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泽鼎:玻璃缸中的金鱼

一尾忧郁的晕红

悄然沉入水底

遗憾的尾端

挑逗

水面意犹未尽的涟漪

泡泡是

一场过于脆弱的梦

被小心地吹得

尽量圆满

却在争先恐后冒出水面的瞬间

灰飞烟灭

于是玻璃讥讽地继续透明着

鱼缸的厚度

是鳃的呼吸和心脏溺毙之间

的徘徊

于是呆瞪着

其实本来就不会闭合的双眼

流下看不见的

一缸水便会

越咸

越咸……

却终究不是大海

(作者为华侨中学学生)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