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道 绿了福州 红了锐科

中国福建省省会福州的森林步道——“福道”在2016年落成后,赢得许多赞赏。负责承建的新加坡锐科建筑事务所,巧妙地利用新加坡南部山脊的设计概念,让福州锐变成山、水、林、城相互交融的生态宜居城市。

往年春节曾有3万多人登上中国“福州金牛山城市森林步道”踏春。在即将来临的春节,“福道”预计也将迎来数万名慕其“福州最美步道”之名前来的旅客。若新加坡人踏上“福道”的悬空森林步道,想必会有股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油然而生,那或许是因为你的心已搭了一座桥将“福道”和新加坡的“亚历山大拱桥与丛林步道”隔空衔接起来。这两个绿色建设皆出自新加坡锐科建筑事务所(Look Architects)。锐科建筑由2009年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骆文义与建筑师妻子黄素香在1993年共创。

把时间推得更前,2002年市区重建局建设10公里南部山脊(Southern Ridges)步道衔接南部各个公园。锐科建筑在设计竞赛里脱颖而出,在2008年完成了80米长“亚历山大拱桥”,以及1.6公里长的悬空丛林走道,将市民无障碍地横跨亚历山大路,引入南部山脊。镂空丛林走道离地3米到8米而建,让人们贴近大自然,又无须为铺路径而砍伐树木破坏生态,骆文义说:“我们提出的建筑策略,因对大自然的敏锐度而获得青睐。”

福道有10个入口处,每一处都是高度调节站,让人轻松快速地进入山中。
福道有10个入口处,每一处都是高度调节站,让人轻松快速地进入山中。

福州政府前来敲门,从新加坡萌芽、开花的这个理念,移植到福州,得以升华、深化与扩大,开出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福道”2016年落成,森林步道主轴线长6.3公里,环线长19公里,横跨金牛山,将福州的母亲河闽江衔接到另一端的西湖,中间有10个景点入口,这浩大的工程将悬空栈道、登山步道和车行道三个对接成环形系统,以往公众很难徒步抵达的杜鹃谷、樱花园、兰花溪、紫竹林、茶楼、观景塔、回教坟地、骨灰塔等不再遥不可及,变成日常休闲健身,四通八达的城中公园。

悬空桥底镂空,让阳光雨水透过,不会干扰生态。
悬空桥底镂空,让阳光雨水透过,不会干扰生态。

骆文义主张建筑过程一棵树也伤不得,其中金牛山旋梯更是环绕一棵老树而建:“我们不要整个步道建好后,老树都不见了。”团队研发与大量预制了五款不同的栈道组件,然后抛石过河似地,宛如砌乐高砖块那样一段一段搭建,将对自然生态的破坏减到最低。步道主体由空心钢管桁架组成,悬空桥底镂空,让阳光雨水透过,不会干扰生态。桥底缝隙在1.5厘米内,可让轮椅通行,桥宽2.4米足以让两人并行和一名坐轮椅者擦肩而过。另外,步道也以1:16的无障碍标准设计,即每16米升降1米,让公众走得轻松。桥旁的铝制栏杆也做镂空设计,并镀上香槟色,与福州市独特的灰绿色,以及当地不同时段的日光相映成趣。

步道以1:16的无障碍标准设计,每16米升降1米,公众走得轻松,景观层次丰富。
步道以1:16的无障碍标准设计,每16米升降1米,公众走得轻松,景观层次丰富。

参照新中设计概念

悬空步道的概念来自新加坡,但福道蜿蜒的设计却完全是中国的。蜿蜒的建筑轮廓像基因一样,静躺在中国人的血液里。骆文义说,团队参照当地鼓楼区三坊七巷内的马鞍墙屋顶轮廓线来设计蜿蜒步道。他在设计福道时也参照了中国书画大师陈大羽的《百步梯》,巩固了建筑服务自然的理念:“画里的人为建筑元素是切入山里的石梯,但它却不抢走大自然的主戏,而是若隐若现地融入整体山水间。”他也让福道和中国建筑历史对话,最终走出崭新的思维:“蜿蜒的步道让我想起万里长城。长城是个防御建筑,功能在于阻挡外敌入侵。但福道的精神却和长城恰恰相反,它是一座具包容性的建设,不是为了阻挡,而是为了吸引人走入自然、更亲近自然而建。”

脊椎骨节形状的洪甘天桥像新加坡的亚历山大拱桥,从闽江河畔跨越洪甘路,公众可安全地从国光公园登上金牛山。
脊椎骨节形状的洪甘天桥像新加坡的亚历山大拱桥,从闽江河畔跨越洪甘路,公众可安全地从国光公园登上金牛山。

