勤公司开出了整改通知书。为此学校“根据消防整改要求”清退一条街的商铺。

通报还特别强调,基于上海市规划北区周边走马塘地下箱涵要改为明河,因此学校后勤公司早在2016年即已通知北区商业街商铺不再签署新的租赁合同,随时准备搬迁。后勤公司考虑到此次拆除的不可抗力因素,也将给予商家一定的经济补贴。

然而,我15日回到校园同商家了解的情况和校方的说法似乎有些出入。

一名商家满腹怨气地对我说:“之前从来都没和我们说过要拆迁的事,我们的租金还付到年底呢!”

据了解,整条街的商家8日晚上接到的条件是:12日前搬完的奖励三个月房租,15日前搬完的奖励两个月房租,18日还不走的,强制封门。

可是走访现场时,商家表示强制封门的行动往前挪了一周。

“5号通知我们8号开会,8号开会说最迟18号要搬走。可是隔天又下了一个通知说11号将执行查封工作并断水断电。”

从9号到11号,留给商家的时间,理论上只有48个小时。有的商家因为来不及搬走落了一些物品在店里。

我到现场查看情况已经距离事件发酵一周。当时依然有不少商家死守在查封的门店外面甩卖商品减少损失。

平心而论,虽然北区一条街的拆除对我造成很大的不便,但是若建筑像通报所说的真有安全隐患,那我还是愿意支持校方做出的决定的。

只是我认为校方在整个事情的处理过程可以采用更人性化的做法。

比如,既然消防人员9月中已经查出问题,为了让商家有些缓冲的时间,学校应尽早通知他们,而不是等到近一个月后才下令让他们搬走。如果临时下发通知不可避免,原则上或情面上都应给商家充分的撤走时间。

其次,影响几千学生日常生活的大事应当提前通过学校官方渠道进行公示,而不是等采取行动后才通过辅导员间接传达给部分学生,再由学生扩散出去。

再者,虽然校方承诺把对学生学习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北区学生的生活便利已大受影响。

目前,北区学生取快递需要步行至少20分钟到东区拿。打印设施方面,学校虽然短时间内新设了一家文印中心替代原先的几家打印店,不过中心每日开业的时间比原先的打印店迟,结业的时间也较之前早了两个小时。中心能否独自应付整个北区学生的流量需求是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上述种种让我感觉到事件爆发后,校方、商家和学生三方都陷于被动,实在不是理想的结果。

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经历和直观体验会最直接地影响他对所处环境的评价。希望学校能从本次事件中吸取经验,不要怠慢。

我入复旦已经三年了。期间见证了学校的伙食有改善,各种基础设施也被拉倒重建,改头换面。学校的确是在不断地进步过程中的。我衷心地希望并坚信,未来的复旦会更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