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与实践的距离

前一阵子因为颈椎出了点毛病,我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中医推拿诊所求医。为我治疗的是一位盲人中医推拿针灸师。我叫他陈医师。

陈医师虽然眼睛看不见,不过手法熟练到位,人也很健谈,在中国有点小名气。每次来复诊我内心都充满期待。和他交谈内心总会觉得莫名的舒坦。

或许是觉得他肉眼看不见,我能无所顾忌和他畅聊,不用在意他的眼光。

有一次我们聊着聊着,他跟我聊起了中医在中国的衰败。我问他,衰败从何而来?据我了解中国各地都有中医药大学培养下一代的中医人才。而且中国各大医院普遍施行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针,中医在中国依然有很大的施展空间。

陈医师说:“问题就出在大学教的都是理论。很多讲师都没什么医病的实践经验,毕业后就一直待在校园里教学。”

陈医师是某中医药大学的本科生。他回忆之前上学时的经历,有学生手脱臼找老师求医,老师虽然应是这方面的“专家”,折腾了一番却没能帮学生正骨。

他笑道:“这个事件在学校闹了个大笑话。”

“不过本科生不是都有校外实习的机会吗?”

“对,不过在医院实习时多数实习生只能在旁边帮忙打打杂。因担心实习生经验不足,他们不会让学生主治病患。很多学生毕业前都没给病患施过针。”

他感叹:“理论与实践脱节是中医如今在中国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陈医师的这番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告诉他自己如今在新闻学院的求学经历也遇到类似问题。我目前修的是广播电视学专业。最初以为这会是一个偏实践和学技能的专业,不过学了一年多才发现整个课程内容还是偏理论。

当然,学理论和相关专业知识并非不好。毕竟大学和技术学校还是有差别的,理应让学生具备较高的理论修养。

然而,在我看来,如今学院培养的传媒人才和行业需求是有落差的。最近在实习的时候有一位业内人士向我埋怨,很多国内高校的传媒毕业生入行时光有理论却没有实践能力,让业内的前辈多少有些失望。

我听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在大学的实践课很多都缺乏传授基本功的环节。老师直接在课堂上布置作业提要求,让学生去拍新闻短片,拍纪录片,或是制作音频新闻。过程中可能提供一些范例和建议,不过没几个能从技术角度指导怎么实现效果。他们假定学生已有剪片和用相关软件的基础,或者能通过自己的渠道自学。

有时学院会请业内人士来分享经验。如请专家来上一两次速补课教学生用软件。不过用一两次课指望学生消化软件过于仓促,大部分学生都跟不上节奏。

学生虽有心自学和掌握相关技能,但因课业繁重很少人能真的做到。结果多数人只能在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去实践,紧抱组里的几条“大腿”完成作业。

作为一个半年内即将毕业入行的在读学生,我在技能方面仍觉得底气不足,离自己设定的全能记者目标相差甚远。

到大四其实大部分的课已修完,所以这一年给自己买书,买器材,买软件来自学。最近我还染上一个新的爱好——飞无人机,并在跨年期间用无人机拍下了莫干山上迷人的雪景。如今我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跨越理论与实践的鸿沟。

不过,完美主义的我仍希望学校将来在设计课程的时候,能更侧重实践,至少有一些选修课帮技能弱的学生打好基础。这样学生入行的时候可以更专业,更有效率,也更有自信。这也能帮媒体机构节约一些从零培养记者的成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