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楼塔为排屋注入新能量

Studio Wills + Architects提供照片

半独立式排屋后有座新楼塔,为原先的排屋注入新能量。

看到这栋半独立式排屋后的崭新楼塔,突发联想,三层高,长方形的黄色楼塔像个巨型的充电宝(powerbank),插进原先的排屋,仿佛是为屋子注入新能量。

听负责这栋私宅装修和翻新的Studio Wills + Architects创办人和建筑师黄伟良谈设计理念,证实记者的直觉无误。参与建筑设计的还有事务所团员辜可光与胡善一。

2.0的境界

这间位于直落古楼的排屋,住着一对中年夫妇,进入少女期的女儿,与一帮佣。屋主原想建一栋全新的三层楼私宅,但建筑师跟屋主讨论后,因为预算和种种考量,决定保留现有建筑,在屋后加建一座小楼塔。楼高三层,每层面积虽只有一间房般大小,但黄伟良说:“楼塔外表看似平平无奇,却‘五脏俱全’,蕴藏厨房、洗手间、主人卫浴室、书房和阅读阁楼等。”新楼塔和原屋有机的结合,为现有的建筑“充电”,让全家的家居体验焕然一新。

套句IT界爱用的术语:经这一充电,复活的新家晋升第二代,进入2.0的新境界。

建筑师将旧有的厨房移入新楼塔一楼20平方米的空间,饭厅和现有客厅的空间和新增的户外露天平台相连,变得更宽敞、舒适。

一楼厨房移进新楼塔,让饭厅和现有客厅变得更宽敞舒适。
一楼厨房移进新楼塔,让饭厅和现有客厅变得更宽敞舒适。

主人卧室原先的卫浴室移进新楼塔15平方米的二楼后,腾出的空间给夫妇另辟步入式衣橱。新楼塔内还有一间让夫妇办公的书房。阶梯式的黑色书架是神来之笔,让屋主踩着小碎步上到三楼5平方米的阁楼。

新楼塔为主卧室新添书房和阁楼。
新楼塔为主卧室新添书房和阁楼。

像张爱玲俯瞰上海市

惊喜发现,建筑师黄伟良原来也是张爱玲迷。他说:“女主人喜欢看书,我们在新楼塔加盖这个专让她静心看书的阁楼。我在设计阁楼时想到张爱玲的作品里,她从高处俯瞰上海市的描写。这阁楼比四周排屋高,女主人也能像张爱玲一样俯视周围的屋顶。”

从“张爱玲”阁楼俯视书房。
从“张爱玲”阁楼俯视书房。

记者也是张迷,立马接上:“《桂花蒸——阿小悲秋》开头就有一段,从人物角度俯瞰上海屋顶的描写。”

主卧室的卫浴间也移入新楼塔,天窗引进阳光突显小庭院绿意。
主卧室的卫浴间也移入新楼塔,天窗引进阳光突显小庭院绿意。

黄伟良保留楼塔与原屋之间的缝隙,将它变成一个接连两个空间的小庭院,上面的天窗引入阳光如水,屋主从相连的原屋跨入新建的空间时还能观赏到每层庭院种植物的郁郁葱葱,有陶渊明笔下“复形数十步,豁然开朗”的“眼前一亮”感。黄伟良说:“这过渡的空间让屋里的人从‘旧’跨到‘新’空间的每时每刻都能享受到片刻的绿意和大自然。”

楼塔与原屋之间的缝隙变成连接两个空间的小庭院。
楼塔与原屋之间的缝隙变成连接两个空间的小庭院。

建筑师透露,屋前做了小变化,但低调处理,不过于突出自己,让屋子和四周邻居的住家“和睦相处”。

停车棚上原有的客房阳台加盖和用半透明的铁网包覆成笼,铁网屏幕能随居者心意拉开或关闭。

女儿睡房则向前延伸,建筑师为她打造属于自己的阳台,这部分也漆上屋后新楼塔的土黄色系,让前屋的新元素和后屋相呼应。女儿阳台使用和铁笼相同的建材,延伸落地,楼上楼下连成一片铁网框架。黄伟良说,他特地将楼下黑铁框面向屋内的框架做成一个半户外的座位。这是男主人每早读报和享受花园绿景的私人角落。

屋子去年落成,黄伟良说:“屋主无需从零建起,善用巧思,做一些小的调动和变化,整个家就能焕然一新了。”这也不失为一种值得提倡和鼓励的环保设计精神,有意为自己老旧住家注入新气象的屋主可借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