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金庸

鱼非当年鱼,石非当年石。鱼化石中,宛有当年在。你非当时你,我非当时我,我心中有支歌:“记得当时年纪小”。心中宛有当时在——有你有我有当时。为耀明兄《鱼化石的印记》作。1999年8月1日金庸为潘耀明《鱼化石的印记》作序。
许多天,许多年之前,情感曾在你心中流过,今天,明天,明年,后年,这情感仍会在你心中流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却永远流不尽,因为有些情感——是永恒的,那是深情。为耀明兄《永恒流动的情感》书。1999年8月1日金庸为潘耀明《永恒流动的情感》作序。

香港明报月刊总编辑潘耀明(笔名:彦火)追忆与金庸相识交往的经过,见识他办报的认真严谨,对待文字的一丝不苟,以及唯才是举的管理方式。

金庸10月30日与世长辞,他是武侠小说家、著名报人及文化人。

不是开玩笑,记得十多年前,早年做过金庸秘书凡八年的作家莫圆庄(笔名圆圆),从加拿大返港,某日上来《明报》找我。我与她在会客室打对面而坐,聊了片刻,她倏地对我说,她愈看愈觉得我的样子像金庸,她临走又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庄容地说,金庸是侠之大者,身怀绝技,十八般武艺样样精妙,打遍天下无敌手,我正在偷师,希望学得一招半式用来防身。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