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作者一句话:在所有让人称羡的生活细节里,唯独不愿失去你。

因为空服工作,她在意料之中抛下安稳的生活,却也不经意地丢失了他。以职业作为失恋的理由,每每想起都觉得荒诞无比。

下机后汹涌的人群缓缓流向入境大厅,向晴拖着厚重的行李尾随其后。她的空姐生涯迈入第五年,每一次的飞行程序与路线,原已烂熟于心。见过淡季的空旷冷落,也经历过旺季的水泄不通。但无论是航班人员,抑或归家旅人的身份,机场只是承过渡之用的中途站,无以久驻。

这次适逢农历新年,浓烈的节日气息催促游子集体返乡,恰巧休假的她不小心赶上这趟回乡潮。久未联络的朋友忽然就传来了讯息,说高中同学终于又组织了一次班聚。

团圆饭上聊起彼此近况,因为职业的缘故,同学们都以为只有向晴得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蓝天。如同上班族光鲜亮丽,却不受朝九晚五的拘束,终日四处飞行,远离陆地上一贯拥塞的交通与日常烦恼。终日往返于住家和公司两点之间的人们,开始抱怨自己为了养家糊口,才不得已地成为金钱奴隶。个子娇小的好友说,要是有你的身高,我也想当空姐。

她始终没有说,高空中的烦恼和地面上的烦恼是两回事,害怕话多了就显得晒命,一如过去因为消化力差,无论怎么暴饮暴食都无法增磅,却成为积极瘦身的朋友面前的禁忌话题。

令人憧憬的日常里,其实还是周而复始的工作居多。固然,她也是因为这份工作,才得以亲临百态风景,遇见形形色色的人。最惊险的一次,还曾经遇过强烈气流。用时间习以为常,才渐渐磨去了她身上那些冒失的棱角。

眼前的人仍是当初的人,生活轨道却已经互不相干。话题几经转移,又重新回到向晴身上。不懂内情的人问她:“子嘉怎么没来?”

听见他的名字,在她脑海里立即回放的,是考上空姐那天的场景。在送她回家的途中,子嘉笑言:“你终于成为没有脚的小鸟啦。”

毕竟他比向晴更了解,她体内淌着不能安分守己的血液。但或许他不曾知道,她坚持最久的,竟是这段感情。身处的地理坐标恒常是变幻不定的,然而情感却还留在原地,不见长进。

年少时最害怕的异地恋至少有日可盼,但她的飞行生活是日复一日,永无止尽的。因为跳跃幅度极大的工作时间,无需分隔两地就可以形成时差。终于见面的时候,眼前熟悉的人,五官轮廓好像又多了一分陌生。试图藉由对话来寻回往日的熟络与亲密,却怎么也奏不出共鸣了。

譬如见到向晴为宠溺自己而换的名牌手袋,子嘉会觉得她不再是过去那个只吃路边摊就能开心一整天的向晴。或是从她口中听闻那些陌生的国度与风景,而觉得眼前的女孩和那些地方一样,可望而不可即。

毕竟从前的快乐很简单。一对学生价的电影票,公演结束后的玫瑰花束,一株后来不小心被养死的仙人掌,为了收集麦当劳限量周边而猛吃的儿童套餐,几封写得歪歪扭扭的手写信,以及那些课后共同虚耗的时光。

后来快乐有了新的计量方式,譬如他喜欢两个人宅在家里打电动,而她更想到新开的购物中心闲逛。或者旅行时她想用特惠机票省下的钱换取更好的住宿,但他却觉得普通的床位可以睡觉就好。

因为空服工作,她在意料之中抛下安稳的生活,却也不经意地丢失了他。以职业作为失恋的理由,每每想起都觉得荒诞无比。但更加荒诞的是,两人之间因为距离而逐渐扩大的空间,反而使更多矛盾与冲突无所遁形。

没有脚的小鸟,不可轻易降落。那趟航程结束后的久别重逢,竟是最后一次。大概是两人都已经察觉,谁都不能再耽溺于这段由回忆和幻象粘连的关系。

“最初的时候,我们从相同的登机口,拿着重量与内容物相近的行李,乘坐彼此相邻的机位,前往相同的方向。尽管如此,你终将被一些无法打动我的风景深深吸引而停驻,但我向往已久的晴空万里不在这里。”

于是道别成为势必上演的场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