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袅绕 峰回景转 ——尼泊尔徒步之旅

4月初来到尼泊尔的格兰帕尼(Ghorepani)杜鹃花森林公园,饱览周边的杜鹃花海后,我很早就寝。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顶着月光握着手电筒,跟着一大队人往海拔3210公尺的潘恩山(Poon Hill)去。爬了大概一小时我们到了山顶,天蒙蒙亮,喜马拉雅山峦依稀可见。不久,朝阳从东方升起,染红部分群峰,大家都雀跃万分。

看了日出,我从潘恩山后一条下山小径随兴漫步。一路上杜鹃花满山满谷盛开,染红一座座山坡,绚丽一个个山谷。虽然行走在花海里,却闻不到一丁点花香,即使靠前猛嗅也徒然,原来杜鹃花近乎是无香味的。好在清新的空气里不时飘来阵阵野花的芳香,精神为之一振。虽然此时朝阳已高高升起,远处的喜马拉雅山峦依然迷人。盛开的杜鹃花有了晨雾朝露的滋润,更显楚楚动人。色彩炫丽的蜂鸟,忙碌地在花丛间穿梭鸣叫,为这人间仙境锦上添花。

n_4c_Small.jpg
清晨日照安纳普尔纳基地营群峰,最精彩的部分少于5分钟,短暂而壮丽。

走过两个原始杜鹃林,触目都是深褐色的杜鹃树干,粗壮沧桑恣意舒展,有好些是要几人围抱方能合拢的千年老树。林中树冠的杜鹃花红彤彤,遮天蔽幕,地上是层层厚厚的落叶,凋谢的杜鹃花洒满地。林中小径好些被落叶掩盖了,幸好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画在杜鹃树干上的标记,才能顺利的走出杜鹃林。出林不久,来到一处较宽广的平地,有几间民房,其中一间炊烟袅袅。这小村子三面被杜鹃林围绕,前方是延绵的喜马拉雅山峦。我走进冒着炊烟的那户人家,只见一老妇在厨房忙着煮食,土灶上有一锅热腾腾的白饭。我喜出望外,毕竟早上四点多就起床,早已饥肠辘辘。我比手画脚一番,让她帮我准备饭食。屋前几棵高大的杜鹃花盛开,绚丽夺目,与远处的喜马拉雅山峦相辉映,勾勒了一幅独有的风景线。蜂鸟鸣叫,偶闻鸡啼,三几个路过的村民与老妇寒暄,一切那么祥和宁静。我在草坪上的长凳享用最香最饱足的一顿尼泊尔饭食后,在村子转一圈,才知道这个世外桃源叫Dandakharka。

夜宿空置茅屋

回到格兰帕尼已是下午两点,天上铺满厚厚的云层,远处乌云密布。问了几个当地人都叫我放心,只会是小雨。回旅舍收拾背包,结算后朝徒步两小时的德拉利(Deurali)前进。路程不到一半就开始下起小雨,很快的,天空响雷不断,接着噼里啪啦竟下起红豆般大小的冰雹,暴雨夹着冰雹疯狂急促袭来,无处躲藏。我没带防雨装备,脚上穿的还是南洋牌子的布鞋,两下子全湿透了。心慌意乱之际,突然,犹如西游记里玄奘迷路时妖精总会变座寺庙给他,暴雨中百米之遥的一个制高点出现了一栋房子,狂喜的朝房子奔去。

原来那是个观景点,房子由茅草搭建,用来煮茶供游客享用。茅屋内堆满木材,地上全是稻杆和茅草,屋外有几排座椅。屋外四周和小径上全是冰雹和雨水,雨势没有稍缓的迹象,即便雨停了我也不想双脚冰冷湿漉漉的续程到德拉利,我想干脆就在茅屋过夜吧。说也奇怪,有了这念头,我就看到屋内角落的灰烬中还有一丝丝星火,赶紧抓把茅草放在灰烬上猛吹,浓烟冒起,火苗慢慢变大。双眼被浓烟薰得泪直流,不知呛了几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才成功燃起火苗。即刻往火上架起木材,可小小的火苗没能使木块烧起来就灭了。再次往灰烬里放茅草然后猛吹气,火苗再次燃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木材终于烧起来,慢慢的再往上堆起木材,熊熊大火才燃起来。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我没敢拿出睡袋,深怕茅屋的主人随时回来把我给赶出去。等到天快黑了,我才在火堆旁的一小块平地铺上一层稻杆,把睡袋放在上面。好在早上吃了个饱足,这时还不觉得饿,吃了几片饼干喝点水,刷了牙就钻进睡袋里,天已全黑了,雨还在下着,我往火堆加些大块的木材,大火把我烘得暖暖的,不知道火是什么时候熄灭的……

早上醒来,天没有放晴,但雨已停,路已干。收拾背包,放了100卢比在茅屋里,精神抖擞的出发了。中午前到了Tadapadi中转站,这里东西南北可通往不同的徒步路线,旅舍房间炙手可热。到达时,天空灰濛濛还下着小雨,当地人说要下场大雨,天才有可能放晴。我在心里回呛:“要多大才算大?昨天的暴雨算不算大?今早怎么不见天晴?”再也不听信当地人的说辞,我决定留宿一晚,和老天爷赌一把。

