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美国姐妹会 神秘面纱

虽然十分耗时间,我很享受这些一对一谈话,因为从中我认识到了许多有趣的兄弟会成员。会员终身的,所以这些兄弟也会成为我长久的支柱和朋友。

在许多描述美国校园生活的好莱坞电影中,大多都会出现家中派对的场景。其中有九成都是描述美国兄弟会和姐妹会的故事,剧情通常都十分精彩。我们从这些电影场景里对兄弟会和姐妹会便渐渐产生负面的刻板印象——酒精,性和比延禧攻略更狠毒的勾心斗角。

尽管如此,我对这种组织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在华盛顿大学的第一学期便参加了姐妹会。过程十分艰难,我校总共有20个姐妹会,我们运用了整整一个星期拜访所有20个姐妹会的房子。这个过程叫“Rush Week”,并分为四回合。每一回合结束后,我们用电脑系统为姐妹会排名,从最喜欢的到最不喜欢的,而姐妹会也会排名我们。选择标准十分模糊,通常我们会在一个姐妹会待十分钟,在人群吵杂的环境中与几名姐妹会成员对话。每一回合后我们被邀请回去的姐妹会越来越少,而待的时间也越长,最后胜出的一个姐妹会便会邀请你成为他们的一员。

一个星期后,我进入了“Sigma Kappa”的姐妹会。这些姐妹会在其他美国大学都有,历史悠久,会员也是终身,所以出社会后对于找工作和人脉有相当大的帮助。但是入会过程十分艰难,必须经过重重考试和秘密仪式。这也是许多关于兄弟会姐妹会谣言的来源地,俗称“凌辱” (Hazing)。很多兄弟会的“凌辱”仪式通常都是灌酒精,而姐妹会最普遍的是要新成员全身脱光坐在震动的洗衣机,其他姐妹会学姐便会用黑色马克笔圈出身上动的肥肉。这些都是较传统的仪式,现今比较少见了。但是还是会有一些姐妹会在心理上进行言语凌辱仪式。所幸,我的姐妹会有全国禁止凌辱的规定,所以我没有经历过以上所述。可是我们还是要背大量关于自己姐妹会的资料,像历史,希腊字母还有象征等。

除了这些,兄弟会和姐妹会还是以社交为主,所以每天都不缺兄弟会的派对。对于我来说,课业和入会过程给予我身体和心理上太大的压力了,所以一个月后我决定退出姐妹会。但是像华盛顿大学如此大的校园,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很难,加上每个人的课表都不一样,大家都很难抽出共同的时间见面。所以这学期我参加了男女混合的商学兄弟会(Business Fraternity)。比起以社交为主的兄弟会姐妹会,商学兄弟会注重在学术,毕业后的工作和社交。美国总共有五个商学兄弟会-Alpha Kappa Psi, Delta Sigma Pi, Phi Chi Theta, Phi Gamma Nu, Beta Alpha Psi。我参加的是Delta Sigma Pi。

比起社交属性的姐妹会,我更喜欢这个兄弟会。兄弟会里面的人比较多元化,每一个兄弟都对自己的课业和未来颇有想法和志气。入选的过程十分艰难,如同社交属性的姐妹会,我们也要与兄弟会的成员交谈,但是我们还有两轮的面试和最后一轮三分钟的简报报告。我现在正在进行长达6个星期的入会仪式。仪式中除了需要背兄弟会的种种资料和考试,我们也必须在六个星期内与最少50名兄弟会的成员进行一对一的谈话。虽然十分耗时间,我很享受这些一对一谈话,因为从中我认识到了许多有趣的兄弟会成员。会员终身的,所以这些兄弟也会成为我长久的支柱和朋友。

除了商学兄弟会,美国大学也有亚裔兄弟会姐妹会,机械工程兄弟会和医学兄弟会。我很庆幸我选择亲自去感受电影中所描述的场景,也认识到了美国朋友和能陪伴帮助我一生的兄弟们。如果你打算去美国大学,对兄弟会姐妹会有偏见或疑虑,我建议你试试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能在这个组织获得多少珍贵的朋友和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