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 评审系列之陈益 反思世俗摆脱框架

↑→陈益为Dominie Press设计的红包不按牌理出牌,红包封外面是颜色鲜艳的“年兽”,打开来则是代表财富的招财猫。
→陈益将依斯干达·贾利陶艺展的精装书用特别印刷技术处理,摸上去有陶瓷作品的质感。
第20期WERK刻意将封面弄得破旧,颠覆书就是要新的概念。
第21期WERK将书口做出一系列不同形状的切割,让读者侧目欣赏书籍这往往被忽略的部位。
陈益为Dominie Press设计的红包封。
陈益自创的WERK刊物,第26期两边都封死,是一本“不能打开”的书。
  陈益为Dominie Press设计的另一款迷幻画风的公鸡红包封。

上星期,广告才女林少芬为这个系列报道打头阵,本期新加坡平面设计教父陈益(Theseus Chan)登场。

陈益是Work创意公司创办人,也是2006年首届总统设计奖(President's Design Award)年度设计师(Designer of the Year)。

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周年,三位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陈益、林少芬和家具设计师杨国胜(Nathan Yong)接受《联合早报》邀请,担任本报主办的“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评审。

随着“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开始征收参赛作品,《联合早报》设计线记者,也是“新加坡文创大赛”联合主席林方伟,与三位评审深入访谈,了解新加坡文化如何影响他们的创作,以及他们对新加坡文创和国人创意的想法。杨国胜的

专访下期推出。

当我问起新加坡平面设计教父陈益,我们的文化和日常生活怎样影响了他的创作,他想了两个星期,还是没给我答案。

直到我坐在他位于新加坡西部的工作室,喝着他员工泡好的美禄,和他面对面时,才明白他的意思。他打开电脑,在我电邮给他的每一道问题下都做了密密麻麻的笔记。为人坦率谦和的他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一个礼貌的答案。”

让我这么转述他的意思吧:新加坡文化对陈益的设计并没有直接的影响。新加坡人普遍“难以U转”的僵硬思维,死守着约定俗成的刻板心态给了他一种反抗性的反应。这反射促成了他创作的动力。

57岁的陈益,创意基因里的那个叛逆男孩仍坚持不要长大。对于一个国家的某种文化,创意人未必要顺应着它,也可以挑战它。

破旧立新是根基

陈益鼓励本地创意人将破旧立新的精神视为任何创作的主要根基:“如果我们要不断地参考约定俗成的规范,那新加坡何来自主性思维,哪来自发性的创新?一家企业和一个国家,运作得再完善,也需要有建设性的干扰势力,才能自我更新,出现新气象。这也是我秉持的设计精神。”

设计师不只要挑战社会、客户和业界的既定思维,更要挑战自己。陈益说:“如果我长年累月一直只根据自己一贯喜欢的同样一套标准来设计,那我这20年来都在原地踏步,没有成长和进步。我经常挑战自己走出舒适区。当设计师过于安逸,就不会成长。”

陈益自创,不定期出版的WERK刊物便是他挑战设计、装帧和印刷的种种极限的舞台,为他打响国际知名度,连日本服装设计教母川久保玲也是粉丝,自选了一系列WERK的封面,放上Comme des Garcons的品牌,作为品牌某一季的宣传印刷品。第20期WERK将封面弄得破旧,部分甚至烂得一翻就会掉落,颠覆书就是要新的概念;第21期则特意将书口做出一系列不同形状的切割,让读者侧目欣赏书籍这往往被忽略的部分;第26期最“抵死”,两边都封死,是一本不能打开的书,读者要发挥一定的创意,才打得开,得以浏览里面的内容。这些让印刷商和读者脑洞大开的种种破格设计,其实就是陈益一系列“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难道不能这样?”的问答题。

他说:“每次我把设计拿去给印刷商时,总会听到‘这个做不出来啦’‘没有人这么印的’‘这不合规格或规矩’。就是因为没人做过,我们才要做。作为设计师,我喜见这样的机会,作出改变,走出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我相信要破坏规矩和规格,才能创新。像我这样不守规矩的设计师必须要有很大的耐心,来冲破人们抗拒改变的心理。”

