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的实习之路

深夜两点钟,正当我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快要入睡,耳边又想起了“嗡嗡”的声音。

我抓狂地翻起身来,打开房里的灯。一只蚊子贴在我床边的墙上。

“啪!”我毫不犹豫使出全身力气一巴掌打下去。敌人顿时血肉模糊,我的手掌和墙上都留下了斑斑血迹。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