初见鱼尾峰

时间尚早,只好窝进茶室取暖,和各路英雄豪杰天南地北胡扯一番。第二天醒来天没放晴,东方泛白的曙光穿不过厚厚的云层,屋外冷飕飕的,只好躲进房里。约20分钟左右,只见海拔6993公尺的马查普查雷峰(Machapuchre),当地人称为鱼尾峰(Fishtail)的尖峰钻出云端,随着云雾慢慢飘移,没多久鱼尾峰完全裸露出来。云雾开始往海拔最高的南安纳普尔纳(7219公尺)和其他山峰移动,积雪的山峰时而露出云端,时而又被裹在云雾里,忽隐忽现。过了一段时间巨大的山体展现在大家眼前,随着云雾散去,天空终于出现难得一见的湛蓝,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抵达两大基地营

n_3a_Small.jpg
当地挑夫扛着各地登山徒步客的行李,一步步往上攀爬,赚取微薄的收入。

抵达距Tadapani约两小时脚程的Chomrong已是中午,天空又灰濛濛一片。从这里到海拔4130公尺的安纳普尔纳基地营(Annapurna Base Camp,简称ABC)须徒步两三天。先是下行上爬一河谷到Sinuwa,之后逐渐进入一狭长河谷直达ABC。峡谷内峭壁高耸,云雾缭绕,猕猴在树间跳跃。坚韧不拔的高山杜鹃在岩缝中屹立,盛开的红杜鹃在冷风中迎来远方的徒步客,湍急的雪水在谷底咆哮,飞瀑从云端倾泻而下,巨大的落地声响彻山谷,水花飞溅伴着雾气迎风扑面而来,顿感凉气渗透心肺。

n_5b_Small.jpg
徒步往安纳普尔纳基地营途中,四周的雪峰景色异常壮阔,动人心弦。

徒步约7小时后留宿旅舍Himalaya,隔天早上10点多就到了海拔3700公尺的马查普查雷峰基地营(Machapuchre Base Camp,简称MBC),但见浓雾漫天,能见度不到50米。吃了午饭,天气不见好转,只好在浓雾中走向ABC。抵达ABC 不久,天空飘起雪来。雪下得不大,持续了两小时。傍晚大家都留在茶屋里玩牌闲聊,我步出屋外,在快速飘移的云雾中看见了含情脉脉的鱼尾峰裸露部分山体,不消一会就看到鱼尾峰大部分的轮廓。这时茶屋里传来尖叫声,大家拥出屋外对着还裹在云雾里的鱼尾峰猛拍。说也奇怪,鱼尾峰似乎感到难为情,又躲进云雾里去。大家只好回到屋内,我留在原地。约莫十来分钟,鱼尾峰又从云雾里钻出来,大家再次跑出来猛拍,鱼尾峰再次躲进云雾里,搞得大家啼笑皆非。如此反复了三次,鱼尾峰才完全摆脱云雾的纠缠,大方的展现在众人眼前,迎向落日。

1_Small.jpg
博卡拉途中拍到南安纳普尔纳和安纳普尔纳一号雪山重叠的画面。

夕阳的余晖落在鱼尾峰的峰顶,慢慢地把雪白的山峰染成浅橙色,金黄再到深金黄色,过程缓慢历时约20分钟,非常漂亮教人难忘。随着夕阳余晖逐渐消退,呈深金黄色的鱼尾峰也慢慢失去光彩,还原雪白色,天色也暗了下来。大家欢呼鼓掌,忘记了寒冷,唱着跳着回到茶屋享用晚餐。

隔天,天蒙蒙亮,群峰清晰安静地躺在冷风中。早上5点40分左右,群峰的峰顶已被朝阳染成金黄并逐渐向下延伸,到了接近6点钟,峰顶的金黄色已褪成浅橙色,整个过程非常的快,最精彩的时段少于5分钟。它不像昨日傍晚的日落缓慢得让人很有期待,它更像个朝气蓬勃的青年,行动迅速毫不迟疑。看完日出,还不到7点钟,大多数人已回到茶屋吃早餐,虽然褪去金黄光泽的群峰依然那么好看。

n_2b_Small.jpg
绚丽夺目的杜鹃花与远处的喜马拉雅山峦相辉映,勾勒了一幅独有的风景线。

听说山上有冰舌和湖泊,我尝试爬了半小时却无法再继续,只好坐在一崖边观赏群峰。此时,湛蓝的天空,变化莫测的云雾和雪白的群峰,勾勒了一幅绝美的雪峰画卷。不断快速飘移的云彩像个魔术师,时而把群峰变不见,时而又让它们裸露在云端。总觉得有了云雾笼罩缭绕的群峰才会显得高耸。

才从崖边下来快9点钟,我收拾背包后朝MBC走去。一路上走得很慢,来时什么都看不见,现在全看到了,一切是那么的壮观神奇,当然要慢慢走,慢慢看。到了MBC约10点半,浓雾从峡谷迅速的往上涌来,如惊涛骇浪一波接一波,不到半小时就把天空给笼罩,又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才依依不舍的下山,结束了11天的徒步行程。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