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不是海

天寒地冻,后海湖面也随着季节的变化结成了厚实的冰面。(胡雅斤摄)

字体大小:

后海不是海。字面上传递的寓意就是这“海”实际上并非大海,而是古时候皇家独享的一泓清池,是个巨大的人工湖;引申的概念可被视为:别说眼见为实,很多时候表面现象所诠释的不一定完全属实,更多的极有可能是看不见的真实。

12月份的北京,气温已降到了零度以下。这是我来到北京后的第一个冬天,已经告别秋天的那份慌乱。一个月下来忙着期末备考,还未好好欣赏秋天的景色,一眨眼发现树枝上的金色秋叶都已悄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暗沉的灰色树枝。天寒地冻,后海湖面也随着季节的变化结成了厚实的冰面。

期末考试前,日夜盼着能尽快摆脱当下啃书煎熬的我们早已约定好在期末后到后海溜冰,放飞自我,玩个痛快。记得当时微风轻轻吹着,背对着阳光的我们看见了冰面上倒映着的蔚蓝天空;迎着阳光,冰面显得格外亮眼,冰面下的树枝落叶则显得冬意萧萧。

年幼的孩子在父母的陪同下边玩着追逐游戏边嚷嚷,甜蜜的情侣则在看似攻不可破的冰面上携手漫步,一幕幕别有韵味的画面为童话故事里虚拟的冬季仙境注入了一丝丝的真实感。

与朋友在冰车上戏耍的当儿无意间听到了个孩子的感叹:“妈妈,再过两个月后海就不能滑冰了”。母亲笑着回答他说:“还有下个冬天呢”。当时我也是那么认为的。

5个月前,我开始了在中国网络防火墙内的生活。之前在新加坡一打开手机立马进入的网页不是Instagram就是Whatsapp,想要搜寻任何资料就会习惯性打开谷歌。但如今想浏览这些网页我不得不使用VPN(虚拟专用网络)软件。能翻越防火墙的VPN虽给我提供了与处在世界各国朋友们交流的机会;但在使用它的同时,网速总是明显变得缓慢,在信号不稳定的情况下,根本连不上网。

不善于等待,欠缺耐心的我往往选择中途放弃。因为嫌麻烦,我改掉了习惯性的手机操作模式,很少更新社交媒体,也不再登入WhatsApp和朋友聊天。朋友都说我 “人间蒸发”了,为了与我保持联系,他们都开通了微信账号,说只有在微信上才能见到我的足迹。除了阅读订阅公众号所发的文章,我较少接触中国新闻。

五个月来第一次回新,本是满怀期待,但却在打开WhatsApp群聊的那瞬间发现朋友们都在纷纷为近日逝世的几个青年表示惋惜。也不知该从何处说起,虽然不曾相识,但心中却不禁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痛。本以为这不明感觉会主动消失,但每当听见有关此事报道时,内心始终无法抵挡强烈悲伤的来袭。

所谓“永恒”不存在于这世间。流动的液体会流走;存着的物品会干涸;凡具有生命气息的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凋零。春天的到临将彻底融化如今覆盖后海的冰雪,取而代之的是艳丽绽放的荷花;夏天起的风将谱写出快乐的乐章;秋天落叶的飘荡将营造出浪漫的氛围;冬季仙境的景象将在一年后的这个时候再次现身。意识到后海不是海的同时,我也领悟到:即便自然规律中一切与往常一般无二,那即将绽放的荷花,再一次响起的乐章,浪漫的情调,梦幻般的白雪世界,再也不会是它先前的模样了。

时光一去不复返。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我无法预测自己还剩下几个冬天,如今的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说我想说的话,爱我想爱的人,尽情努力地享受每一天。灿烂、悲伤、留恋等瞬间,只能磨成回忆刻在时光里面。与其说感到惋惜,更多的是从容、淡定、厚重与释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