陶艺家精装书

WERK出版了18年,潜移默化地打开了业界的脑洞,现在一些来找陈益设计的主流刊物也愿意尝试他新颖的设计方式。两年前,配合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举办的本地陶艺家依斯干达·贾利(Iskandar Jalil)的大型展览,陈益设计了回顾陶艺家作品的精装书。他细细研究了陶艺家所有的作品后,将厚皮封面用特别印刷处理,摸上去就像贾利陶瓷作品粗犷的质感。他和团队还花了两个星期,用喷枪将贾利陶瓷上的颜色喷在封面上,每一本书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陈益说:“我们要读者将书捧在手中时,用直觉即可感受到贾利作品的特色。同时,我们也希望这本书让国家美术馆和其他美术馆区分,成为一座出类拔萃的展馆。”

农历新年红包封

记者两年前发掘陈益为新加坡客户设计的红包,创新破格,叫人爱不释手,于是展开了每年新年前报道他红包新设计的“传统”。来到红包设计,陈益也一样不按牌理出牌。

红包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展现创意各种可能性的媒介,通过红包展现“新加坡是一个由多元文化形成独特思维的社会。”他保留红包封“奉献”的精髓和象征,透过设计将这精神发扬光大,即使在过了年后使用也完全没有违和感。他设计的红包封有两大特色:有些在传统的符号,如牡丹、金鱼、龙凤上创新,变出新意,譬如他会用现代的花卉图来表现新“春”的意象,或用现代新颖的画风来表现传统的新年意象;另一则是天马行空。印象最深刻的一款是他与新加坡印刷商Dominie Press合作印制的:封套外面是一只颜色鲜艳的怪兽,打开来却是一只吐舌的猫咪。陈益说,他的灵感来自华人的“年兽”传说,将年兽结合代表财富的招财猫,得出这款破格的设计。另一款红包则用迷幻手法来表现公鸡,带出不一样的鸡年象征。

形塑新加坡文创

陈益直言,新加坡尚无鲜明的文化:“日本人有历史悠久的水墨画、书法和深厚的传统工匠技艺可参考,但新加坡建国历史不算悠久,所以我们的文化底蕴仍单薄。”换一个角度想,这未尝不是好事,陈益补充:“所以,我们的创意人可在没有包袱的前提下,从零放胆创造,从现在开始,一点一滴,一步一脚印地定义何谓新加坡文创与设计文化。作为当代创意人,我们并不一定要局限自己,一味地从祖先的文化,譬如土生华人文化,汲取灵感。我觉得我们不妨放开,把眼界放远,去找寻更宽广的文化和生活灵感。”

陈益向同为“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评审的林少芬致敬,他说自己一直很敬佩这位广告才女,认为她的广告展现出一种很细腻、鲜明的新加坡华人触觉和强烈的个人风格,让她在海外绽放异彩:“其实,新加坡不同创意领域,譬如建筑、室内设计和工业设计都有人在海外获得肯定与好评。我认为,新加坡的创意文化正一点一滴地,由我们这一代人来塑造、定义、成型。”

杰出的创作者

都不墨守成规,

敢于质疑和挑战现状。

不要让创意

被规则绑架和

束缚;

要敢于“破坏”

约定俗成,

我们的文化才有创新。

——陈益给参赛者的话

关于文创大赛

“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即日起征收作品。配合新加坡明年庆祝开埠200周年,本届比赛主题为“新加坡故事”,旨在激发创意及发掘具有新加坡特色、诉说新加坡故事的文化创意产品。

比赛分“生活产品设计组”和“平面设计组”。奖金丰富,金银铜奖得主分别可获得5000元、2500元和1000元现金。

本届评审团阵容强大,除了以上三位设计师,还包括新加坡设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黄伟文、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副局长黄国琬,以及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副刊组高级执行级记者林方伟。

“新加坡文创大赛2019”获得设计理事会和知识产权局支持,zaobao.sg新闻平台为数码伙伴。比赛不拘年龄,凡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或定居于新加坡的外国人都可参加。

有意参加者可从即日起至2019年3月31日提交作品。更多详情请浏览:sgcreatorawards.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