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光乍现

只是到深夜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想他。但我想的不是他,其实谁都可以,说穿了不过是异性、情感、依赖而已。

和他第一次见面,我买了一束红玫瑰花。价钱比想象中贵,但是很好看,拿在手上很有面子。他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挽着我,没有手拿玫瑰,所以到他家前一直是我拿着的。他家里没有花瓶,倒在地上的塑料矿泉水瓶是它的新家。他说花放他家会被烟熏死的,我假装没听到。这束花之后的命运我并不在乎,只要我见证过花的全盛时期就好了。那是我第一次送人玫瑰,我没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收到玫瑰。

手机里消息的提醒滴滴滴响不停,多愉快多热烈,却如花期一样短暂。我看了一眼手机,是他发的一句假惺惺的、看似关心的话,每次都这样。我说明天是我的毕业典礼,他回复一句“好的”,没了下文。其实我真的情愿他别答,或者拜托演得用心点行不行。我们约好去看的电影没位子了,只好去看了一部庸俗的爱情电影。他把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撤掉,我向他靠近,把头埋入他温热的颈间蹭了蹭。那是脂粉、沐浴露、荷尔蒙、洗衣粉、年轻肉体的气味。他微刺的发丝随着我的动作轻扎在脸上,有些痒痒的。电影里的男女主正演到情深处,我最爱的歌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充满整个电影院,包围了我们,我却感觉到彼此身体在这不合时宜的浪漫里都变得僵硬。

随后我们买了酒去了植物园,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被蚊子享用着,彼此相拥着。喝醉了,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喜欢。我假装调戏般地捧起他的脸,借着月色的掩护,也唯有这时我敢直视他的眼睛。他眼里有什么?他对当下这荒唐的情形是怎么想的?他也审视着我的脸,试图从我的眼中找出些许情绪。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我看到了他眼中的试探、防备和兽欲。真是令人失望的答案,可又有谁在乎?他在我能看得更清楚前吻了我,唇齿相依,我把手放在他硬挺的胸上感受着他的起伏。他咬着我的耳朵说,你的脸怎么这么烫?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是因为酒。

车快到了,他用力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在植物园里肆无忌惮地奔跑起来,把一切甩在背后。我看着路灯下两个牵着手的身影,我的头发和裙子都随风摇曳,心在那一刻被击中。这是日本少女漫画和韩剧的经典场景,浪漫至极,却没有爱,多讽刺。仿佛是两个敬业的演员正认真地按照剧本表演,镜头里的画面看起来浪漫无比,注定要在一起的男女主,在导演喊cut后返回现实,不过是形同陌路的一男一女。

最后那段日子里,总有一方在闹别扭,我们都厌倦了这种关系。关系不明确、不互相信任难免会有小疙瘩,堆积在一起就等着谁先忍不下去,先提出不要互相折磨下去。但搞笑的是我们明里暗里都在争主动权,争着做主动抛弃而不是被抛弃的一方,同时又费尽心思地把抛弃的原因归结为对方的错误,真是一出好戏。我没有什么好埋怨他的,我只是为这缺乏诗意的结局感到悲伤。

如今他的头像躺尸在我的聊天列表里,和以前每一个生命中的过客一样,和那个盛放第二天就被烟熏死的玫瑰花一样。真正放弃一个人是无声无息的,不会拉黑不会删掉,即便路上碰见也可以给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只是到深夜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想他。但我想的不是他,其实谁都可以,说穿了不过是异性、情感、依赖而已。

我捧着的那束玫瑰,抱着的那个身躯,不舍的那些记忆,是含光乍现的爱情。

作者一句话:从生活中提取让自己心动的瞬间,写下来反复阅读,纵容自己溺毙在情绪的沼泽里,但在赴死的途中却意外得到了新生。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