于是,设计团队以“节点”的概念在19公里长的福道植入10个入口处,每一处都是高度调节站,不啰嗦,用新加坡式的效率让公众轻松、快速地升高进入山中,而且每一个入口都是自成一格的景点。

福道栈道宽敞,可让两人并行和一名坐轮椅者擦肩而过。两旁铝制栏杆做镂空设计,镀上香槟色,与福州独特的灰绿色及当地不同时段的日光相映成趣。
福道栈道宽敞,可让两人并行和一名坐轮椅者擦肩而过。两旁铝制栏杆做镂空设计,镀上香槟色,与福州独特的灰绿色及当地不同时段的日光相映成趣。

其中几个亮点包括:梅峰山公园入口处将以前的鱼池变为生态调节池,漩涡形的天桥步道让公众边升高边欣赏池塘美景,底下还有一道桥切入池塘,让人近距离观赏池塘。金牛山体育馆的建设密集,馆旁的入口处采用一个圆丘形的建设,其实是一个环绕着老树而建的旋梯,作为福州人从城市到山中的一个缓冲区。脊椎骨节形状的洪甘天桥像我们的亚历山大拱桥,从闽江河畔跨越洪甘路,让公众安全地从国光公园来到西客站访客中心。金牛山步道入口就建在访客中心屋顶,中心隐入山中,成为金牛山自然景色的一部分。

囊括重要建筑奖项

不意外,福道亮眼的设计让锐科建筑囊括不少重要建筑奖项,包括芝加哥文艺协会的建筑与设计博物馆(The Chicago Athenaeum: Museum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和欧洲建筑艺术与城市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Art Design and Urban Studies)联合颁发的2017年国际建筑大奖;2018年DF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大奖,以及我国最高荣誉的2018年新加坡总统设计奖之年度设计奖(Design of the Year)。奖项肯定的是:好的建筑设计是能带给市民好福气的。

锐科建筑合伙创办人及总监黄素香认为,福道就像是一系列打通福州元气的脉络,它将福州的母亲河闽江衔接上西湖后,激活了整座城市,不只造福人群,也让福州以崭新面貌面向世界,吸引旅客。她说:“在某种程度上,福道像是纽约的高线公园,为福州注入丰富多元的新层面,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张新名片。”

新加坡人因优秀的城市规划,住在花园城市,以及将建筑结合绿意的“垂直森林”里,对常年有好的空气素质,推窗见绿都习以为常。但在中国许多城市,这可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奢侈。

锐科建筑团队:骆文义(左起)、黄素香与蔡良评从哈莉玛总统(左二)手中接过2018年总统设计奖之年度设计奖。
锐科建筑团队:骆文义(左起)、黄素香与蔡良评从哈莉玛总统(左二)手中接过2018年总统设计奖之年度设计奖。

参与福道设计,锐科建筑师与准合伙人蔡良评说,福道的落成,成功地把森林融入城市,加上福州市植树绿化的努力,使当地的绿色覆盖率高达43.9%,造福了760万人口。这叫人赞叹的城市蜕变,教联合国粮农组织在2018年3月出版的《森林和可持续城市——世界各地鼓舞人心的故事》专刊选为启迪其他城市的优秀案例,并将福道西湖鸟瞰图刊在封面和封底。该报道说:“如今的福州市,已实现‘推窗见绿、出门见园、行路见荫’的美丽景象,形成了山、水、林、城相互交融的生态宜居城市格局,这座城市与森林为友,这一切,都得益于福州近年来开展的森林城市建设。”

蔡良评说,以人为本是锐科建筑的设计宗旨:“我们虽不住在中国,但我们深入和精细地考量当地居民对社会和环境的需求后,做出诚实、真切的设计反应。也因为如此,我们的设计不但不会在中国水土不服,还能被当地人接纳。”

建设福道的四年半里,也让这新加坡团队见证了中国建筑业的惊人速度和超人般的魄力。骆文义说:“福州当地没有适当的建材,他们便从杭州大量引进钢铁。新加坡1.6公里的丛林步道用了三四年建好,他们用了同样的时间就建好比我们大20倍的福道。”据悉,福道耗资约1亿美元建成,这也是亚历山大拱桥和悬空丛林步道建筑费的10倍。

随着福道在海内外赢来排山倒海的好评,中国越来越多城市也有意建设自己的绿化步道,为锐科建筑开拓了巨大的市场。骆文义透露,事务所目前正与重庆、厦门和九寨沟探讨森林步道的设计方案。锐科建筑成功地走出了打造摩天大楼以外的绿色道路,让我们看到打造绿化花园城市的知识,或许也是新加坡最好的输出品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