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真实 ——逛台北阅乐书店

我们常常说艺术抄袭生命,其实有时生命也会抄袭艺术,阅乐书店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跟一个陌生城市发生关系的方式。一个好摄之徒透过镜头去触摸这个城市。一个老饕吃遍当地美食。一个影迷到电影院朝圣。一个书呆子在书店里找到自己容身之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书呆子。

虽然已经来过台北多次,不过台北对我来说仍然是陌生的,走在其中感觉还是不太踏实,有时甚至恍然若失,唯有在书店里才能找到自己。这回重游台北,第一天就去了小小书房,后来又去浮光书店和诗生活,我最喜欢阅乐书店,也许是因为那幢老房子的味道,在暗绿的木墙和昏黄的灯光之间,终于可以好好安顿自己。

烟厂转身

阅乐书店藏身于松山烟厂文创园区内,听说前身是育婴室,所以阅乐书店自许“A Birthplace of Ideas”,一个孕育思想与创作的所在。松山烟厂全盛时期有一两千名员工,设有员工宿舍、育婴室、托儿所、医护室、福利社、药局等福利设施。昔日的育婴室如今变成阅乐书店,少了奶香、笑声和哭声,多了一分宁静、书香和咖啡香,这不只是一家书店,也是一家咖啡馆、一个艺文展演空间,夜间还会化身为小酒吧。

育婴室老旧的木框门窗都被保留了下来,推开门走进去,沿着门廊,仿佛可以这样一步一步把旧时光走回来似的。
育婴室老旧的木框门窗都被保留了下来,推开门走进去,沿着门廊,仿佛可以这样一步一步把旧时光走回来似的。
昔时的育婴室变成今日的独立书店,少了奶香,多了书香,阅乐书店因此自许“A Birthplace of Ideas”。
昔时的育婴室变成今日的独立书店,少了奶香,多了书香,阅乐书店因此自许“A Birthplace of Ideas”。

虚构成真

阅乐书店本来是虚构的,是《巷弄里的那家书店》依据剧情而设置的场景,这套台湾偶像剧杀青之后,幸好有梦田文创的坚持和努力,阅乐书店才没有被拆掉,变成一家真正的书店。我们常常说艺术抄袭生命,其实有时生命也会抄袭艺术,阅乐书店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以貌取店

说我以貌取人也好,笑我以皮取书也罢,我不否认阅乐书店的外观是吸引我走进去的原因。当然我也喜欢店内一览无遗的空间感,老旧的木梁和木框门窗都被保留了下来,绕开窗户而设置的书墙十分漂亮,像是隐喻每一本书都是一扇窗口,敞开便是风景,是我们接触并且认识这个世界的开始。中间款式各异的沙发桌椅也是我喜欢的,不同的风格摆在一起,不但没有一点点违和感,反而有种多元的趣味性。

(左图)说我以貌取人也好,笑我以皮取书也罢,我确实是被阅乐书店的外观吸引进去的,令人想起台湾老电影中常见的老房子。(右图)一月的台北,湿冷的冬天,窗口的另一边是另一个静好的世界,我在那里找到了自己。
(左图)说我以貌取人也好,笑我以皮取书也罢,我确实是被阅乐书店的外观吸引进去的,令人想起台湾老电影中常见的老房子。(右图)一月的台北,湿冷的冬天,窗口的另一边是另一个静好的世界,我在那里找到了自己。
店内空间一览无遗,绕开窗户而设备的书墙十分吸睛,每一本书都是一扇窗口。
店内空间一览无遗,绕开窗户而设备的书墙十分吸睛,每一本书都是一扇窗口。

大方是阅乐书店给我的深刻印象,这点从便利性和舒适性看得出来,除了免费无限上网服务,他们也提供阅读灯和插座。选择开在诚品松烟店对面没有在怕的,虽然当初每个月卖不到10本书,不过后来也曾有过一个月卖掉500本书的纪录,“华人文化的新基地”这顶堂而皇之的帽子太大就免了吧,阅乐书店对我来说只是台北独立书店风景之一,也是这趟台北行的惊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